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2019冠狀病毒病:「作為一個人和一位醫生,疫情大流行改變了我」

哈里戈文德(Gautam Harigovind),孟買2019冠狀病毒病項目醫療活動經理

想像一下一間設有一千張病床的醫院,共28個病房,還有急救、急診和分流區。第一次走進這間在巨大金屬帳篷裡的臨時醫院時,簡直是一種超現實的體驗。我從未見過這樣的東西,就像走進一艘大船。醫院天花板很高,但通風不佳;它符合某些標準,但實際上並不適合孟買的環境。在早上,孟買變得非常潮濕,裡面熱極了。要穿著個人防護裝備工作六小時,確實難以想像,熱得幾乎讓人受不了。

這是我們緊急項目開展後的的第二週。上週,我們每天大約有200至250名新病人入院。儘管孟買的情況仍然非常嚴重,但作為一個團隊,我們本周的情況其實比之前好,我們看到病人的治療效果有所改善,較預期為佳。

我在2020年9月剛開始在孟買的2019冠狀病毒病中心工作時,情況一片混亂,每天都有惶恐不安的人,浪接浪的湧進來。之後事情漸漸緩和,病人護理的問題得到了解決。

現時,我們最大的挑戰是員工流失。人們不能在這種環境下長時間工作。這令人力竭筋疲。與第一波疫情比較,這次員工出現過勞的週期更快,只需三天。即使每天輪班六小時,但那是2019冠狀病毒病狀況下的非常六小時——嚴重的病情、龐大的病人數目,而且缺乏投入崗位前的正式工作訓練。這裡有28個病房,每個病房每更應該有兩名護士,一日四更。你屈指一算就知道,很難找到那麼多護士。

我們專注於招聘和培訓新員工。很多和我們一起工作的印度衛生部護士都只是剛剛畢業,他們被推入這件沒有人預期會發生或能夠理解的事情。他們正在嘗試完成工作,但欠缺經驗,也不知道如何管理他們的工作或時間。無國界醫生的護士正支援印度衛生部的護士,提供臨床指導。

作為一個人和一位醫生,疫情大流行改變了我。人們死去,但我變習慣了,我們已經接受現實。我沒有時間去反思這一切。

 

我曾經非常以病人為中心,做的全都是有關病人的倡議,現在我害怕與病人建立關係。起初我還有這樣做,然後我下一更回去,看到他們的病床上空無一人。那傷透了我的心。

 

我現在甚至稱他們為「那位病人」。我以前會叫病人的名字,或會說「我的病人」。疫情就是如此的改變了我。

我們提出了一些簡單的方法,令我們員工的工作變容易一些。無國界醫生團隊都是個性很強的人,這是我招募他們時想要看到的。團隊的每個成員,不論是臨床技術還是個性都非常強。我們鼓勵員工提早就著疫情可能會對病人造成的後果,展開對話,以幫助員工和病人雙方理解可能發生的情況,例如他們死於該疾病的可能性。我們得到正面的成果,這建議有助我們團隊接受發生在病人身上的事。他們不僅展開對話,而且病人知道了會發生甚麼事,並且某程度上已有準備。

每個人都必須盡可能講出印度的情況。現在發生的是一場暴行,如果沒人談論它,那它只會繼續發生,就像是伐林過程中,僅僅一棵倒下的樹。印度有很多人都準備好自發幫忙,做自己能做的事;同樣,有很多人希望可以得到醫療護理。缺口就在於這裡的基礎設施。

目前情況好像有點緩和的跡象,但這感覺就像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孟買會陷入全面封城的憂慮是存在的。我們確實在超時工作,在情況變得更壞前做好準備。如果沒有發生,那就太好了; 我很渴望在這方面出錯!
 

地點
印度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