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衝突

自菲律賓南部城市馬拉維遭圍困,導致當地98%人口流離失所,至今已經五年。從爆發衝突起,無國界醫生一直為當地人提供醫療護理務,並根據社區不斷變化的需求調整我們的應對工作。 2022 年 12 月,隨著無國界醫生的緊急和危機後醫療應對工作階段結束,組織決定結束項目,並移交予當地衞生部門。 應對工作結束之際,無國界醫生的病人和員工回顧了馬拉維項目的五年光景。 數十載衝突與馬拉維被圍困下的生活 棉蘭老島是菲律賓南部一個大島,50 多年來一直飽受衝突之苦。 武裝團體與菲律賓軍隊之間的衝突導致暴力事件頻發。馬拉維市位於棉蘭老穆斯林邦薩摩洛自治區(Bangsamoro Autonomous Region...
1月26日(星期四),一群武裝分子闖入位於海地太子港( Port-au-Prince )西部卡勒富爾(Carrefour)區、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哈烏皮耶路易( Raoul Pierre Louis )公立醫院。該群男子將一名病人拖出急診室,並在醫院外將其殺害,而該醫院已在六個月內第二次發生同類事件。無國界醫生別無選擇,只好立即暫停組織在該醫院的工作。 星期四下午,三名蒙面的武裝分子闖入醫院的急診室,帶走了一名因槍傷入院、躺在擔架床上的病人。他們粗暴地將該名病人拖出醫院,並在醫院外約10米處朝他的頭部開槍處決他。 無國界醫生駐海地項目總管瓦瑟(Benoit Vasseur)表示:「...
第聶伯羅 (Dnipro)市中心的一棟住宅遭受襲擊,並造成至少40人死亡。自襲擊發生起的三天內,無國界醫生團隊一直為倖存者提供醫療護理、心理急救和基本救援物資。除了已知在爆炸中死亡的人外,事件也造成75人受傷,約30人仍然失蹤。 襲擊發生後,大樓內的居民立即被疏散。隨後數小時內,無國界醫生救諼車隊為受輕傷的人即場提供治療,並將傷勢較嚴重的人送往醫院。 與此同時,人們在街上聚集,希望獲得失蹤親友的消息。 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克維亞特科夫斯卡(Yvhenia Kvyatkovska)說:「其中一位向我求助的婦女,她的親屬在襲擊發生時正在街上行走,被爆炸衝撃波所殺。她一直在哭泣,...
無國界醫生在喀麥隆的五名員工被控串謀分裂國家而受審,最近獲判無罪釋放,我們對此深感欣慰。五名同事當中有四名曾被拘押多月。 2021年12月26日,無國界醫生一名護士和救護車司機在喀麥隆西南地區的恩古提(Nguti)被捕,當時他們正運送一名受槍傷的病人前往醫院。兩名救援人員被控串連分裂分子,並遭到拘留長達五個月。二人後來於2022年5月獲暫時釋放。 2022年1月,我們的一名社區健康人員和一名助理項目統籌亦被控以相同罪名,並遭到拘留,而另一名同事則遭缺席起訴。 2022年11月1日,布埃亞軍事法庭(Buea Military Tribunal )以缺乏證據為由,裁定其中一名受審救援人員「...
無國界醫生呼籲聯合國安理會,更新並延長敘利亞跨境決議(第2642號)至少12個月,以繼續准許向敘利亞西北部提供人道援助。 無國界醫生敘利亞項目總管比利亞爾(Francisco Otero y Villar)表示:「雖然我們敦促繼續加強支援以應對日益增加的需求,但確保援助物資可以順利進出並阻止持續的人道危機才是至關重要。若聯合國安理會未能更新跨境決議,或延長有關決議少於12個月,將大大減低數百萬人獲得食物、水和醫療護理的機會,失去這條人道命脈將導致可預防的死亡。」 目前,位處在土耳其邊境的巴布哈瓦(Bab Al Hawa),是唯一開放進入敘利亞西北部的人道過境點。...
