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衝突

無國界醫生對我們兩名同事哈桑(Mohammad Hassan)和哈拉齊(Atef Seif Mohammed Al-Harazy)死亡的消息,感到震驚和悲痛。哈桑是一名 37 歲的護士,在尼日利亞西北部扎姆法拉(Zamfara)的辛卡菲(Shinkafi )為組織工作;哈拉齊是一名 35 歲的護士,在也門伊卜(Ibb)濟蘇法勒(Dhi As Sufal )地區由組織支援的綜合醫院裏工作。 哈桑於 10 月 2 日乘坐公共車輛時,個別武裝份子向其車輛開火,他當場遇害。另外一人在這場無原故的襲擊中受傷。哈桑的慘死,正是尼日利亞西北部暴力事件不斷升級的一例,此等事件嚴重影響當地人的生活,...
8月15日,經歷數周激烈戰鬥後,政府倒台,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即塔利班)進入喀布爾市,宣布戰爭結束並接管了該國。 很多人和機構已撤離阿富汗,而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仍在阿富汗各地為人們提供基本的醫療護理。鑑於目前局勢不穩、人們流離失所和醫療需求迫切,我們關注當地人是否能夠獲得醫療護理。 戰爭結束後,我們在項目上目睹人們需求的改變。我們許多醫療設施現在都人滿為患。我們為戰爭中受傷需要跟進的人提供護理。而隨着戰事停止,人們更容易來到我們的醫療設施,所以我們也診治各種健康狀況的病人。 在赫拉特(Hreat)、坎大哈(Kandahar)、霍斯特(Khost)、昆都士(Kunduz)和拉什卡爾加(...
阿富汗東北部城市昆都士的戰事在8月8日結束。衝突期間,無國界醫生把辦事處改裝成臨時創傷部門以治療傷者。該設施現已關閉,而於8月16日,所有傷者已被轉送至即將竣工的昆都士創傷中心。當地社區仍然需要創傷護理。無國界醫生昆都士團隊的一位醫護人員,講述衝突期間的經歷以及目前的工作。 這裏很忙碌,但平靜。我們正招募員工,到處可見醫院的工程進入最後階段。但是我們首先要從昆都士爆發戰鬥那一夜講起…… 第一晚,轟炸和槍擊持續,我們不得不衝到地下室,在那裏待了一整晚,完全沒有睡覺。當時街頭戰鬥不斷,傷者無法到達我們的創傷部門。 第二天早上,我們得知有多名傷者即將抵達我們的創傷部門,...
在阿富汗赫拉特(Herat)郊區為期數月的戰鬥後,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即塔利班)於8月12日控制了該市。無國界醫生正在赫拉特運作一間住院營養治療中心、一間服務流離失所者的診所和一間2019冠狀病毒病治療中心。一名在赫拉特工作的阿富汗籍無國界醫生描述了戰事結束後醫療隊如何持續運作,以及他們和該區其他醫療部門目前面對的新挑戰。 戰事迫近赫拉特時,人們都非常擔心。我也不例外,不知道將來會發生甚麼事。當戰事真的在城裏發生,許多人都很害怕,因此留在家裏。但在大約3個小時內,局勢就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塔利班完全控制了這座城市。 戰事期間,許多傷者被送往赫拉特地區醫院。當人們聽到傷亡的消息或炸彈聲時,...

克尼贊(Xavier Kernizan)是一名骨科醫生,原本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太子港的泰巴爾(Tabarre)醫院工作。自 8 月 14 日地震以來,他一直在熱雷米(Jérémie)與無國界醫生的外科團隊一起工作。

地震當天,你在做甚麼?

