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嚇人的麻醉醫生

這不是一個太糟的上午。我們坐在母嬰病房外的大樹下,逐步討論手術室需要改進的地方。如我們需要一個外籍的手術室護士訓練當地員工。兩個消毒員,三個清潔人員,一個白天、一個晚上、一個輪班放假。當然,人力資源不可能一次到位,也不可能完全滿足我們的需求。但說出需求再來討論,有餘欲總比人力短缺來的好。 還有關於新建的手術室,現在這個手術室用的手術臺是無國界醫生的,不可能因為要擁有無國界醫的手術室,就拿走這一個,讓衛生部門的人沒有手術臺可用。所以我們要從內羅畢(Nairobi)再訂一個手術臺。 在擁有自己的手術室之前,至少要先解決這個手術室的電力問題。還有該把嬰兒安置在哪,該由誰來照顧嬰兒?種種的問題...... 下午我又被通知我們又有一台手術。大家都就位,Harriet,Christine和Arnold。上麻藥的時候我套上紙的手術袍,戴上口罩,頭更痛了,實在太熱。 我在上麻藥的過程幾乎是不發一語。Rx之後說我看來有點失望,但其實不是的。我只是盡力的全心的專注在工作上面。我專心面無表情的時候,看起來或許真的有點嚇人。 手術結束的時候天已經黑了。脫下手術袍的時候兩個手臂上全部都是汗,每一個在這個手術室的人都被汗水濕透。 這個晚上看似平靜無波的過去了......
地點
2008
議題
2008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