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利比里亞慶祝該國42天沒有任何伊波拉新感染個案、也即實際上標志著西非的伊波拉疫情結束的同時,無國界醫生呼籲全球衛生界汲取教訓,為未來類似疫情的爆發作出更充分的準備。無國界醫生亦將繼續通過管理支援診所,為利比里亞、塞拉利昂和幾內亞的伊波拉倖存者提供醫療援助。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說:「今天是值得慶祝和鬆一口氣的一天,這輪爆發終於結束了。」她繼續說:「我們必須從這次經驗中汲取教訓,以改善未來可能爆發的流行病和被忽視疾病的應對工作。此次應對伊波拉工作不足,並非因為缺少國際手段,而是因為缺少快速調配援助來幫助社群的政治意願。病人和被波及社群的需要,必須放在任何應對工作的核心位置,比政治利益更重要。 」
 
無國界醫生行動總監迪里雲尼(  Brice de le Vingne) 補充說:「我們祝賀所有不遺餘力、為結束這場毀滅性和前所未見的疫情而作出貢獻的人士,但我們也要記住多位在伊波拉前線,不幸地失去生命的醫護專業人員。這次毀滅性的疫情爆發,是在1976年伊波拉首次被發現的40年之後,但由於針對此疾病研發的不足,即使到了今天,臨床測試完成,疫症亦已結束,仍沒有找到有效的治療方法。同時,最新研制出的疫苗亦需要獲得許可證。」
 
自此次疫情爆發伊始,無國界醫生就在受影響最嚴重的幾內亞、利比里亞和塞拉利昂,通過建立伊波拉治療中心抗擊疫情,同時也提供心理支援、健康推廣、監測及追蹤曾接觸感染者人士等服務。在爆發高峰期,無國界醫生在三個國家雇用近4000名當地員工以及逾325名國際員工抗疫。無國界醫生共接收10376名病人至伊波拉治療中心,其中有5226名病人被確診是伊波拉患者。組織總計已花費9600萬歐元抗疫。
 
面對這樣一種不可預測的疾病,在區內繼續保持警惕和應對新病例的能力是十分重要的,同時也要有完善的監測和快速應變系統。
 
伊波拉倖存者是尤其脆弱的一群,他們的健康持續面對挑戰,如關節疼痛、慢性疲勞、聽力和視力問題。他們還在生活的社區內遭受歧視,需要專門和度身定制的護理。無國界醫生參與建立了利比里亞、塞拉利昂和幾內亞的伊波拉倖存者診所,提供包括醫療、心理社交護理和保護他們免受歧視等全面的護理方案。
 
曾在利比里亞、幾內亞和塞拉利昂工作的無國界醫生流行病學專家克萊克(Hilde de Clerck)說:「在疫情爆發期間,我親眼目睹了社群是如何被撕裂,」他補充道,「最初,恐懼導致全球衛生界的應對處於癱瘓狀態。我們獨力面對,並不斷落後於疫病傳播的速度,這是一次非常可怕的經歷。但當地員工的奉獻精神令人鼓舞,而幸好其他國際機構最終也加入抗疫。針對下一次疫症爆發,全球應做好准備,以更快並更有效的應對。」
 
無國界醫生在受影響最嚴重的3個國家—幾內亞、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應對伊波拉疫情,同時也治療尼日利亞、塞內加爾和馬里的患者,以及2014年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另一場爆發。無國界醫生目前仍不斷通過開展新工作,為伊波拉倖存者和當地居民 提供醫療護理。兩間在塞拉利昂和一間在利比里亞的伊波拉診所已經開始為倖存者提供醫療和心理護理,在幾內亞也有一家類似的診所已經開放。原本已很脆弱的公共衛生體系被疫情嚴重破壞,因此無國界醫生也決定在其重建的過程中提供幫助。針對母嬰健康的新項目不久後將會在塞拉利昂的不同城鎮內開展(包括卡巴拉、馬布拉卡和凱內馬)(Kabala, Magburaka, Kenema),蒙羅維亞的一間新兒科醫院也已經開放。無國界醫生會繼續在幾內亞首都科納克里(Conakry)與當地衛生部門合作設立一個愛滋病項目。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