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衝突

自2月25日到4月初,位於基輔市郊的戈斯托梅利(Hostomel),鎮內曾爆發激烈戰鬥,更一度落入俄羅斯軍隊控制。 自從戰爭的第一天,戈斯托梅利出現戰鬥起,情況非常惡劣,很多人受傷:彈片傷、挫傷等等。人們感到害怕,必須得到安慰。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都未有為發生的事做好準備。 尤茲瓦克(Olena Yuzvak, 烏克蘭醫生 在接下來的幾星期,尤茲瓦克醫生傾盡所能,繼續提供醫療護理。她回想說:「戈斯托梅利遭佔領期間,無時無刻都有士兵都坐在門診診所內。我沒有在社區內走動,因為外面非常危險。人們到我家來。鄰居帶來藥品,我還有一些藥品的儲備。我們用剪刀剪開它們,再按照需要分發。有人需要抗生素...
在烏克蘭這個擁有強大醫療基礎設施,而且有大規模國際動員支援的國家,無國界醫生的角色是甚麼? 我們不是在緊急救援的前線,但我們能夠,而且應該在特定領域積極行動,特別是針對那些被忽略的人,並着眼於更長遠的未來。 - 無國界醫生的杜弗格(Thierry Allafort Duverger)和紐曼(Michael Neuman) 這些特殊的場面現已變得平常。轟炸導致人口迅速流動,隨後人道組織開始努力向流離失所者和留在戰區的人提供援助。自 2月24日俄羅斯軍隊進入烏克蘭起,我們再次目睹在其他戰區曾經見證過的悲慘場面。 然而,這些場面亦與別不同。一方面是在歐洲土地上再次爆發大規模戰爭,另一方面,...
2022 年 4 月 4 日南蘇丹的萊爾縣(Leer)爆發的最新暴力事件,導致數十名平民死亡,當中包括一名無國界醫生員工。這是自 2021 年 12 月來,第二位無國界醫生員工在萊爾因極端暴力事件遭殺害。 塔普(Peter Mathor Tap)自 2007 年起一直與無國界醫生在萊爾工作,最初在舊無國界醫生醫院擔任高級部門主管(該醫院在內戰期間被毀兩次,一次在 2014 年,一次在 2015 年),近期則在組織的其中一間社區醫療設施提供護理。在 4 月 10 日的戰鬥中,塔普在休班時被槍殺。他因兒時感染小兒麻痺症而身患殘疾,需要用拐杖走路。當武裝份子到達他居住的地區時,...
自戰爭爆發以來,烏克蘭第二大城哈爾科夫(Kharkiv)深受俄軍攻擊的嚴重影響。很多人已逃離這座城市的戰禍,而留下来的人們則在地鐵站躲避持續不斷的轟炸。無國界醫生團隊在哈爾科夫數個地鐵站,為人們提供基層醫療護理諮詢。 這座城市現在看起来十分荒凉,街上幾乎空無一人,多數商店都已關門。僅有少數藥房和市場仍然營業,所以人們仍買到食物,但哈爾科夫的主要市場已關閉。 - 無國界醫生烏克蘭專案總管拉沙里泰(Michel-Olivier Lacharité) 自衝突爆發以來,俄軍的轟炸不斷,其中以哈爾科夫市北部尤甚。拉沙里泰說: 「轟炸仍然整天持續,而無特定規律。警報和手機警報系統每天響起好幾次的空襲警報...

來自挪威的羅斯楚普(Morten Rostrup)醫生與無國界醫生團隊身處哈爾科夫的地鐵站,為避難的民眾提供醫療諮詢。羅斯楚普醫生分享他的見聞,以及所遇到的人的經歷,以下是他的第一身敘述:

孩子因恐懼而無法入眠,許多人覺得自己喘不過氣,病人的血壓飆升到可能中風。這就是在烏克蘭北部哈爾科夫某地鐵站內的景況。

在阿富汗赫拉特(Herat)新開設的急症室,無國界醫生護士麗貝卡(Rebecca)正在訓練一個團隊如何在一天內為 400 多名病人進行分流。

當我帶著我們的第一個緊急病人從分流區跑到紅區,將他們放到復蘇病床上時,在那裏工作的護士,立即開始檢查病人的「ABCDE」。

無國界醫生四名員工因為組織在喀麥隆西南部進行醫療工作的關係,已經被拘留三個月。組織今天正式宣布暫停在當地的人道救援工作。經過三個月後,他們的案件仍沒有取得重大進展。因此,組織已決定自 3 月 29 日起暫停其在該國西南部的工作,全力保障同事能安全獲釋。 2021 年 12 月 27 日,無國界醫生一輛運送一名需要緊急援助的槍傷者的救護車,在喀麥隆西南部的恩古蒂(Nguti)檢查站被攔截後,兩名組織員工被捕。儘管組織遵循與有關當局協議好的人道工作通知程序,我們的同事仍被逮捕,並且仍在布埃亞(Buea)的監獄中候審。他們僅因為履行他們的醫療職務,便被捲入共謀分裂的調查。 接下來的數周,...
當地時間4 月 4 日,一個由四名成員組成的無國界醫生小隊到訪了尼古拉耶夫市(Mykolaiv),與市和地區衛生當局會面。當日下午 3 時 30 分左右,當無國界醫生團隊進入該市自戰爭開始以來一直在治療傷員的腫瘤醫院時,醫院周圍地區遭到了炮火的襲擊。 目前在敖德薩(Odesa)的無國界醫生烏克蘭項目總管拉沙裏泰(Michel-Olivier Lacharité)說:「在大約 10 分鐘內,在我們工作人員所在地方附近發生了幾起爆炸。當他們離開該地區時,無國界醫生團隊看到了一些受傷人員和至少一具屍體。但是,我們無法提供確切的死傷人數。所幸的是,我們的工作人員都有及時躲避並沒有在爆炸中受傷,...

4 月 1 日星期五上午,無國界醫生在烏克蘭完成了首次醫療列車轉運。

九名病情嚴重但情況穩定的病人,由該國東南部的扎波羅熱的一間醫院,搭上由無國界醫生與烏克蘭鐵路公司共同開發的兩卡專用醫療列車,被轉移到利沃夫的主要轉介醫院。 病人由九名無國界醫生組成的團隊陪同。 這是首列短程醫療列車,無國界醫生團隊正在開發更大及更高度醫療化的轉診列車。

沙夏(Sasha)來自烏克蘭城市馬里烏波爾(Mariupol),是無國界醫生的長期員工。他描述這座被俄羅斯軍隊包圍、轟炸的城市日常。基於安全理由,本文並未透露他的姓氏。 我出生在馬里烏波爾,之後一直在這裏生活、求學、工作,在馬里烏波爾渡過了美好時光。當無國界醫生決定聘請我時,我也很開心能從事這份有意義工作。在馬里烏波爾的日子曾經多麼美好。 然而,這裏轉瞬變成現實中的地獄。 起初,沒有人能相信當時發生的一切,因為在我們這個年代,這類事情不應該發生。我們沒想過戰爭、炸彈會來臨。我們以為只是電視上的空談,總會有人阻止這件瘋狂的事發生。當我真正意識到,這一切是如此真實時,我感到病厭厭的,...
Subscribe to RSS - 武裝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