2022年10月,無國界醫生結束在中非共和國西北部暴力肆虐地區開展的長期醫療項目,以下是我們在16年期間的工作重點。 1.自2003年政變以來的救援項目 卡博(Kabo)是乍得邊境鄰近的一個有6萬人口的城鎮。2003年,我們的醫療隊在前總統博齊澤(François Bozizé)執政後首次來到卡博。在此之前,我們已在莫言西多(Moyenne Sido)和布卡(Bouca)等附近地區開展活動。 最初的緊急應對在幾個月後結束,但在2006年,我們因武裝暴力再爆發而回到這裏,而這次則在卡博和距離卡博58公里的巴坦加福(Batangafo)鎮設立長期醫療項目。 後來,...
反政府組織「3月23日運動」(M23)與剛果軍隊在魯丘魯(Rutshuru)再次爆發衝突,現時數以萬計的民眾正在戈馬(Goma)以北10公里坎亞魯新亞(Kanyaruchinya) 一帶地區的非正式營地避難。人道組織須立即到當地採取緊急行動,以應對人們的龐大需求。 坎亞魯新亞位於戈馬與魯丘魯之間的公路上,目前已經收容數千人,當中有幾個月以來逃離多輪戰火的流離失所者,也有受2021年5月火山爆發影響的災民。他們的生活條件本已非常惡劣,現時又有新一波流離失所者前來,導致當地的需求急升。 無國界醫生剛果民主共和國醫療統籌馬沙科醫生(Dr. Maria Mashako)解釋:「在短短幾天內,...
烏克蘭戰爭中有許多人嚴重受傷,並因醫療系統缺乏復康治療技術和能力,這些傷者須承受嚴重長期後果的巨大風險。若傷者未能得到適當的早期術後治療,他們未必能完全康復,或需要更長時間才能康復,這不但影響他們的生活,更令不勝負荷的醫療系統百上加斤。 很多的士和汽車送拿拐杖的人到基輔醫療中心,而他們走進醫院時都小心翼翼,慎防在濕滑的瀝青路面滑倒。其中很多人都已切除一條腿,切口在膝蓋或以上。這群戰爭傷者正學習如何適應新的生活現狀。 自戰事於2月份在烏克蘭全國各地爆發以來,很多人在這激烈殘酷的戰爭中受傷,並需要術後護理和復康治療,令烏克蘭的醫療系統面臨沉重挑戰。炮彈碎片撕裂傷者的肢體,若未能及時得到治療,...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自2月下旬烏克蘭發生的國際武裝衝突不繼升級,至今已迫使超過1,000萬人越境前往鄰近各國,當中近四分之一進入俄羅斯。無國界醫生駐俄羅斯團隊,正支援現有為流離失所者提供的醫療護理,包括長期病護理、愛滋病治療和心理健康護理,以及開設一條健康諮詢電話熱線。 約240萬人因衝突而流徙到俄羅斯,而當中大多身處該國南部,例如沃羅涅日(Voronezh)、頓河畔羅斯托夫(Rostov-on-Don)和別爾哥羅德地區(Belgorod)。駐沃羅涅日的無國界醫生團隊和當地的非政府組織合作,協助分發食物、衛生用品和醫療用品等緊急救援物資。 自5月起,無國界醫生便着手和當地組織合作,...
無國界醫生與5位住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難民營的羅興亞人對談,了解過去5年他們如何看待被迫離開緬甸後流離失所的生活。他們分別為5歲、15歲、25歲、45歲和65歲,代表三代活在難民營內的羅興亞人,而他們亦是無國界醫生現時或以往的病人。 5 - 我渴望和平 「我們從緬甸的家鄉逃走時,我的雙胞胎女兒─安琪思(Ankis)和芭哈兒(Bahar),都還只是6個月大的嬰兒。我帶著她們逃跑,當時除了身上的衣服,甚麼都沒帶。」 殺戮行動開始後,我們無法再待在緬甸,我們必須自救。軍方殘忍地殺害羅興亞人,並燒毀他們的房子。 甚至在我們2017年離開前的兩年,年輕人就會被抓走和虐待。...
Subscribe to RSS - 武裝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