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衝突

由於烏克蘭南部赫爾松(Kherson)地區的一所醫院遭受持續炮撃,無國界醫生已撤離該醫院的150名病人。這是組織在過去一年來第二次因同一醫院受襲而被迫撤離病人。 醫院經常成炮擊目標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撤離列車項目統籌扎爾科娃醫生(Dr Albina Zharkova)表示:「2022年11月,我們已從該醫院撤離267名病人,而現時因赫爾松在過去數星期遭受有增無減的炮撃,赫爾松地區的醫療部門再次請求我們協助緊急撤離150名重症的平民病人。」 當地遭受炮撃亦曾導致該醫院的電力供應一度中斷,意味該院有時會在缺電的情況下運作。此外,很多病人因其年齡或健康狀況而行動不便,因此當醫院受襲時,...
無國界醫生呼籲立即停火,以防止加沙更多人命傷亡,並須允許急需的人道物資送往該區。自10月27日(五)以來,以色列軍隊的轟炸加劇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加沙北部被夷為平地,而整個加沙地帶都遭襲擊,平民無處避難。 國際社會必須採取更強硬行動 世界各國領袖的行動太軟弱遲緩,對於活在無差別暴力下的無助民眾而言,一項不具約束力的聯合國停火決議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國際社會必須採取更強有力的行動,敦促以色列停止流血暴力行為。人們被殺害,被迫逃離家園,面對水和燃料短缺的情況。加沙目前所發生的大規模暴行是前所未有。 多間醫院的醫療物資快耗盡。本周較早時候,我們在加沙的外科醫生奧貝德醫生(Dr Mohammed...
亞尼(Israa Ali)是無國界醫生駐加沙北部賈巴利亞(Jabalia)的一名翻譯員,她因當地遭轟炸而流離失所多天。她分享了她與其孩子在轟炸下避難的以下經歷: 我難以用言語描述加沙人現時一天的生活。我們會在一早醒來,然後輾轉反側並想睡多一會兒,但轟炸的聲音讓我們無法入睡。 我們清醒地躺着、聽着收音機播放的新聞。在這現代社會,我們應該有電力、可以上網,但我們的手機已沒電。 我們跑去看會否有燃料以開動發電機,然後發現,發電機也無法運作。 我們在此確認,我們生活在被圍困的加沙。 孩子模糊的聲音慢慢傳到我耳中: 「媽媽,我餓了,我想吃早餐。」 當我要以最簡陋的生活物資做早餐的時候,...
加沙北部少數仍運作的醫療設施正承受著難以想像的壓力。由於以色列持續轟炸,許多醫護人員被迫逃往南部。留下來的醫護人員必須在被圍困的環境、限水限電的情況下工作。來自無國界醫生駐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醫療統籌湯瑪斯(Guillemette Thomas)描述當地的情況: 加沙的醫院現時情況如何? 以色列當局向超過100萬加沙居民發出撤離命令後,居民被迫湧往加沙南部,他們不得不在去與留之間作出極為困難的選擇。對於醫護人員來說,這選擇意味要拋下垂危的病人或冒生命危險留下來。 即使面對風險,有些人仍留下來繼續工作。我們與一些支援衞生部團隊的同事保持聯絡,特別是在加沙市的什法醫院(Al-Shifa...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賀曆圖醫生(Dr Christos Christou)發表以下聲明: 對平民大規模殘殺之舉實在令人痛憤,必須盡可能以一切方式予以譴責。過去10天內,駭人聽聞的暴力襲擊持續發生。 數千名男女和兒童在以色列遭殺害。 數千名男女和兒童在巴勒斯坦遭殺害。 目前加沙面對災難局勢。仍然運作的醫院和診所不勝負荷,只能勉強運作。他們的電力和醫療物資都將耗盡。在什法醫院(Al-Shifa hospital),外科醫生現時在沒有止痛藥的情況下施行手術。我作為一名外科醫生,無法想像如此情景。 多間醫院和診所遭受襲擊。其他醫療設施收到撤離命令,在那短短數小時的通知,他們被迫作出不可能的抉擇。...
