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工作的第一個月

無國界醫生香港辨事處的同事和義工︰ 埃塞俄比亞的天氣既寒冷,又潮濕,更時常傾盆大雨,希望大家一切安好。

© Ryan Jose E RUIZ

不經不覺我來到埃塞俄比亞已有一個月,無國界醫生的工作十分精采。每天都有令人興奮的事情、新的挑戰及奇妙的事情發生。我正於埃塞俄比亞阿姆哈拉(Amhara)地區的城鎮阿迪斯澤門(Addis Zemen)負責黑熱病治療項目。這個城市十分簡樸,位於埃塞俄比亞兩個重要城鎮貢達爾(Gondar、前首都、歷史悠久的城市)及巴赫(Bahar Dar、繁忙的旅遊大都會,有良好的瀝青道路網)之間。 我們的團隊相當大,無國界醫生的營地位於健康中心附近,有大約十二名外國志願人員,但只有八位志願人員是主力工作,其餘的則是應付緊急情況。他們來自世界各地,有澳洲人、意大利人、西班牙人、烏拉圭人,當然還有我,菲律賓人。 我的工作相當具挑戰。我負責在醫療中心指導兩名當地的化驗室技術員及三名來自地區醫院醫護人員。我喜愛這一份工作,這裡的工作並非如常規化驗室工作般沉悶。我工作的化驗室雖然細小,但設備齊全,真的要感謝無國界醫生安排資源。 我們正計劃擴充化驗室。過去數月,我們與區內的各間轉介醫院的化驗室合作,並組成聯網,透過外部監測確保化驗室服務的可靠性。我聯同項目協調員及醫療協調員計劃開設輸血部門,並研究擴展化驗室服務至其他迫切的醫療問題,如基本醫療服務、愛滋病、瘧疾及結核病。無國界醫生的當地員工都是十分出色。從以往的經驗所得,非洲國家的人都是十分勤奮,而且十分投入工作。 我們的病人大多是患上黑熱病,以及在營養治療中心的營養不良兒童。每天,一大群營養不良的兒童都要磅重,及進食由中心提供的補充食物。我們的兒童由十五天大至十六歲不等,我十分開心見到他們經一至兩星期的治療後,漸漸康復起來。但亦有病人因為併發症而死亡,令我們十分痛心。每天早上值班的時候,總有一些天真的小朋友帶住甜美的笑容,跑過來向我們問好,令我們覺得在這裡的工作是值得。

© Ryan Jose E RUIZ

我們的醫療中心有太多的黑熱病病人,年齡由五歲到六十歲。當地人往往認為病人是畸形,害怕見到他們,所以將他們放逐到社區以外。當然,我們的醫療中心是最好的!(我非常喜歡這個中心)我們不僅為他們提供醫療服務,我們亦為在觀察帳篷留醫的病人安排社交活動。例如,今天早上我們舉行了傳統舞蹈班,他們都十分喜歡。這些活動打破了沉悶且單調乏味的帳篷生活,每當看到他們微笑,並與我們打成一片的時候,我都心感欣慰。 因為經驗和現實的出入,我在這裡做了不少妥協,但當我和其他職員在實驗工作的時候,我感到十分光榮能夠在此與其他人分享我僅有經驗和知識,這一切都是值得。與他們一同工作,看到他們對將來的憧憬,不斷推動我。我花了不少的精力教導和指導他們,與護士示範實驗過程,我能夠與他們無拘無束地溝通。作為朋友、作為上司,我都用一種新的方式與他相處,有別於過往無國界醫生的海外志願人員及當地化驗室技術員的典型關係。 這裡還有十分多的挑戰。其一就是語言和文化的差異,但我開始了解他們。埃塞俄比亞差不多每年都因為乾旱而出現饑荒。當地的死亡率十分高,因為他們往往同時患上兩種疾病,如愛滋病、瘧疾、肺結核或其他被忽略的疾病。我開始明白我們在這裡的工作的目標是打破傳統不良的習慣。 我們最不希望雨季的來臨,但無國界醫生已經為此作好準備。希望今年沒有傳染病,在這個不尋常的雨季爆發。但俗語有云︰「雨後晴天」,我深信埃塞俄比亞將會一直都這麼美麗。最後,我希望邀請大家到埃塞俄比亞參觀,忘記成以住對埃塞俄比亞的印象,體驗美妙的旅程! 胡誠
來自菲律賓的化驗室技術人員胡誠(Ryan Jose E Ruiz)於二零零七年加入無國界醫生。同年六月,他被派往埃塞俄比亞的阿姆哈拉執行首個任務。
地點
2007
議題
2007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