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無國界醫生在米蘇拉塔協助建立心理支援網絡

無國界醫生在利比亞米蘇拉塔(Misrata)協助成立了一個由三十名當地心理專家組成的網絡,這是無國界醫生在該市醫療支援項目的其中一部分,該市的嚴重暴力衝突已持續了超過四個月。

在一個過去四十年都沒有經歷過戰爭的國家,這裡只有少數精神科醫生,心理學經常備受忽略,精神健康範疇的重要性也被低估。無國界醫生在這裡的心理支援項目主要是希望協助建立和支援一個由當地心理專家組成的網絡,讓正在市內主要醫療設施接受治療的病人和在醫療體系以外的社區人士都得到心理支援。

無國界醫生心理專家阿比阿德(Elias ABI-AAD)說:「在戰爭發生前,米蘇拉塔只有兒童心理支援服務,治療如唐氏綜合症或自閉症等病症,沒有其他了,即使是他們提供的精神科治療也不是真的有效。」

「他們完全沒有一般臨床心理學的經驗,更不用說創傷和與戰爭有關的精神健康失調。」

無國界醫生的心理專家除了提供基本心理治療和輔導的培訓外,也分享無國界醫生於過去四十年在戰亂環境中進行救援工作,所發展出來的心理治療工具。

當地心理專家阿箂萊希(Fatima ALAYLECH)說:「未遇到無國界醫生前,我作為一個心理專家的知識十分基本。」她續說:「我在他們的培訓中獲益良多,尤其在如何處理戰後創傷方面,因為我們利比亞人從沒有這種經歷,我也從未治療過這種病人。」

網絡中的成員都會獲得指引,分辨出與創傷有關的精神健康症狀,以及設立清晰的病人轉介準則。

無國界醫生定期舉辦培訓課程,又會舉行會議討論一些實踐的問題,好像如何進行輔導、診斷病症、跟進治療和建立關係,並就米蘇拉塔目前局勢有關的精神失調個案,提供專科資訊。

阿比阿德說:「我們什麼都會討論——由病人的故事、他們訴說的精神失調、與戰爭有關的常見心理症狀、到如何設計行動計劃,並會定下病人和心理專家都希望共同達到的治療目標。」

「傷者」
起初,當地社區和醫療人員都不習慣這種精神健康活動。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人員花時間解釋心理支援項目的基本性質,和立刻正視問題的需要,以防止未來會出現更嚴重的後果。

完全處於醫療體系外的病人會逐步開始尋求網絡的援助,而工作過度、受壓力和焦慮所困擾的醫療人員也會逐漸來尋求支援。

阿比阿德說:「我們將戰事形容為一個外在因素,這個因素會引致出一些不尋常、一般大眾都不習慣的問題。」

「這樣,會讓他們較容易接受尋求協助,因為他們可把自己看作『傷者』,而並非發瘋或有問題的人。」

隨著一般社區都漸漸意識到需要愈來愈多的心理支援,這個網絡也逐漸於米蘇拉塔的病人護理服務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主要的精神失調病症
這個網絡除了接收由當地醫療人員轉介的病人外,男女老幼都會獲得治療,包括焦慮症、抑鬱症、創傷後遺症、身心不適和行為障礙。這些病症由各種因素引起,如親友喪生、城內的持續炮轟、流離失所、身體上受嚴重傷害、殘障和對未來的恐懼。

阿箂萊希說:「過去數月,民眾開始出現身心失調症狀,即使他們在戰事中沒有遭受身體上的傷害。」

「這些症狀一般會在創傷經歷的五至六個月後出現,但我們現在已經看到了愈來愈多的精神失調病症了,如抑鬱症和焦慮症,另外兒童亦出現了尿床、具攻擊性和暴力行為等各種恐懼症症狀。」

網絡裡的心理專家正與米蘇拉塔的兒科病房緊密聯絡,並向當地兒科醫生提供資訊,協助他們分辨出精神健康問題。

阿比阿德說:「我曾遇過一名母親,她聽到我和一名兒科醫生談及有關轉介兒童病人的準則,便上前對我說:『我想我的孩子乎合其中幾項準則。』她的孩子患上急性胃痛,但醫生找不得引致痛楚的原因。我們治療了那孩子,原來胃痛與身心失調有關。他現在己好多了,痛楚亦消失了。」

持續
這個網絡自六月完全建立以來,已經治療了約二百名病人。無國界醫生計劃延續這個項目,加強米蘇拉塔醫療系統的心理支援服務,並擴大對當地民眾的治療規模。

阿比阿德解釋說:「現在我們已有一位當地伙伴,他有清晰的目標而且幹勁十足,但缺乏經驗、培訓、工具和指導,最重要是欠缺當地民眾對他的長遠認可。」

「無國界醫生提供了這一切服務,並讓病人來到我們工作的設施。我們的支援,對於這個項目的擴充、發展和持續運作至關重要。」

無國界醫生自二月二十五日開始在利比亞工作,目前正在米蘇拉塔、班加西(Benghazi)、濟坦(Zintan)、利比亞和突尼斯邊境的營地及意大利島嶼蘭佩杜薩島(Lampedusa)和西西里島(Sicily)提供援助。無國界醫生目前仍嘗試進入受利比亞衝突影響的其他地區,包括的黎波里(Tripoli)市。為確保其醫療工作的獨立,無國界醫生利比亞救援項目的經費全數來自公眾捐款,並不接受任何政府、捐助機構或與軍事/政治有關的團體的捐助。

地點
利比亞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