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的2019冠狀病毒病應對 將巴西推向人道災難

巴西進入2019冠狀病毒病緊急狀態已超過12個月,至今仍缺乏有效、集中及協調的公共衛生措施以應對疫情爆發。由於當局欠缺政治意志適當地應對疫情,把成千上萬的巴西人民推向死亡。無國界醫生緊急呼籲巴西政府正視危機的嚴重性,推行疫情的集中應對措施和協調系統,以防止更多可避免的死亡個案出現。

上週,全球2019冠狀病毒病確診者中,巴西人佔了11%,而全球死亡人數中也有26.2%來自巴西。在4月8日的短短24小時內,通報的死亡個案達4,249宗,同時新增86,652宗確診個案。這些驚人的數字,正是政府處理國內健康和人道危機,以及保護人民,尤其是最脆弱人群免於染疫方面失職的鐵證。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賀歷圖醫生(Christos Christo)說:「在巴西,公共衛生措施已成為政治角力的場所。以科學為基礎的公共政策結果與政治立場掛勾,而不是出於個人及社區的防疫需要。」

「巴西聯邦政府有各種循證的全面公共衛生指引卻拒絕採用,令專職醫護人員要在深切治療部處理最病入膏肓的患者,並在病床爆滿時湊合應付。這使巴西舉國瀰漫恆久的哀傷情緒,並使醫療系統瀕臨崩潰。」

無國界醫生總幹事尼科徠(Meinie Nicolai)指出:「巴西必需從社區,而非深切治療部開始疫情應對措施。不僅氧氣、鎮靜劑和個人保護裝備之類的醫療物資必須送往有需要地方,各部門亦要在社區內因應各地疫情,推廣和實施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採取嚴格衛生措施,以及限制不必要的活動。」

「除了必須更新治療2019冠狀病毒病指引以反映最新醫學研究結果,亦要廣泛提供快速抗原測試,以促進患者照護和控制疫情。」尼科徠說。

上週,巴西27個重要城市中,有21個深切治療病房爆滿**。全國各地的醫院中,用來治療重症患者的氧氣,以及插管治療所需的鎮靜劑,均持續短缺。我們目睹一些可能有生存機會的患者,沒有得到適當醫療護理。

無國界醫生2019冠狀病毒病緊急協調專員馮.賀德杰姆(Van Heddegem)指出:「無國界醫生最初在亞馬遜地區目睹的破壞,已成為巴西大部分地區的真實現況。聯邦衛生當局與州和市政府之間缺乏計劃與協調,導致生死攸關的後果。」

他續說:「不僅患者因無法獲得治療而喪命,醫護人員亦疲於奔命,以及由於工作條件而遭受嚴重心理和情緒創傷。」

另一個限制是當地專業醫護人員短缺。然而,外國醫護人員和具外國執業資格的巴西人都未獲准在巴西工作。

在巴西全國各地大量散播的假訊息渲染當地疫情和死亡個案。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限制非必要活動等的防疫措施均被摒棄和政治化。此外,政客們將羥氯奎寧(抗瘧疾藥物)和絲每妥錠(抗寄生蟲藥物)吹捧為對抗疫情的萬靈藥,被醫生處方為預防和治療2019冠狀病毒病的藥物。

導致巴西疫情雪上加霜的是, 2009年期間,巴西在短短三個月內為9200萬人施打了甲型H1N1流感 (即人類豬型流感病毒)疫苗,但2019冠狀病毒病的疫苗接種進度被預期緩慢一倍。目前,大約11%人士注射至少一劑。這意味著,巴西國內乃至邊境以外的數百萬人民仍受到正在國內傳播的90多種變種病毒,以及未來可能出現的變種新病毒威脅。

賀歷圖醫生說:「過去一年,巴西政府眼看疫情持續蔓延。他們拒絕採取具實證的公共衛生措施,導致許多人白白喪命。巴西需要更快速、具科學根據和更完善協調的應對措施,以防止曾受讚譽的巴西醫療系統面對更多可避免的死亡和破壞。」

--------------------------------------------

無國界醫生自1991年開始在巴西展開醫療活動,最初是為了應對霍亂和大規模瘧疾。2020年4月,我們開展2019冠狀病毒病活動,為聖保羅市的遊民提供協助。其後,我們的團隊在巴西8個州展開工作,並為50多個醫療機構提供協助,重點是照顧社區中的高風險對象。隨著疫情擴散,我們已將重點擴大到支持脆弱,且無法為大量染疫和喪命的巴西人提供護理的衛生系統。我們目前在巴西北部,在朗多尼亞州、羅賴馬州和亞馬遜州提供服務,以照護染疫患者。

 

**: FioCruz 6 April 2021 https://portal.fiocruz.br/sites/portal.fiocruz.br/files/documentos/boletim_extraordinario_2021-abril-06-red_2.pdf

地點
巴西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