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腹生產

早上,Morpheus搭飛機回朱巴(Juba)。大約 十點左右,梅德林跑來手術室問我︰「我們能否現在進行手術?我有一個需要剖腹生產的病人。」我想我的「可以」回答得太乾脆了。 在事到臨頭的時候,才發現其實都不是想像中的這麼一回事。誰來當梅德林的助手呢?誰來照顧那個嬰兒?產婦怎麼來?誰來幫梅德林準備?我們手上的器械足夠她做一台手術嗎? 手術開始之前,我跑回辦公室去準備病人同意書,由於電腦裡並沒有前人留下來的範本,只能自己寫一份。在任務前被叮嚀過,不管在什麼國家,沒有同意書的手術,都可能是個麻煩。儘管語言可能不通,總之找人翻譯,盡力解釋,同意書非常重要。 雖然手術中遇到不少問題,但媽媽和嬰兒也安好。我的頭很痛,又很熱,全身都是汗,更不要說站在手術台上罩著長袖手術袍的梅德林和Santino。
地點
2008
議題
2008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