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救援︰羅興亞難民危機 苦難過後的苦難

在孟加拉的難民們以膠帆布和竹枝在空地建起臨時帳篷。© Antonio Faccilongo

 
殺害男人、放火燒屋、劏開嬰兒、強姦婦女……一個個從緬甸逃到孟加拉的羅興亞人,向無國界醫生訴說在緬甸所面對的暴力事件。有來自緬甸若開邦孟都(Maungdaw)的婦女稱,自己家中的男人全被緬甸軍方殺死,自己亦被毆打,雖最終能逃到孟加拉,卻在一時之間失去全部六個孩子和丈夫。「看起來我還活著,其實我已經死了」她說。
 
新一輪的羅興亞難民潮始於今年8月。「若開羅興亞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襲擊多間警局和一個軍事基地後,緬甸軍方在25日在若開邦採取大規模軍事行動。自此,已有逾60萬名羅興亞人逃到孟加拉,以尋求人身安全。光是首三星期,無國界醫生在孟加拉難民營內設立的醫療設施,就收治了超過250名因暴力而受傷的新抵達人士,主要是受槍傷、嚴重燒傷、爆炸傷害、刀傷及性暴力。
 
然而,羅興亞人逃離暴力襲擊後,並不代表其苦難就此終結。在孟加拉靠近緬甸邊境的科克斯巴扎爾縣,主要的臨時營地早已人滿為患──早在今次難民潮前,已有數以十萬羅興亞人流徙至當地棲身。如今營地更加擠迫,營帳大多以泥巴、膠帆布和竹枝搭建於各個山頭,受盡風吹雨打,有的更位處叢林和沒有道路的區域,難民們欠缺食物、食水、醫療護理和衛生設施等基本生活所需。
 
 
來自香港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趙卓邦協助中度脫水病童飲用口服補充鹽液,並教導病童母親該如何餵他飲用。©Chiu Cheuk Pong
 
無國界醫生駐孟加拉緊急醫療項目統籌懷特(Kate White)說:「人們試著把自己的膠帆布繫在四根竹竿上充當廁所,但是除了廁所下的河流外,沒有任何地方可以收集他們的排泄物。」她續說:「這條河流正正就是10米以外,其他人取水飲用的地方。這具備了爆發公共衛生危機的所有因素。9月到過孟加拉進行救援的香港護士趙卓邦亦指出,不少難民需徒手挖井取水,但大多數的水未經處理、呈泥黃色,故在診所會見到很多腹瀉病人。食水供應的問題亦將因旱季的來臨,進一步惡化。
 
 
 
營內的難民自行挖掘水井取水,但水源明顯很骯髒。© Chiu Cheuk Pong
 
 
無國界醫生認為,在孟加拉的臨時營地是一個公共衛生計時炸彈,若情況未有顯著改善,爆發霍亂等經水傳播的傳染病的風險,只會愈來愈高。組織除了繼續擴大在當地的救援行動,增加住院部負擔能力,和擴展水利衛生項目外,亦呼籲有更多組織到當地興建廁所、安裝水泵、提供醫療護理和分發糧食。而這亦有賴孟加拉政府持續為救援工作提供便利,和容許關鍵數量的人道組織到當地工作。
 
與此同時,目前仍有數以十萬人滯留在緬甸,活在惶恐之中,並被切斷了人道救援。無國界醫生在緬甸已工作了25年,提供初級醫療護理、愛滋病和結核病護理,和疫苗注射服務,填補當地的醫療缺口。但在今年8月,組織因未再獲許可進入若開邦,和遭禁止調派國際救援人員進入當地,而要暫停在當地的工作。無國界醫生呼籲緬甸政府,立即批准獨立的國際人道組織不受阻礙地進入若開邦北部,以應對當地人道需要,但至今未果。
 
知多點:
羅興亞人(Rohingya)是信奉回教的少數族裔,被聯合國形容為現今世上最受迫害的少數族裔之一,主要聚居於緬甸的若開邦北部。自1982年起,他們不獲緬甸承認為官方的少數族裔及其公民,令羅興亞人成為無國籍人士,並不享有公民權利。1970年代起,羅興亞人曾因多次暴力衝突和軍事行動,而逃離緬甸,湧入孟加拉。對上一次難民潮始於2016年10月,羅興亞的武裝分子殺害九名邊境警察後,緬甸軍方在若開邦展開大規模軍事行動。
 
文章首刊於2017年11月20日《明報》 通通識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