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自愿专利授权将使多国艾滋病人受益 唯数十国家不被包括在内

不被包括的国家应准备签发强制许可以使病者有其药

吉利德制药公司(Gilead)今天签署一项协议,将几种抗艾滋病药专利投放到「药物专利池」中。国际医疗人道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表示,这虽可让许多病人更容易获得药物,但有大量艾滋病病人的数十个国家,却没有被协议包括在内。

无国界医生「病者有其药」项目政策倡议总监查尔丝(Michelle CHILDS)说:「在确保 发展中国家病人获得抗艾滋病药物上,这项专利自愿授权协议相比其它大型制药公司所做的是一种进步;唯对此需谨慎看待,因为吉利德在几个重要的领域,并未踏出现有状况。要达成药物专利池的愿景,为所有艾滋病病人提供一个解决办法,还需采取更多行动。因此,不应以这项许可作为未来协议的模式。」

从好的方面看,这项许可涵盖了关键药物替诺福韦(Tenofovir),和在研发阶段的两种具潜力的药物(cobicistat和elvitegravir)以及一种复合制剂。这有助确保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得以同步选用新的治疗方案。

这项许可还容许新的固定剂量复合制剂和方便儿童服用的药物得以发展。关键的是这许可开创先河,明确地加入了可用于公共健康的保证条款:允许将药物出口到那些不包括在协议内的国家,如果其政府选择以强制许可凌驾专利;并容许生产商在上述任何药物因法律上认受性受质疑而致吉利德的专利不再有效情况下,可以终止单一药物的有关协议。此外,这项份协议对外公开,亦设下了透明度的重要先例。

从不足的方面看,协议明显未能充分满足公众健康在艾滋病方面的需要——协议把有关药物的生产局限于一个国家(印度),限制了能抑压药价的竞争;而且限定用以制药的药物活性成分,只能来自狭窄的供应范围。更关键的是,中等收入国家的艾滋病病人不被包括在协议之内,这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首项投放到池中的专利之明言可用于所有发展中国家,形成了鲜明对比。不被包括在协议内的国家,如无法靠自愿性措施如专利池来确保人民获得所需药物,就需要积极寻求譬如强制许可等非自愿的途径,来提高本国的药物可及性了。

不被吉利德包括在协议内的国家,部份是十年前无国界医生首批提供艾滋病治疗的国家。

无国界医生「病者有其药」项目总干事冯提多医生(Tido VON SCHOEN-ANGERER)
说:「我们把许多在拉丁美洲和亚洲的治疗项目移交给了当地政府,因为有信心他们能够为人民提供维持生命所需的治疗。如果中等收入国家的人不被包括在这些协议之内,那他们的政府还是有需要实行强制许可,来跨越专利的障碍。」

专利池的原初构思,是让所有发展中国家的人民都能获得所需药物,任何合乎相关标准的药物生产商,均能运用这些许可来生产和销售。然而在此项协议里,却没有将具生产能力的泰国和巴西制药商包括在内。

这项协议,乃建基于吉利德和一些替诺福韦仿制药的生产商于二零零六年签署的合约。替诺福韦是改良的艾滋病一线治疗的支柱。今次的新协议,将容许印度生产商生产及向某些发展中国家销售来自吉利德的替诺福韦、恩曲他滨和两种正在研发阶段的新药;但没有为这项许可范围外的国家解决药物供应问题,例如中国要使用替诺福韦,或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或菲律宾要使用含elvitegravir的新药,均仍得面对专利壁垒。

查尔丝说:「正与专利池洽谈的公司,应商定能更全面满足公众健康需要的许可。我们期待包括琼森(Johnson and Johnson)、雅培(Abbott)及默沙东(Merck)等所有的制药公司,把它们的专利投放入专利池。我们也希望没能从本次协议受益的国家,将使用包括强制许可等一切方法,让他们的人民更容易获得抗艾滋病的药物。」

地点
爱滋病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