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界醫志︰敘利亞拉卡 - 戰爭結束 但地雷威脅依舊

 
2017年10月,戰爭結束後拉卡當地的情況。大部份建築物被破壞,市民已逐漸返回家園。© Eddy Van Wessel
 
 
2017年10月,經過一連串大範圍的空襲和襲擊後,美軍支援的「敘利亞民主力量」奪下敘利亞北部城市拉卡(Raqqa)。在攻勢的最後數個月,差不多所有的市民都已爭先逃離這個已變成廢墟的城市。隨著戰爭結束,不少拉卡市民都嘗試返回自己的家園。但拉卡整個城市都遍佈地雷,無論對離開, 還是回來的人都造成可致命的威脅。
 
戰爭期間,無國界醫生在戰線附近設立穩定病人醫療狀況的單位,以提高在戰爭中或逃亡期間受傷病人的生存機會。在2017年11月,戰爭平息後,無國界醫生成為在當地工作的唯一一間組織,透過成立創傷穩定站和初級醫療護理中心,為返回城市的人們提供醫療援助,穩定數以百計的爆炸事件受害者之傷勢。
 
無國界醫生在拉卡的醫療隊組長喬恩,見到不少人到了垂死邊緣才被送到急症室。他說:「拉卡受到嚴重破壞,很多家庭和公眾場所仍然滿佈土製炸彈和未被引爆的炸彈。無國界醫生急症室的設立正是為了應對可致命武器造成的緊急醫療需要,急症科團隊透過迅速和純熟的應變措施,已拯救了超過346人的生命,而且傷勢轉為穩定。若缺少這些援助,無論男女老幼都有可能在變成頹垣敗瓦的家中死去。」
 
 
一名傷者被炸彈擊中後,小腿受傷並處於危急狀態。無國界醫生位於塔勒艾卜耶德的醫院設有兩間手術室和一間急症室,拯救傷者的性命。© Eddy Van Wessel
 
 
跟敘利亞其他地區一樣,拉卡的醫療護理設施已經崩潰,並正進行搶修。無國界醫生去年在敘利亞北部進行的調查顯示,流離失所者在戰爭中的死亡率估計是戰前的5倍,當中大部分是由衝突造成。當地有醫生在自己的家中開設地下診所,為受傷的市民提供免費醫療服務。
 
開設地下診所的巴爾卡特醫生說:「我們每個月醫治了最少200名在戰爭中受傷的人,當中大部分傷者是被地雷或土製炸彈炸到。不幸地,他們很多都返魂乏術。去年8月中,我們首次嘗試離開拉卡。我與102名想離開這個被圍困的城市的人同行。途中,有戰士開槍射擊我們。同行的人開始走得很快,甚至跑起來。但逃跑期間,地雷被引爆並炸死9個人,當中包括我的表弟和表嫂。到最後,無論我多麼努力,也無法將我們所經歷的事情以文字表達出來。我們所能做的,都已做了。最重要的是永遠不要再有這樣的經歷。」
 
無國界醫生除了在拉卡市內營運相關設施,更於2017年5月開始,在塔勒艾卜耶德國家醫院與當地的衞生部門展開合作。這是該區唯一的二級醫院,主要接收由來自拉卡的病人轉介中心。無國界醫生與超過315名當地及國際救援人員合作,為敘利亞人民提供醫療護理。
 
無國界醫生於塔勒艾卜耶德的項目統籌蒂拉說:「自去年11月開始,土製炸彈、未被引爆的彈藥、餌雷、道路交通意外及槍擊事件,導致每周被送往醫院的傷者高達50人。我們擴大相關應變措施,開放第二間外科病房,並為正在復原的傷者設立病房。但遺憾的是,由於移除地雷的行動未能追得上市民返回城市的速度,戰爭遺留下的炸彈裝置仍是當地人們的最大威脅。」
 
無國界醫生至今仍在拉卡醫治餌雷、地雷和戰爭遺留爆炸物的受害者。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期間,無國界醫生在拉卡的急症室醫治了約427名同類型的傷者,但受到這個城市的污染影響,受害者人數實際上更高。這些傷者當中,有60人已經喪生或正在急症室,另約有四成病人被轉送至其他醫院設施,以便進行手術及進一步穩定病情。
 
 
在戰火面前,無論是建築物還是當地市民,都無抵抗之力。© Eddy Van Wessel
 
 
雖然在公眾地方和基建設施已進行最高規格的清除地雷行動,然而大部份由無國界醫生醫治的病人都是在自己的家園中受傷。最脆弱的群體往往最受爆炸影響,年紀最小的受害者只有3歲,最年老的是71歲。
 
戰爭結束5個月後,仍有市民受爆炸影響,這正反映清除地雷行動的步伐未能符合社會所需,結果只會導致市民的生命安全在2018年及以後仍繼續受到威脅。國際社會必須承擔責任、增加資助和支持擴大該市的清除地雷行動的規模。
 
文章首刊於2018年05月10日《南洋商報》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