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医生的世界——我们共同走过的2020

不管你身在何处,提起2020年,你也一定有特别的感受。无论是惶恐、无助、疑惑,抑或是感动、温暖,这一年总有想好好珍惜或难以忘怀的时刻……年末总是让人五味杂陈。
 
这一年,我们共同经历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的日子,除了充满个人体会,也对医护人员的角色也有更深入的思考和了解。
 
2020年,无国界医生的救援队也开展了大规模救援行动——我们在80多个国家和地区应对疫情所带来的影响,甚至在西班牙、美国、巴西、瑞士、比利时、法国等地的养老院、医院和弱势群体收容所设立项目。
 
这一年,冲突、疫病和灾难并没有因为疫症大流行而按下暂停键: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和中非共和国,埃博拉和麻疹疫情爆发,却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大流行之下,被遗忘于角落;在致命的地中海,依然有人冒死寻求安全的居所;也门、尼日利亚的冲突仍导致人们流离失所;贝鲁特的大爆炸,让这个容纳大量难民、同时承受着经济不景气和疫情夹击的城市不堪重负;在萨尔瓦多和南苏丹,热带风暴和洪水让原本已然脆弱的人们雪上加霜……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在危机之下,我们更要彼此连结。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图片,为我们记录了特别的2020年。
 
 
 

2020年1月,菲律宾马拉维(Marawi)及周边城镇的病人到无国界医生支持的医疗设施接受免费身体检查和门诊诊症。马拉维被围困三年后,很多地区仍是有待重建的废墟,约7万人生活在生活条件恶劣的临时住所,人们要恢复冲突前的生活,仍有一段漫长距离要跨越。© VEEJAY VILLAFRANCA

 

 

 

 
2020年1月,穆罕默德(Mohammed)在利比亚的垃圾场挑选非金属物品来变卖,以补贴作为工人的微薄收入,好让他能维持一家人的生计。5年前,他为了躲避马里的冲突来到这里,如今想要回去,却一直未凑够钱。© GIULIO PISCITELLI
 
 
 
 
 
 

2020年2月,无国界医生和海上援救组织“SOS MEDITERRANEE”在距利比亚海岸71海里的地中海上,从一艘过度拥挤、岌岌可危的木船救出84人。今年截至11月,已有近700人在尝试逃出利比亚、穿越地中海的途中丧生。© MSF/HANNAH WALLACE BOWMAN

 

 

 

2020年2月在吉尔吉斯斯坦西南部卡塔尔姆杰地(Kadamjay)区,一名当地医生走过艾德伦(Aydarken )医院。这里是该国慢性病发病率最高的地区。我们于4年前便开始支持当地卫生部门筛查、诊断和预防糖尿病、高血压和贫血等疾病的工作。© MAXIME FOSSAT

 

 

 

2020年2月,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北部蒙加拉省,紧急医疗队骑着电动车去到麻疹疫情严重又交通不便的地区接种疫苗,治疗病人。这一年,刚果民主共和国同时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麻疹和埃博拉三种疾病疫情爆发。© MSF/CAROLINE THIRION

 

 

 

2020年3月,无国界医生在喀麦隆西北地区巴门达(Bamenda)的圣玛丽医院(St Mary Hospital)治疗一名病人。他在路上遭到武装人员袭击,更被酷刑折磨,还身中五枪。© ALBERT MASIAS/MSF

 

 

 

2020年4月,在墨西哥塔毛利帕斯(Tamaulipas)州马塔莫拉斯(Matamoros),一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人隔着窗子,以手机接受家人探访。无国界医生在当地卫生部门协调下,开设了这所专门治疗中心。© MSF/ARLETTE BLANCO

 

 

 

2019年12月,32岁的扎基亚(Zakia)刚刚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达什特巴尔切(Dasht-e-Barchi)医院诞下一对双胞胎。无国界医生从2014年起便在该医院开设配有55张床位的妇产科部门。2019年,超过5,000名婴儿在这里出生。© SANDRA CALLIGARO

 

 

 