蘇丹衝突爆發已經6個月,殘酷的戰事持續造成無法估量的痛苦:人們生命遭受威脅,數百萬人被迫流離失所,即使在遠離前線的地方也有人命損失。 為防止更大的悲劇上演,無國界醫生呼籲大幅增加當地的人道工作,保障醫護人員、人道工作者和平民的安全,取消對醫護人員、人道工作者和物資的行政封鎖,允許人們不受阻礙地獲得人道援助。 發生在蘇丹的這場戰事已過了6個月,轟炸、炮擊和槍擊仍直接或間接地威脅人們的生命。無國界醫生表示,蘇丹的醫護人員和義工難以應對人們的醫療需求,該國的醫療系統正處於崩潰邊緣。無國界醫生醫療隊注意到,該國多間人道組織可恥地未有展開救援工作。在那些有援助的地區,應對工作不足以滿足人們龐大需求,...
無國界醫生巴黎行動中心總幹事馬戈尼(Claire Magone)發表以下聲明: 在加沙地帶遭受空前暴力轟炸的第 9天,無國界醫生呼籲以色列當局展現人性。死在炸彈下絕不能成為加沙民眾的唯一選擇。在加沙地帶北部,以色列命令人們要不逃離、要不面臨毀滅的最後通牒倍增,當地的情況非常嚴峻艱巨。在那些無法逃離、不知何去何從的人們當中有無國界醫生的同事,他們有些與家人在現場躲避襲擊,有些則盡可能地繼續救治湧往醫院的傷者。 當地醫院已不勝負荷,而止痛藥也已耗盡。組織員工告訴我們,有些傷者在痛苦中尖叫、亦有傷者和病人無法前往醫院,害怕在數小時內被炸死。其他人告訴我們,他們甚至連外出一小時去獲取物資都無法做到。...
儘管以色列宣佈為被困加沙地帶的人提供安全區,但事實上他們在加沙全境都面對轟炸,包括在最後通牒發出後有數以萬計人逃至的南部地區。 以色列軍隊對加沙走廊進行的肆意轟炸已達一星期,我們呼籲當局須展現出最基本的人性。 禁令要求近 110 萬人在數小時內移動到一個本身人口密集、難以獲得食物、水和醫療護理的地區,荒謬得令人無法接受。無國界醫生團隊正目睹加沙走廊南部飲用水愈見稀缺,而獲取飲用水的困難加劇人們的痛苦。組織緊急呼籲,立即為加沙走廊居民恢復充足的飲用水供應。 以色列當局昨天(10月14日)在加沙北部頒布、為期數小時的人道走廊已告到期。鑑於以色列軍事當局的聲明,我們極為擔憂那些無法移動的人,...
無國界醫生對哈馬斯(Hamas)殘酷地大規模屠殺平民,以及以色列大規模襲擊加沙的現況感到震驚。 組織呼籲立即停止此等不分青紅皂白的殺戮,並緊急設立安全空間以及供人們前往該些空間的安全通道。人們必須能夠安全地獲得食物、水和醫療設施等基本物資。而藥物、醫療設備、食物、燃料和水等基本人道物資也必須被允許進入加沙被圍困地區。為促成這一點,必須開放拉法(Rafah)與埃及的過境點,並且停止轟炸當地。
「現時加沙面對災難性局勢,當地醫院亦不勝負荷。傷者人數眾多,不斷湧入加沙地帶的所有醫院。醫療隊日以繼夜地救治傷者,筋疲力竭。 當地遭受非常猛烈的轟炸。多棟建築被摧毀,包括昨晚一棟在無國界醫生辦公室旁邊的大樓亦遭炸毀。人們有時會在深夜收到短訊,告訴他們須撤離家園,我們在加沙的一些隊員也遇到類似情況。你必須在半夜叫醒你的孩子,並在不帶任何隨身物品的情況下一同離家,前往安全地方。但很多時候,人們不知道該往哪裡;他們發現自己半夜在戶外,四圍盡是狂轟濫炸。他們該往哪裏尋找安全?」
Subscribe to RSS - 武裝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