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衝突

3月29日(周一),無國界醫生團隊抵達約距離帕爾馬鎮(Palma town)25公里的阿豐吉(Afungi)半島,一些傷者前往該地,還有一些人到此避難。無國界醫生的目的在於提供醫療援助,使傷者傷情穩定,確保病况危急的人能够撤離到其他地方。我們的首要目標是拯救生命。 自上周三出現暴力襲擊起,至今已有數百人逃往阿豐吉以求安全,當中大部分人徒步逃難,已在灌木叢中躲藏數日。我們多次聽到人們說他們想離開,他們感到恐懼。很多人處在驚慌之中,脫水且感到饑餓。我們目睹了所有情况:有的人輕度到中度受傷,也有人身上的傷嚴重到致命的程度。 逃難的人群之中也有兒童。我們團隊護理了一名中彈的嬰兒。...
數以萬計的流離失所者最近幾星期抵達位於埃塞俄比亞北部、受衝突影響的提格雷(Tigray)地區。這批人與其他早前抵達的流離失所者,暫時住在居住條件欠佳、缺乏基本服務的學校和空置建築物裡。他們之中不少人自去年11月以來已多次流離失所。 目前整個提格雷地區,包括阿德瓦(Adwa)、阿克蘇母(Axum)和夏爾(Shire)鎮的小學和中學,均是受到此次大型流徙危機影響的中心地區,成千上萬人無家可歸——但具體數字無人知曉。最近幾週,危機轉趨危急,原來收容流離失所者的社區和更為偏遠的鄉郊地區資源告竭,數以萬計的人湧入城市,以期獲得安全和人道援助。 持續流徙 38歲的基克斯托斯(Ken Alew...
據無國界醫生(MSF)團隊指出,在一輪廣泛和蓄意針對醫療護理服務的攻擊中,埃塞俄比亞提格雷(Tigray)地區的醫療設施遭到搶掠、恣意破壞,甚至摧毀。 組織團隊由去年12月中到今年3月初到過的106個醫療設施中,近7成被搶掠,逾3成被破壞,只有13%能正常運作。 無國界醫生團隊指,提格雷的部分醫療設施仍正被搶掠。 儘管部分搶掠可能只是有人趁火打劫,但大多數地區的設施似乎是被蓄意破壞,旨在令其無法運作。很多醫療中心,例如在西北部的德布雷阿拜(Debre Abay)和梅庫利(May Kuhli),團隊發現中心裡的設備被毀壞,門窗遭打爛,藥物和病人檔案散落一地。 在提格雷中部的阿德瓦(Adwa)...
自10年前敘利亞戰爭爆發以來,敘利亞人民的生命持續受到威脅。早在2011年,局勢迅速從局部抗議活動轉向全面戰爭,導致往後10年的嚴峻人道狀況。戰爭持續的10年間,1,200萬敘利亞人(佔衝突前人口的一半)被迫逃離衝突和家園數次,是本世紀最大的人口流徙危機。許多人至今仍然無家可歸。 敘利亞絕大部分基礎設施在衝突期間遭到摧毀,尤其是運作相對正常的醫療系統遭到破壞,數以百計的醫療設施遭到轟炸,大批醫療人員罹難或早已逃離,該國許多地方仍然極度缺乏醫療物資。敘利亞人至今仍有著龐大的醫療需求。 無國界醫生自敘利亞戰爭爆發以來一直在應對危機,持續協助該國各地區的人們:從捐贈醫療用品到設立醫院和診所,...
我們在緬甸的隊伍正努力接觸最脆弱人群,並確保能為有需要的人提供醫療護理。自危機發生以來,無國界醫生已為籌組緊急隊伍作準備,以便一旦有需要,或當地醫療需求超出醫院負荷時,能盡快行動。 2月28日是緬甸自2月初發生軍事政變以來,最暴力的其中一天,最少18人喪生。當天及翌日,我們的緊急應對隊開始在仰光評估多個示威地區的需要,並捐贈醫療物資予仰光和其他無國界醫生項目所在地點的醫院。 我們的緊急應對團隊由醫療人員和輔導員組成,為醫療設施提供支援。我們已開始向數間醫院捐贈醫療物資,而我們在臘戍(Lashio)的診所接收並治療了4位因示威受輕傷的傷者。緬甸東南部的土瓦(Dawei),...
對於在敘利亞東北部的阿爾霍爾(Al-Hol)流離失所者營地內,相繼有一名員工遇害及三名員工受傷,無國界醫生表示震驚和悲傷,同時對營內居民,當中三分之二為兒童所面臨的的不安全狀況,表達深切憂慮。 2月24日晚間,一名無國界醫生團隊成員在其居住的帳篷內被殺。 三天後,營內舉行婚禮時發生的一宗意外火災,導致另一名員工的孩子喪生,另有3名員工受傷。 無國界醫生敘利亞緊急項目經理特納(Will Turner)說:「2月24日晚,我們的同事在下班後,不幸與家人一起遇害。 我們正在試圖瞭解更多關於他們遇害的詳細情況。 在這個艱難時刻,無國界醫生向員工的家人們提供支援,並向他們的親友表達我們最深切的哀思...

