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杜马,运动的正能量

 
我们在项目的开展过程中注意到,许多当地人往往下意识地拒绝接受免费的艾滋病检查;即使那些接受检查并出现阳性结果的病人,仍有一部分的人拒绝开始免费的抗病毒药物;即便开始了治疗,他们也偷偷摸摸地服药,生怕被其它人知道他们的疾病状态。
 
这些表像的深层次原因其实是一个,那就是当地普遍存在的对艾滋病感染者的污名和歧视。尽管这个地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群感染艾滋病病毒,但是对艾滋病病人的歧视依旧非常严重。小区里普遍存在的看法就是:「艾滋病人都是消瘦,濒临死亡的状态」,由于对疾病的无知或者恐惧,人们出于本能地远离病人,而且在尚觉自己身体健康的时候拒绝接受治疗,特别是年轻的男性患者。这给我们传染病疾病的防治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因为实际上经过规范治疗,95%以上的病人体内病毒能够得到完全有效控制,此时艾滋病已经和慢性疾病没有本质差别了。感染者除了每天需要服用三片抗病毒药以外,与一般人看不出任何区别,可以参加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作为对比的是,高血压和糖尿病患者同样需要终身服药,同是感染性疾病的病毒性肝炎和结核病患者同样需要终身监控疾病的状态,更不用说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许多需要每天吞下远远大于三片的药物,为何偏偏要艾滋病感染者,在小区里遭受到这么多的歧视?!
 
我们的小区部同事在对病人的走访中遇到了许多让人好气又好笑的事情,有一个家庭,其中三个成员患病,但是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也在服用抗病毒药物。他们把药藏在家里的各个角落,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服药,在没有人的时候,在独自打水的时候,生怕其它人看到。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服药既不规律,药物浓度时高时低,这足以让病毒产生抗药性。结果他们体内的病毒含量极高,不仅传染性强,而且还会令疾病不断发展。
 
还有的好几个病人,他们在镇上工作,但是因为镇里熟人太多,因为担心被人发现,他们宁愿驱车或者走路几个小时,来到我所在的乡村诊所领药。因为有时候出现天气原因,或者月底没有乘车的钱,他们就会断药。更糟糕的是,在他们常去的门诊并没有相应的疾病记录,因此万一他们出现并发症或是药物不良反应,医生会因为不知道艾滋病的状态很难在第一时间搞清楚他们的状况并对症下药,这实际上使他们自己时刻处于风险之中。
 
我们小区部在几个月前针对这些情况发展了一系列的计划其中之一就是组织Induma足球俱乐部。这是一个由艾滋病阳性的男性病人组成的俱乐部,他们全部公开了自己的病情。我们的目标就是改变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人们看到只要接受治疗,艾滋病人一样可以拥有正常生活。
 
我们在津巴布韦的项目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建立类似的足球俱乐部,有统计数据表明,经常参加训练和比赛的病人依从性显著提高,而且因为锻炼的关系,生活质量也有了相当改善。
 
为了让当地人尽可能的了解这个特殊的俱乐部,小区部的同事甚至组织了地方性的比赛。在筹办的过程中,我也列席参加了当地俱乐部经理和队长的会议。要不是这次会议,我不知道足球在当地的风靡程度,这个交通不便的山区只有60万人,却有18支固定的队伍。加上我们逐渐的俱乐部,总数达到了19支,每到周末,这里各处简陋的球场上就会展开足球比赛。
 
英杜马俱乐部将定期开展训练,不定期和当地的队伍展开比赛。这个周末他们就与当地卫生系统的球队踢了一场友谊赛,我因为忙于月终报告,昨天没能够前去观战,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小遗憾的。俱乐部目前有十七名成员,其中的三位是同伴教育志愿者,他们被称为「专家级病人」,也是病人们的榜样,在候诊室内积极为病友解惑,用自己的例子向所有人证明「感染艾滋病并积极地生活」(HIV Positive and LIVE Positively)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有一个叫做Zamani的年轻人,曾经因为严重感染在病房里住院,当时几乎要死去,但是现在不但正常工作,而且积极参加俱乐部活动,是比赛的主力之一。每次看到他,我都不敢相信他就是那个去年在病房里奄奄一息的病人。
 
我们的队伍将参加其中的几场友谊赛,然后在其它队伍比赛时,我们的移动诊所也会在场地边搭起帐篷免费进行检测,那些队员他们会向前来观看比赛的年轻男性观众展开同伴教育并动员他们前去检验。希望通过以上做法,这个地区对艾滋病人的歧视能够得到终结。
 

 

地点
南非
議題
2013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