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nes Varraine-Leca/MSF
 
自2017年12月起,由沙特阿拉伯及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主導的國際聯軍,加強了對也門西北部胡塞武裝(the Houthis)的空襲,使居民比以往更加暴露於戰火的威脅中。
 
距離前線僅有幾公里的薩達(Saada)省的海丹(Haydan)村,是一個幾乎沒有醫療設施的山區,空襲所帶來的無止境攻擊讓這裡的交通運輸充滿險阻。
 
2017年3月,無國界醫生團隊重返海丹村的醫院,該院在2015年10月被沙特戰機轟炸摧毀。團隊在此為海丹的孤立社區及周邊偏遠地區提供醫療服務。
 
以下是醫院病人的見證及故事,將讓我們一窺在超過三年的衝突中,人們所承受的嚴峻情況。
2018年3月,在也門薩達省的海丹,一名女孩在海丹醫院急症室門前等待。© Agnes Varraine-Leca/MSF
 
海丹醫院的急症室 ©Agnes Varraine-Leca/MSF
 
用手臂掩著半張臉,穆罕默德正躺在海丹醫院急症室的床上,炮彈碎片傷及他的腿部和腹部,傷勢頗為嚴重。他靜靜地等著救護車來接載他到另一家醫院接受手術,路程需時一個半小時。穆罕默德是在靠近胡塞武裝的根據地、也門北部的馬蘭(Maran)被擊中,他當時正在前往清真寺做主麻日禮拜的路上。
 
穆罕默德說︰「前一分鐘我還走在路上,然後就在這裡醒來了。是炸彈還是火箭?我完全不知道。」在爆炸的衝擊下,他失去了意識,但他被路人救了起來,並由他們開車載到海丹的醫院。把戰爭傷者轉送到薩達之前,無國界醫生都在海丹的醫院穩定他們的傷勢。
 
三歲的艾曼(Ayman)(右), 和他的爸爸哈穆德(Hamoud)(左)、媽媽卡里瑪(Karima)(中)。艾曼從家中一樓墮下。他現在會有頭暈的徵狀,並且不再說話。他一家人正在海丹醫院等候。© Agnes Varraine-Leca/MSF
 
加尼家的小孩站在自己家門前。他們的家在2004年至2010年的薩達戰爭中被炸彈擊中。© Agnes Varraine-Leca/MSF
 
兩名婦女正走近海丹墓園。© Agnes Varraine-Leca/MSF
 
一名只有數周大的女嬰被送去海丹醫院急症室。她呼吸困難,將在急症室留院觀察。© Agnes Varraine-Leca/MSF
 
一群婦女正在前往薩達省的海丹醫院。© Agnes Varraine-Leca/MSF
 
穆罕默德並不是戰鬥人員,他之前在薩達(Saada)擔任法庭職員,後來逃離該地的衝突,搬到首都沙那,現在和家人在那裡一起生活。為了設法拿到他的薪金,他跑到薩達省去。在也門,有125萬名公務人員像他一樣,從2016年9月起就被政府拖欠薪金。
 
三年內發生16,749次空襲
由於靠近前線,造成交通困難,戰鬥中的傷者常很晚才被送到海丹的醫院,因此傷勢總是非常嚴重。無國界醫生會將這些傷者轉送到薩達。無國界醫生在海丹的項目統籌邦諾(Frédéric Bonnot)說︰「我們最常看到的是子彈傷口,還有轟炸期間砲彈碎片造成的傷害。」
 
2018年3月,胡塞武裝與獲聯軍支持、效忠於總統哈迪(Abdrabbuh Mansur Hadi)的部隊之間的地面戰鬥,每天都在薩達省邊界上演。東邊的基塔夫(Kitaf)、北邊的巴吉姆(Baqim)及西邊的拉澤(Razeh)受創最深。
 
一輛載滿食品的貨車在2月22日的晚上遭到由沙特為首的國際聯軍的炸彈擊中。聯軍稱他們當時的轟炸目標是一個胡塞武裝的檢查站。© Agnes Varraine-Leca/MSF
 
其實在2015年3月最近的一次衝突之前,薩達省居民已是全國最脆弱的一群。2004至2010年間,在胡塞武裝與當時的總統沙雷部隊間的一系列戰爭中,該省就已是雙方激烈交戰之地。沙雷總統於2017年12月遭殺害。而在2015年之前,在薩達省未滿五歲的兒童中,已能觀察到嚴重的發育遲緩現象。
 
   
 
   
 

左上 : 四歲的阿比爾(Abeer)戴著一個袋子,裡面盛載著他三個月大、患上急性水瀉的妹妹雅詩敏(Yasmine)。他們一家都住在海丹。

右上:  拉迪雅(Radyah)(左)現有三個小孩,原有的第四個在五歲的時候過世。她的兒子穆罕默德(Mohammad)在數周前開始患上出現貧血的情況,所以她帶他來到海丹醫院。他正在發熱,而且拒絕進食。

左下:  二十歲的穆克比勒(Aref Moqbel)皮帶上配戴著雙刃彎刀,是也門的傳統匕首。他與薩法(Safa)一年前結婚,她現在已懷孕兩個月。在過去的一個月,她都承受著偏頭痛和噁心之苦。

右下:  阿里(Ali)與妻子和他們的女兒扎赫拉(Zahra)來自Qarn Bin Zayed與海丹距離一小時的車程。一個月大的扎赫拉因呼吸困難,被送往海丹醫院。

自2017年底開始,沙特阿拉伯及阿聯酋帶領的聯軍在薩達省之空襲次數不斷增加。在專門記錄也門戰爭相關數據的《也門數據計劃》(Yemen Data Project)中,12月所記錄到的541次空襲中,就有三分之一是針對薩達省境內的目標。
 
