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的世界——我們共同走過的2020

不管你身在何處,提起2020年,你也一定有特別的感受。無論是惶恐、無助、疑惑,抑或是感動、溫暖,這一年總有想好好珍惜或難以忘懷的時刻……年末總是讓人五味雜陳。 
 
這一年,我們共同經歷在2019冠狀病毒病肆虐的日子,除了充滿個人體會,也對醫護人員的角色也有更深入的思考和了解。
 
2020年,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也開展了大規模救援行動——在80多個國家和地區應對疫情所帶來的影響,甚至在西班牙、美國、巴西、瑞士、比利時、法國等的護老院、醫院和弱勢群體收容所設立項目。 
 
這一年,衝突、疫病和災難並沒有因為疫症大流行而按下停止鍵: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和中非共和國,伊波拉和麻疹疫情爆發,卻在2019冠狀病毒病疫症大流行下被遺忘於角落;在致命的地中海,依然有人冒死尋求安全的居所;在也門、尼日利亞發生的衝突,仍導致人們流離失所;貝魯特的大爆炸,讓這個容納大量難民、同時承受著經濟不景氣和疫情夾攻的城市不堪重負;在薩爾瓦多和南蘇丹,熱帶風暴和洪水讓原本已然脆弱的人們雪上加霜……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在危機之下,我們更要彼此連結。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圖片,為我們記錄了特別的2020年。
 
 
 

2020年1月,菲律賓馬拉維(Marawi)及周邊城鎮的病人到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療設施接受免費身體檢查和門診診症。馬拉維被圍困三年後,很多地區仍是有待重建的廢墟,約7萬人生活在生活條件惡劣的臨時住所,人們要恢復衝突前的生活仍有一段漫長距離。© VEEJAY VILLAFRANCA

 

 

 

 
2020年1月,穆罕默德(Mohammed)在利比亞的垃圾場挑選非金屬物品來變賣,以補貼作為工人的微薄收入,好讓他能維持一家人的生計。5年前,他為了躲避馬里的衝突來到這裡,如今想要回去,卻一直未湊夠錢。© GIULIO PISCITELLI
 
 
 
 
 
 

2020年2月,無國界醫生和 海上援救組織「SOS MEDITERRANEE」在距離利比亞海岸71海里的地中海上,從一艘過度擁擠、岌岌可危的木船救出84人。今年截至11月,已有近700人在嘗試逃出利比亞並穿越地中海的途中喪生。© MSF/HANNAH WALLACE BOWMAN

 

 

 

2020年2月在吉爾吉斯斯坦西南部卡達姆傑地(Kadamjay)區,一名當地醫生走過艾德倫(Aydarken )醫院。這裡是該國慢性病發病率最高的地區。我們於4年前便開始支援當地衛生部門篩查、診斷和預防糖尿病、高血壓和貧血等疾病的工作。© MAXIME FOSSAT

 

 

 

2020年2月,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北部蒙加拉省,緊急醫療隊騎著電單車到麻疹疫情嚴重又交通不便的地區接種疫苗,治療病人。這一年,剛果民主共和國同時面對2019冠狀病毒病、麻疹和伊波拉三種疫情爆發。© MSF/CAROLINE THIRION

 

 

 

2020年3月,無國界醫生在喀麥隆西北地區巴門達(Bamenda)的聖瑪麗醫院(St Mary Hospital)治療一名病人。他在路上遭到武裝人員襲擊,更被酷刑折磨,還身中五槍。© ALBERT MASIAS/MSF

 

 

 

2020年4月,在墨西哥塔毛利帕斯(Tamaulipas)州馬塔莫拉斯(Matamoros),一名2019冠狀病毒病病人隔著窗子,以手機接受家人探訪。無國界醫生在當地衛生部門協調下,開設了這所專門治療中心。© MSF/ARLETTE BLANCO

 

 

 

2019年12月,32歲的紮基亞(Zakia)剛剛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達什特巴爾切(Dasht-e-Barchi)醫院誕下一對雙胞胎。無國界醫生從2014年起便在該醫院開設配有55張床位的婦產科部門。2019年,超過5,000名嬰兒在這裡出生。© SANDRA CALLIGARO

 

 

 

