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社交支援

斯維特拉娜(Svitlana)來自烏克蘭東南部扎波羅熱(Zaporizhzhya)地區的Okhotnyche村。自俄羅斯軍隊於今年 4 月開始對該地區展開猛烈砲擊後,她便逃離了自己居住的村落。她現時與母親和 87 歲的祖母一同住在扎波羅熱的避難所,並得到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的支援。斯維特拉娜分享她的故事,並解釋為何她認為心理支援對受烏克蘭戰爭影響的人攸關重要。 在我生日那天,我第一次感到極度害怕。爆炸聲徹夜不斷,我很快把生日抛諸腦後,只顧著祈禱,寄望家人和我能平安看見明天。從那時起,事情開始變得非常糟糕。 我最害怕被佔領。有一晚發生了多次爆炸,令我不敢待在屋內,所以去了花園睡覺。當時是四月,...
穿過中美洲、墨西哥的移民路線漫長又危險,移民需翻山越嶺、穿越沼澤。面對這些險阻的不只成年人,不同年齡層的兒童也被迫離鄉別井,只為了尋求安全或更好的生活。很多兒童並沒有怎樣得到家人的解釋,就被帶著一起離家,有的則是獨自踏上旅途。他們的未來充滿變數。 無國界醫生在移民路線途經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墨西哥的不同地點,為兒童及青少年提供心理健康護理。他們很多都表示親身經歷或見證過暴力、歧視和心理創傷。兒童和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欠佳,尤為令人擔憂,因為這會影響他們日後的成長發展和整體安康。 我好害怕,我不想再待在像那樣的地方了,因為我和媽媽、哥哥都被綁架了三個月。 -8歲大的佩德羅(Pedro*)...
無國界醫生搜救船Geo Barents於3日內在地中海中部展開6次搜救行動,從海上救起439名逃離利比亞尋求安全生活的人。 我們曾兩度請馬耳他當局提供安全登岸地點,但都被漠視並拒絕,我們現轉向請意大利當局開放港口。Geo Barents 急需讓這 439 名倖存者在安全的地方登岸,讓他們可以有尊嚴地接受所需的援助。 Geo Barents於 1 月 14 日在地中海中部展開第7次搜救航程。搜救船駛離西西里海岸,南行至利比亞搜救區。 1 月 19 日中午時分,利比亞搜救區內,船橋上的海域監測隊發現一艘遇險的白色橡皮艇。 Geo Barents 立即轉向駛往該橡皮艇,而搜救隊將 87...
六月份有超過11,000名移民從哥倫比亞抵達巴拿馬,是今年以來最高的數字;在雨季期間,穿越達連隘口的熱帶叢林更加危險。所以僅一個月便有這麼多人來到,情況實在十分不尋常。 為應對大量湧入的移民,無國界醫生已在跨境移民進入巴拿馬時抵達的第一個村莊下奇基托(Bajo Chiquito),以及在拉哈斯布蘭卡斯(Lajas Blancas)和聖維森特(San Vicente)的移民接待站,加強醫療隊的工作。自五月底展開應對起,醫療隊已經治療超過14,000名病人。 組織現有15名員工,包括醫護人員、心理學家和後勤人員在上述三個地點工作。團隊處理了大量的診症需求,僅七月份就有超過6,000次,...
南蘇丹共和國在2021年7月9日迎來十週年這個重要的里程碑因其第一個十年的血腥歷程及長達五年的內戰,留下不可抹滅的傷痕。在這個關鍵時刻,無國界醫生最新報告 《南蘇丹十週年:無國界醫生紀錄就暴力事件引致的後果》 ,整理組織自2011年7月9日至今在南蘇丹的經歷。該報告透過員工和病人的見證,紀錄並提醒人們自獨立以來因暴力引致的傷亡。我們亦邀請多名來自或曾遠赴南蘇丹的前線員工,分享他們對這個國家現況的想法、還有對其未來的展望與願景。 無國界醫生最新報告回顧十年來的暴力情況 按此下載報告(只有英文版) 從獨立到內戰 獨立初期,南蘇丹共和國面對至少三十宗人道危機。該國部分地區被日益嚴重的部族衝突圍困,...
緬甸軍隊實施的暴力和威嚇,正營造一種恐懼氣氛,並阻礙愛滋病人獲得救命的抗逆轉錄病毒治療。 郭丁芒瑞(Ko Tin Maung Shwe) 是一名同時患上愛滋病毒和丙型肝炎的高危病人。他需要定期獲得醫療諮詢以觀察病情,並服藥控制症狀。但自 2 月 1 日軍方取得控制權以來,定期覆診和取藥變得越來越困難 。 郭丁芒瑞說:「現在的路途不像從前那麼輕鬆。過去我甚麼都不用擔心,但是我現在連在街角拐彎都要份外小心,因為軍方會檢查汽車、電話和人。我感到害怕。我必須在起行前打電話了解路線情況,如果一切安好我才會出去。」 如果我沒法去到拿藥物的地方,便會因無藥可服而死去。我必須靠這種藥保住性命。...
無國界醫生在香港為期半年的心理健康項目,將於5月中完成。該項目包括訓練計劃、為弱勢社群和本地組織提供的工作坊,以及紓緩壓力和焦慮的自助資訊。2019冠狀病毒病爆發期間,本港社會的心理健康問題令人關注,因此,我們繼續更新提供自我減壓方法的心理健康網站,供大眾瀏覽。無國界醫生在香港的團隊將探索其他可行的方式,繼續接觸及支援本地社群。 疫情爆發期間,外籍家庭傭工滯留在港,擔心家鄉家人的健康和安全之餘,同時面對持續增加的工作壓力,進一步加劇她們所面對的心理壓力。有見及此,在2020年11月至2021年5月期間,無國界醫生的團隊為66名在港的外籍家庭傭工代表提供心理社交訓練計劃,...