對於也門南部亞丁(Aden)的深切治療團隊而言,創傷只是故事的一部分。馬爾凱西(Silvia Marchesi)醫生寫下這篇博客,記錄了關於一支致力在衝突之中拯救生命的團隊。

 

「你是第一次來嗎?」


我點點頭,在飛機上,坐我旁邊座位的先生對著我笑了。也門並不是我跟隨無國界醫生獲派的第一個任務,但這是我頭一回來中東,不確定自己應該期待些什麽。

無國界醫生自1992年開始在緬甸工作,是首個進入緬甸的國際非政府組織。目前,我們在若開邦、撣邦和克欽邦、實皆省、德林達依地區以及仰光設有醫療項目,提供基本醫療護理、生殖健康護理、緊急轉診以及瘧疾的治療。2019年,無國界醫生在緬甸全國治療超過15,000名愛滋病人、1,540名丙型肝炎病人和逾400名肺結核病人。 2019年,緬甸若開邦爆發武裝衝突,導致超過50, 000人流離失所。無國界醫生先後在布迪當和孟都協助流離失所者,除了分發救災物資,亦設立了流動診所,進行健康教育和社會心理支援活動。目前,我們仍繼續在若開邦中部、關押了成千上萬羅興亞流離失所者的營地工作,我們亦在附近設置七個流動診所...
羅興亞難民法魯克(Faruk)住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營地。他說: 「沒有人想做難民,這裡的生活不易過。我們每天都像過著監獄般的生活,不能離開難民營範圍,要得到特別批准或有特殊情況才能獲准離開,例如出外求醫或出現緊急情況。」 他續道:「我有時會咬自己,看看還有沒有感覺,也試過自殺。」 在過去三年,科克斯巴扎爾的羅興亞難民都活在極為擠迫的難民營內。他們對未來感到絕望,加上沒有合法身份,導致心理健康受到影響。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為他們的生活增加了更多限制和壓力。除了疫症大流行,難民營內的生活沒有任何改善跡象。為了解決過度擠逼的問題,營地重新安置部分難民,...
薩金特(Kiera Sargeant)曾擔任無國界醫生在蘇丹的醫療統籌,以下她會介紹無國界醫生如何在埃塞俄比亞邊境應對難民危機。 蘇丹和埃塞俄比亞的邊界發生了甚麼事? 「2020年11月初,來自埃塞俄比亞提格雷地區(Tigray)的難民開始從哈姆代特(Hamdayet)和盧格迪(Lugdi)進入蘇丹。起初難民數目不多,但後來每天增加超過1,000人,至今已經有超過55,000名難民從埃塞俄比亞提格雷抵達蘇丹。 難民都留在卡薩拉州(Kassala)和加達里夫州(Gedaref),而加達里夫設有兩間官方常設營地,分別是烏姆拉庫巴(Um Rakuba)營地、以及新設立的塔尼德巴(Al...
Subscribe to RSS - 武裝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