欽貌(Khin Maung)是羅興亞人,今年26歲。2017年,他在緬甸的村莊遭到軍隊攻擊,自此便一直以難民身份生活。 我們在孟加拉留得愈久,羅興亞問題便愈可能從國際議程上消失。 我們最初到達難民營——在孟加拉考克斯巴紮爾眾多難民營的其中一個——我還以為可以在兩、三個月後回到緬甸的家。那時我們仍有一些鄰居留在緬甸,村莊仍未遭到破壞。我們的營地非常接近兩國邊境,所以要回去也很容易。 但那是四年前的事。我的房子早已不復存在,燒成灰燼。 如果有人叫我現在回國,我會覺得他們瘋了—現在根本沒有辦法回國。當然我們沒有合法方式回去,只能循非法途徑返國。我們需要合適的解決方案,一項合理而公正的解決方案,...
自5月以來,隨著阿富汗軍隊和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即塔利班)在多個省會城市內外開戰,阿富汗境內的暴力事件激增,阻礙人們獲得醫療服務,令子彈和爆炸造成的死傷人數增加,並造成廣泛的流離失所。在無國界醫生工作的三個地區,即南部赫爾曼德省(Helmand)的拉什卡爾加(Lashkar Gah)和坎大哈(Kandahar),以及北部的昆都士(Kunduz),這些戰事帶來的影響感受尤其強烈。但同時,圍繞著赫拉特市(Herat)的戰事也在繼續,組織在當地也開設了一個救援項目。 無國界醫生在阿富汗的人道事務經理布約利(Laura Bourjolly)說:「該國的局勢已經惡化到在拉什卡爾加和昆都士等城市裏,...
阿富汗戰事自5月起激烈程度未減,最近數周,阿富汗軍隊與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即塔利班)之間的衝突更愈演愈烈,並已蔓延至赫爾曼德(Helmand)省拉什卡爾加 (Lashkar Gah) 市等市區。 無國界醫生在赫爾曼德省的項目統籌萊希(Sarah Leahy)解釋:「在人口稠密的地區,槍戰、空襲和迫擊炮不絕,房屋被轟炸,許多人身受重傷。市內的戰事令我們更難應對醫療需求。我們的員工來自該社區,他們和許多當地人一樣,害怕離開家門前往醫院。出門太危險,生活也陷入停頓。我們有些同事在醫院留宿,因為這樣更安全,同時也可以繼續治療病人。數月以來情況一直很惡劣,現在更甚。」 即使面對重重挑戰,...
南非誇祖魯納塔爾省(KwaZulu-Natal)和豪登省(Gauteng)經歷一周的動盪之後,人們依然感受到暴力帶來的影響,許多脆弱的社區,特別是非正式的安置區,據報難以獲得食物和醫療護理。儘管現時已恢復平靜,醫療設施仍因病人增加而令工作十分艱難。 據報,逾 270 人在騷亂和洗劫中喪生,事件亦中斷了必要醫療服務、糧食、燃料和其他必需品。卡車、商店和購物中心,還有 90 間藥房和一些醫療中心被焚毀和洗劫。長期不平等、極度貧困、超過 30% 的失業率,以及一整年來連續的 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封城措施所造成的毀滅性經濟後果,令數百萬名南非居民絕望和不滿。 暴力之下,...
南蘇丹共和國在2021年7月9日迎來十週年這個重要的里程碑因其第一個十年的血腥歷程及長達五年的內戰,留下不可抹滅的傷痕。在這個關鍵時刻,無國界醫生最新報告 《南蘇丹十週年:無國界醫生紀錄就暴力事件引致的後果》 ,整理組織自2011年7月9日至今在南蘇丹的經歷。該報告透過員工和病人的見證,紀錄並提醒人們自獨立以來因暴力引致的傷亡。我們亦邀請多名來自或曾遠赴南蘇丹的前線員工,分享他們對這個國家現況的想法、還有對其未來的展望與願景。 無國界醫生最新報告回顧十年來的暴力情況 按此下載報告(只有英文版) 從獨立到內戰 獨立初期,南蘇丹共和國面對至少三十宗人道危機。該國部分地區被日益嚴重的部族衝突圍困,...
Subscribe to RSS - 武裝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