根據該組織的數據,這是2017年1月以來所記錄到的單月最高空襲次數──較該年11月的數字上升了67%。
 
這些空中轟炸行動,是在胡塞武裝向沙特阿拉伯及其首都利雅德發射飛彈後開始的。邦諾解釋︰「當有飛彈向沙特阿拉伯的某個地方發射,沙特人便幾乎立刻以轟炸薩達回敬。」
 
這些空襲針對基礎建設、市場、房屋和民用汽車,以及軍事基地與胡塞武裝的檢查站。2018年3月29日,聯軍對一台卡車發動了兩次攻擊,位置距離無國界醫生在薩達的辦公室僅200米。
 
也門數據計劃
2015年5月8日,聯軍宣布薩達省境內所有城鎮皆為軍事目標。根據《也門數據計劃》,在過去三年裡,聯軍在也門發起了16,749空襲,即平均每天15次。這些攻擊行動裡所擊中的目標裡,有三分之一都是非軍事設施。
 
《也門數據計劃》所提供的訊息,是由眾多的消息來源獲得,並經過系統性地交叉比對。
當沒有獨立數據可用時,則會使用來自對立交戰方的數據交叉比對,以盡可能確保回報數字的準確和不偏頗。
 
海丹學校在2016年遭到國際聯軍的炸彈襲擊。©Agnes Varraine-Leca/MSF

道路通常會被當作攻擊目標,尤其是那些具有戰略價值的。邦諾指出︰「薩該因(Saaqain)區是我們平時從海丹前往薩達其中一段必經之路,今年年初以來,該路段被攻擊了幾次。我們在亞斯寧(Yasnim)支援的一所醫療中心,也出現同樣情況。這正影響著我們團隊到處移動、並將病人轉送到薩達醫院的能力,結果會引致延誤,而這延誤往往攸關病人的生死。」

用來連接薩達(Saada)和海米爾(Khamer)的路遭到由沙特為首的國際聯軍轟炸。© Agnes Varraine-Leca/MSF

艱難的抉擇
 
19 歲的顧索爾(Qoussor)在路邊等待了一個半小時,終於找到車輛接載她和她兒子前往海丹的醫院。她的小嬰孩那比勒(Nabil)才只有六週大,過去幾天還有呼吸困難的問題。儘管他母親就住在馬蘭山區另一邊不遠處,日復日的空襲意味著該地區幾乎沒有可用的交通工具,只剩下價格昂貴的選擇,因此人們必須作出艱難的選擇。
 
她說︰「對住在馬蘭的人來說,要四處移動真的非常困難。要麼因為轟炸太激烈而無車可用,要麼就是我們負擔不起車資。」
 
這趟去醫院的旅程勢在必行,由於那比勒的健康狀況不佳,他必須在醫院裡度過一個星期。
 
也門阿姆蘭省。© Agnes Varraine-Leca/MSF
 
運輸成本仍然是也門人尋求醫療護理的主要障礙。邦諾解釋︰「在市集開放的日子有更多人來到海丹的醫院。在周三和周六,有更多交通工具會從山區和山谷裡那些較遠的地方過來,而需要赴醫院接受治療的家庭就可以利用這些車輛。」
 
緊急情況和治療
 
2017年,大約有7,000人在醫院急症室接受過治療,其中,未滿五歲的兒童佔了44%,婦女則佔41%。兒童經常因呼吸道感染、腹瀉和貧血住院。醫院每日會提供50至60次診症。
 
「我們也診治過癌症和心臟病病人,但無法讓他們轉介往別處,因為沒有設施能提供長期治療。」
 
- 斯塔維拉,無國界醫生在海丹的醫療顧問
 
在阿姆蘭省的海米爾(Khamer),一名母親和她的兩個小孩在海丹醫院急症室門前等待。©Agnes Varraine-Leca/MSF
 
被包在毯子裡的小嬰兒那比勒,正在接受補充氧氣,左手同時插著靜脈輸液管。他的健康狀況迅速惡化,所以家人別無選擇,唯有帶他前往海丹求診。透過議價,他們為這趟旅程花了1,000也門里亞爾(約3.25歐元);而依地點、運輸的可及性和燃料成本,旅程的價格也可以高達15,000里亞爾。
 
戰爭同時造成另一個後果,就是影響沒那麼明顯的商品價格,特別是原材料價格自2015年以來大幅上漲。這使也門人民的生活更加艱難,且日益具挑戰性。過去三年,天然氣和汽油的價格漲了一倍,小麥麵粉則漲價五成以上。
 
根據世界糧食計劃署的資料,也門在2018年1月和2月的進口量都有增加,但3月的必需進口食品和燃料商品仍持續不足。造成這種情況的有幾個原因:沙那對亞丁和該國南部其他港口的貨物徵收稅款、透過囤積商品的交易行為以推高價格、旅遊限制,以及與衝突相關的走私販運。
 
 
也門阿姆蘭省海米爾。© Agnes Varraine-Leca/MSF
 
這種情況嚴重影響了也門人民的日常生活。像19歲的顧索爾,除了戰爭以外,對其他事幾乎一無所知。她出生及成長的城鎮馬蘭,在2004至2010年的薩達戰爭期間受激烈衝突侵擾。那時候,地底避難所的建造讓人們可以在空襲期間避難。在山中開鑿通往洞穴的坑道,很少超過一米高。顧索爾回想說,在這些洞穴裡要站起來是不可能的。
 
當轟炸激烈程度令人們在家中也感到不安全時,民眾仍會使用這些地底避難所。上一次被迫避難時,顧索爾和親人在洞穴裡待了兩天,只靠他們設法帶來、有限份量的麵包充飢。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