2020年5月12日是阿富汗喀布尔最黑暗的一天。达什特巴尔切医院的妇产科被袭击, 16名母亲被蓄意枪杀。一名无国界医生助产士、两名7岁和8岁的儿童以及袭击发生时在场的其他6人也遇难。© MSF

 

 

 

2020年6月,图西奥斯(María Turcios)看着热带风暴“阿曼达”肆虐后被摧毁的家园。5月31日,热带风暴袭击萨尔瓦多,洪水涨至屋顶,连大门铰链也被冲走,幸好她和5个孩子及时游泳逃生。© VICTOR PEÑA/EL FARO

 

 

 

2020年6月,在尼日利亚贝努埃(Benue )州流离失所者营地的露天烹饪区,一名年轻妇女正在为家人准备晚餐。© MSF/SCOTT HAMILTON

 

 

 

2020年7月,在巴西的圣加布里埃尔-卡舒埃拉,99岁的卡斯特罗(Antonio Castro)确诊染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情中度,正接受护理。他有呼吸困难症状,在无国界医生管理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护理中心住院观察了数天。© DIEGO BARAVELLI

 

 

 

巴西幅员辽阔,无国界医生除了在人口众多的城市里,支持面临崩溃的医院外,还在亚马孙热带雨林中协助应对疫情。图为医疗队和市政医护人员前往偏僻地带的社区,挨家挨户进行常规筛查和疫苗接种后返回船上。© DIEGO BARAVELLI

 

 

 

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Cox’s Bazar)拥有世界最大的难民营。2020年8月,来自缅甸的西迪克(Abu Siddik)带着5岁儿子在无国界医生设于难民营的医院寻求护理。3年来,无国界医生在营内多个医疗设施中发现,除了出现庞大医疗需求外,患有心理健康问题的人也不断增加。© HASNAT SOHAN/MSF

 

 

 

2020年8月,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居民用塑料布挡住窗户。此前,该市中部的港口仓库发生大爆炸,超过100人死亡、5000人受伤,多条街道上遍布碎片和玻璃。爆炸前,当地已经面临着严峻的经济危机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病例急升的打击。© MOHAMAD CHEBLAK/MSF

 

 

 

8月23日,一家三口在地中海上一艘遇险的橡皮艇上获救。无国界医生早前与海上救援组织“Sea-Watch”合作,在“Sea-Watch 4”号搜救船上为获救者提供治疗。但该船自9月19日起被意大利当局扣留。据报告指,截至今年11月,至少有267人在尝试逃出利比亚、穿越地中海的途中丧生。© HANNAH WALLACE BOWMAN/MSF

 

 

 

2020年9月,一名男孩在无国界医生设于南苏丹大皮博尔行政区的流动诊所内称体重。这一年,南苏丹多地洪水泛滥成灾,令道路难以通行。设立这间诊所后,人们便能得到救命的医疗护理。© TETIANA GAVIUK/MSF

 

 

 

2020年11月,埃塞俄比亚的冲突升级,数万人仓皇逃往邻国苏丹。在苏丹东部的卡萨拉(Kassala)州的哈姆代特(Hamdayet)过境点,新来的难民尽可能带上所有家当,幸运儿带上了牲口,有的人则一无所有。他们很多人要步行数小时甚至数天才来到这里,目前仍难以获得食物、饮用水和卫生设施。© JASON RIZZO/MSF

 

 

 

2020年12月,洪都拉斯受飓风袭击后,人们努力回复正常生活。这一年的11月,两场飓风袭来,受灾情影响的人们不得不住在教堂、学校和塑料帐篷内,环境拥挤,也欠缺水、食物和卫生用品。无国界医生自11月4日开始展开紧急应对,在当地提供医疗护理和心理健康支持,并开展健康推广教育和疾病预防的工作,派发非食物物资、应对疫情的预防装备和洁净的饮用水。© MSF/DEIBY YANES

 

更多精彩图片,请浏览《A Year in Pictures 2020》(仅提供英文版本)︰https://www.msf.org/year-pictures-2020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