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医生的报告显示较旧的艾滋病药物价格正在降低,但是补救治疗比第一线药物贵18倍

对印度 "发展中国家的药厂" 的交易协议与施压 对於药物取得造成重大威胁
 
无国界医生今天在南非德班的世界艾滋病大会,发布第18版的艾滋病药物价格报告, ”解开抗艾滋病治疗价格下降的网络” (”Untangling the Web of Antiretroviral Price Reductions”)。这份报告发现较旧的艾滋病药物价格持续降低,但较新药物的定价仍然贵到令人遥不可及。这很大程度是因为制药公司维持垄断,阻碍了价格较低的仿制药与其竞争。
 
今日,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每日一锭的第一线药物组合能够确保品质的最低价格是每人每年100美金(tenofovir/emtricitabine/efavirenz)。这比无国界医生上次於2014年纪录到美金136元的第一线药物的最低价格降低了26%。现在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第二线疗程的最低可取得价格,是每人每年286美金 (zidovudine/lamivudine + atazanavir/ritonavir)──比起两年前的322美金降低了11%。
 
这些价格持续降低,是因为仿制药药厂在主要生产国家的强劲竞争,尤以印度为主。但是较新药物的价格──已经用罄其他艾滋病治疗选项的病人对此有所需求──仍然非常昂贵,主要是因为制药公司握有专利垄断。现在补救疗法的最低价格是每人每年1,859美金(raltegravir + darunavir/ritonavir + etravirine)。这远远比第一线治疗贵上18倍,也比现下最能负担的第二线治疗组合贵上6倍。补救疗法组合的价格比起2014年的每年2,006美金只下降7%。这已是全球的最低价格,但在许多国家,尤其是 "中等收入" 国家,要为这些药物付出更高价格,因为制药专利阻止他们使用仿制药。
 
无国界医生在南非的埃绍韦(Eshowe)项目的医疗顾问科克斯医生(Dr. Vivian Cox)说: ”在病人有需要的这段时间,我们必须要能够负担得起较新的药物组合,不然他们就别无选择了。”他说:”当数百万有需求的人们因为价格而无法获得救命药物,此刻我们必须大声说出这件事,以确保我们最後不会像十年前一样,又要面对另一场治疗危机。” 
 
尽管今日在发展中国家需要补救治疗的人们仍然相对较少,黄金标准病毒载量治疗监测的使用增加,有助於确认更多已在第一线与第二线治疗失败的病人,这些人需要换成另一套药物。无国界医生的艾滋病计划已发现,转到第二线治疗的人数自2013年以来已经翻倍。
 
印度是全球可负担艾滋病药物的主要制造者,常被称做 ”发展中国家的药厂” 。超过97%无国界医生在治疗计划中使用的药物是来自印度的仿制药。印度的专利法为值得获得专利的药物设下了高标准。这允许仿制药厂之间的激烈竞争,因此将第一线艾滋病治疗的价格拉低了99%──从2000年每人每年1万美金,到现在的100美金。
 
但是印度正面对要撤回这项对健康有益政策的庞大压力──那将会把人们的生命置於企业利润之上──压力特别是来自於美国,其受到药厂游说支持。其他国家如欧盟,日本及南韩,正在准备或积极实行与印度之间的贸易协议,那将会在未来限制可负担药物的生产。印度是否被强迫为这些贸易协议改变政策,将对目前印度的可负担药物生产带来严重威胁。
 
无国界医生 ”病者有其药” 运动南亚主管孟甘妮(Leena Menghaney)说: ”印度正处於要停止供应可负担药物的庞大压力之下,那是数百万人的生命线,不只在印度,更遍及发展中世界。” 她续说: ”如果印度不能坚定反抗药厂与其他政府对修改国内专利法与政策的压力,全球病人在未来将要面临无药可用的危机。” 
 

按此下载”Untangling the Web of Antiretroviral Price Reductions”完整报告(只有英文版本)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