2020年5月12日是阿富汗喀布爾最黑暗的一天。達什特巴爾切醫院的婦產科被襲擊, 16名母親被蓄意槍殺。一名無國界醫生助產士、兩名7歲和8歲的兒童以及襲擊發生時在場的其他6人也遇難。© MSF

 

 

 

2020年6月,圖西奧斯(María Turcios)看著熱帶風暴「阿曼達」肆虐後被摧毀的家園。5月31日,熱帶風暴襲擊薩爾瓦多,洪水漲至屋頂,連大門鉸鏈也被沖走,幸好她和5個孩子及時游泳逃生。© VICTOR PEÑA/EL FARO

 

 

 

2020年6月,在尼日利亞貝努埃(Benue )州流離失所者營地的露天烹飪區,一名年輕婦女正在為家人準備晚餐。© MSF/SCOTT HAMILTON

 

 

 

2020年7月,在巴西的聖加布里埃爾-卡舒埃拉,99歲的卡斯特羅( Antonio Castro)確診染上2019冠狀病毒病,病情中度,正接受醫療隊護理。他有呼吸困難症狀,在無國界醫生管理的2019冠狀病毒病護理中心住院觀察了數天。© DIEGO BARAVELLI

 

 

 

巴西幅員遼闊,無國界醫生除了在人口眾多的城市支援面臨崩潰的醫院外,還在亞馬遜熱帶雨林中協助應對疫情。圖為醫療隊和市政醫護人員前往偏僻地帶的社區,逐家逐戶進行常規篩查和疫苗接種後返回船上。© DIEGO BARAVELLI

 

 

 

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擁有世界最大的難民營。2020年8月,來自緬甸的西迪克(Abu Siddik)帶著5歲兒子在無國界醫生設於難民營的醫院尋求護理。三年來,無國界醫生在營內多個醫療設施中發現,營內除了出現龐大醫療需求外,患有心理健康問題的人也不斷增加。© HASNAT SOHAN/MSF

 

 

 

2020年8月,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居民用塑料布擋住窗戶。此前,該市中部的港口倉庫發生大爆炸,超過100人死亡、5000人受傷,多條街道上遍布碎片和玻璃。爆炸前,當地已經面臨著嚴峻的經濟危機和2019冠狀病毒病感染個案急升的打擊。© MOHAMAD CHEBLAK/MSF

 

 

 

8月23日,一家三口在地中海上一艘遇險的橡皮艇上獲救。無國界醫生早前與海上救援組織「Sea-Watch」合作,在Sea-Watch 4搜救船上為獲救者提供治療。可是該船自9月19日起被意大利當局扣留。據報告指,自那時起直至今年11月,至少有267人在嘗試逃出利比亞、穿越地中海的途中喪生。© HANNAH WALLACE BOWMAN/MSF

 

 

 

2020年9月,一名男孩在無國界醫生設於南蘇丹大皮博爾行政區的流動診所量度體重。這一年,南蘇丹多地洪水氾濫成災,令道路難行。設立這間診所後,人們便能得到救命的醫療護理。© TETIANA GAVIUK/MSF

 

 

 

2020年11月,埃塞俄比亞的衝突升級,數萬人倉皇逃往鄰國蘇丹。在蘇丹東部的卡薩拉(Kassala)州的哈姆代特(Hamdayet)過境點,新來的難民盡可能帶上所有家當,幸運兒帶上了牲口,有的人則一無所有。他們很多人要步行數小時,甚至數天才來到這裡,現時仍難以獲得食物、飲用水和衛生設施。© JASON RIZZO/MSF

 

 

 

2020年12月,洪都拉斯受颶風襲擊後,人們努力回復正常生活。這一年的11月,兩場颶風襲來,受災情影響的人們需住在教堂、學校和塑料帳篷內,環境擁擠,也欠缺水、食物和衛生用品。無國界醫生自11月4日開始展開緊急應對,在當地提供醫療護理和心理健康支援,並開展健康推廣教育和疾病預防的工作,派發非食物物資、應對疫情的預防裝備和潔凈的飲用水。© MSF/DEIBY YANES

 

更多精彩相片,請瀏覽《A Year in Pictures 2020》(僅供英文版本)︰https://www.msf.org/year-pictures-2020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