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健康賣掉

時間正一分一秒流逝。亞洲國家正面臨緊迫的時間壓力,將為達成最終貿易協議,而犧牲公共衛生福祉。正由美國與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日本與越南等另外十一個環太平洋國家協商的「跨太平洋貿易協定」(TPP) ,正逐步成為一個對於發展中國家低價藥物取得最具殺傷力的貿易協定。
 
上個月(6月)美國聯邦參議院賦予總統於任何協議「快速通關」的權力,此意味著TPP正被快速推向定案。但這場戰役尚未結束。因為在夏威夷的協商於本月底(7月31日)才會結束,現在所有協商的國家仍有機會,包括馬來西亞、越南、墨西哥與秘魯等發展中國家,仍有機會拒絕傷害性強大的知識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 ,IP)條款。那些會為治療計劃投放資金的政府──不論是直接資助抑或透過資助全球相關健康計劃,都應將公眾健康放在這些貿易協商中的第一位。
 
這些協商一直閉門秘密進行,但幸好草案流出,方可讓公眾得知美國對貿易協定部分條文的提議。流出草案中,顯示包含一些危險的條款,將可以廢除國際法中對公共衛生的保障,並會讓藥廠延長與加強藥物的專利權。正在談判桌上的TPP允許藥廠對於愛滋病、結核病、丙型肝炎、癌症與其他疾病等貴價藥物的專利保護變得更長且更鞏固,這將會讓仿製藥的生產變得更困難,讓最窮困的人們無法獲得救命藥物。
 
在醫療領域之中,仿製藥帶來的競爭,拯救了生命。無國界醫生的醫生已見證了藥價低、但具質素的藥物和疫苗的出現,對於治療和預防影響著最貧窮和最危困人群的各種疾病如結核病、瘧疾和愛滋病,是如何重要。
 
雖然美國在協商過程中,向部分發展中國家提出「過渡期」的提議,但那只是愚人的幌子。某些只能提供予馬來西亞、秘魯、越南與墨西哥等部分國家的豁免,只是延遲部分、而並非全部有害條款的推行時間,長遠而言,仍是會傷害病人獲得低成本的救命藥物的機會。
 
隨著TPP的協商將近尾聲,另一項影響著亞洲公共衛生的貿易協定,則正在進行。《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是一個複製美國知識產權提案的貿易協定,目前正由東盟十國以及六個與東盟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FTA)的夥伴國──即中國、印度、日本、南韓、澳洲與紐西蘭──磋商,這些國家基本上已囊括幾乎全球一半人口。按目前流出的RCEP草案中有關知識產權的部分,都是與TPP的相關內容相似,現正由日本與南韓提出。
 
此刻,RCEP的協商正陷入僵局,印度與東盟十國不想採用比世界貿易組織(WTO)保護專利的規定更嚴厲的知識產權條款,從而出賣了民眾的醫療健康。許多發展中國家於RCEP協商的過程中已經展示了捍衛公眾健康的領導地位。菲律賓與印度已經於國內專利法設下保障,限制「長青」(’evergreening’)的情況,那是藥廠用來延長藥物專利權的技倆。馬來西亞、印尼與泰國也發出強制許可,確保可以具競爭力的價格採購愛滋病、心臟病與癌症的仿製藥。
 
TPP與RCEP這兩項於亞洲區內的巨大貿易協定,相互加強最具傷害力的知識產權條款,並將其延伸至整個亞洲。如果此類鼓吹濫用知識產權制度的貿易協定獲得接納,這些國家數十年來於公共衛生的艱苦努力成果將被破壞。政府採取法律行動去嘗試確保每個需要的人都能獲得藥物的能力,將受到限制。對於深受丙型肝炎影響的國家來說,如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中國與緬甸,透過引入仿製藥去帶來競爭是最好的方法,使在美國每顆藥可高達1,000美元的治療以及疫苗,能夠有供應、並以病人可負擔的價格提供,從而去醫治和預防丙型肝炎這每年在亞洲及其他地區奪去數以千計人性命的疾病。
 
各國政府需保障自身國家利益,而且亦有責任,去確保獲取拯救生命、價格可負擔的藥物的道路上,不會出現新障礙。在TPP還未結束談判並為其他貿易協定豎立一個新低標準之前,各國政府必須為數以百萬計人民的健康福祉而抵抗。
 
本文作者格瑪俐醫生(Dr. Maria Guevara)是無國界醫生的東盟地區人道事務代表
 
地點
亞洲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