在中非共和國的通戈洛,無國界醫生開設了爲性暴力幸存者提供醫療護理和心理健康支持的專門項目。來自厄瓜多爾的心理學家岡薩雷斯(Gisela Silva Gonzalez)講述了她的工作經歷,讓我們看見這個至關重要,帶給人們力量的地方。

 

今天,一名中年男子來到了通戈洛。他被多名武裝分子侵犯了。他說,「我正要給孩子們買麵包,這時,一個男人用衝鋒槍指著我。他跟我說,如果我不順從,他就會殺了我……但是現在我已經活不下去了。」

羅興亞難民法魯克(Faruk)住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營地。他說: 「沒有人想做難民,這裡的生活不易過。我們每天都像過著監獄般的生活,不能離開難民營範圍,要得到特別批准或有特殊情況才能獲准離開,例如出外求醫或出現緊急情況。」 他續道:「我有時會咬自己,看看還有沒有感覺,也試過自殺。」 在過去三年,科克斯巴扎爾的羅興亞難民都活在極為擠迫的難民營內。他們對未來感到絕望,加上沒有合法身份,導致心理健康受到影響。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為他們的生活增加了更多限制和壓力。除了疫症大流行,難民營內的生活沒有任何改善跡象。為了解決過度擠逼的問題,營地重新安置部分難民,...
在希伯倫省(Hebron)「C區」,當地社群因各項行政措施限制和交通不便,難以獲得基本醫療服務,對婦女的影響尤甚。 約旦河西岸有超過一半地區被劃為「C區」,其軍事與民事的管轄權均由以色列政府控制,約30萬名巴勒斯坦人散居於各小型社區,難以獲得醫療服務,其中超過三分之一人需要依靠流動診所提供的基本醫療護理。 即使前往最就近診所,實際路途也十分遙遠,而且沒有公共交通工具,人們往往要支付難以負擔的交通費。另外,當地道路情況惡劣,不利車輛通行,所以救護車也無法前往有需要的社區。如人們需要求醫,即使是孕婦,也需預留一段長時間要離開家園。 位於希伯倫省「C區」的馬薩費爾亞塔(Masafer Yatta)...
Subscribe to RSS - 心理社交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