2004年12月7日 乌兹别克

亲爱的朋友们: 乌兹别克的天气很寒冷。上星期日下雪了,那时我刚好放假,到新强走了一趟。 我过去整个月都没有写信给你们,因为我正忙着筹备Jan的特训课程。Jan是一位来自荷兰的精神科医生,他特地来到乌兹别克,为我们进行为期一星期的特训。我从Jan身上学到了很多。这个特训对当地医疗人员相当有帮助,特别是教导他们如何处理恐吓和破坏性行为。有些医疗人员并没有进行特训,我希望在我离开乌兹别克前有机会向他们示范。 当地的医疗人员还要面对一连串的培训。这可提升他们的技术,丰富有关知识,对日后的工作有莫大帮助,既可减低他们的无助感,又可免于被病人摆布。当然,他们仍需要大量自己累积的经验。 负责支援小组筹划工作的新同事现已展开工作,她的工作态度十分良好,很快便能适应,我会在我离开前,尽量教晓她越多越好! 昨天真是一个奇妙的日子,我为两对夫妇进行辅导,他们的性格可说是南辕北辙…… 早上,我们替一位行为良好的病人进行家访。这名女病人一直饱受结核病药物副作用的困扰,而最近两星期,她更中止了有关治疗,因为她实在无法忍受这些副作用,尽管她知道这会导致她病发和死亡。 在家访期间,我和她的丈夫会面。他很疼惜妻子并对她说:「让我为你吃掉一半药物吧!」最后,妻子终于答应继续服药。在她的心里,她愿意承受着副作用的痛苦而服药,为的并不是自己的健康,而是为了孩子的未来。母爱的力量真伟大!家人的支持更是何等重要!爱实在是无处不在! 不过,到了下午时分,一个「问题病人」的妻子却哭着走到我们的办公室,说她丈夫疯了并不断威吓她。她再也不能和他共处,决定带同孩子往塔什干。那个停了药三个星期的丈夫,立即赶到塔什干找回妻子。他的结核病现在再次呈现阳性,需要尽快入院接受治疗。经过单独辅导和两夫妇一起辅导后,他们都未能在如何照顾同样患有结核病的孩子上取得共识。他们都是这样自我中心、固执和坚持己见,所以我只好由得他们自行商讨解决方法。那位丈夫答应我明天会入院接受治疗。这对夫妇是多么的不和谐! 你会选择做哪一对夫妇? 这全凭你自己决定! 时光飞逝…… 还有一个多月我便会完成任务返港。我真的很想念香港,包括我的家人、工作、朋友、食物、我曾工作过的香港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和香港的一切 …… 虽然它们不是全世界最好的,但在我而言,它们全都是最好的! 圣诞节快到了,希望你们都能拥有一个愉快的圣诞和新年! 彩云
地点
2005
議題
2005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