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社交支援

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的兒童和青少年尤為脆弱,既要面對歧視,也容易因疾病背負沈重的心理負擔,難以堅持接受抗病毒治療。在非洲國家馬拉維,無國界醫生的「青少年互相會」為年輕的感染者提供一個安全的空間——在那裡,他們可以接受愛滋病治療和跟進護理、實驗室檢測以及心理健康支援。他們可以和境況相同的夥伴分享對抗病毒的經驗,而其中更有一些人已經擔起小組導師的職責。 照片中身穿綠衣的奇倫加莫也是愛滋病病人,現時成為青少年互助會的夥伴導師,正與其他年輕患者交談,分享自身經歷,幫助這些年輕人建立聯繫和支援網絡。© Francesco Segoni/MSF 奇倫加莫就是其中一名導師。當他還是孩童的時候,...
醫生正為一名2019冠狀病毒病人檢查。拍照日期為今年4月,攝於法國巴黎郊區城市沙特奈馬拉布里(Chatenay-Malabry)。©AGNES VARRAINE-LECA/MSF 無國界醫生正發起緊急呼籲,招募醫療和輔助醫療專業人員,協助服務護老院長者,尤其是巴黎地區的長者。無國界醫生計劃成立一支由醫生、護士和心理學家組成的團隊,為最脆弱的護老院減輕負擔,協助院舍增加提供醫療服務的能力。 自春季以來,我們在協助護老院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取得重大進展,例如提供檢測和個人防護設備。當地衛生當局以及護老院的管理人員和員工已經做好了應對緊急情況的準備,同時,政府也宣佈計劃為醫院和安老設施增聘12,...
南蘇丹廣泛地區爆發嚴重水災,受災人數估計高達80萬。洪水淹沒房屋,災民缺乏食物、食水和住所。自7月以來,南蘇丹廣泛地區遭洪水淹沒,惟河水水位仍在上升,災情持續惡化。 無國界醫生在皮博爾大區 (Greater Pibor)、瓊萊省(Jonglei)、上尼羅州(Upper Nile) 和聯合州(Unity) 的受災地區提供醫療服務。當地仍需要更多醫療護理的支援,以應付急增的瘧疾病例和其他有可能爆發的疾病。 無國界醫生南蘇丹項目總管穆罕默德 (Ibrahim Muhammad) 指:「今年水災爆發時,我們已在應對各種緊急情況,例如 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暴力衝突升溫、經濟危機惡化、...
「在難民營生活的日子非常難熬,空間狹小且沒有可以給小孩玩的地方。」希迪格(Abu Siddik)告訴我們,他住在孟加拉東南海岸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區的一個難民營,在這僅26平方公里大的土地上,擠滿了86萬羅興亞難民。 「家裡的房子被燒毀,是我離開緬甸的原因。他們不僅虐殺羅興亞人 ,還折磨我們的婦女。生活充滿危險。」 希迪格敘述的場景,是緬甸安全部隊自2017年8月所展開的「清剿行動」,這一系列行動迫使超過70萬名羅興亞人離開若開(Rakhine)邦,穿越邊境前往孟加拉;而在此之前已有20多萬羅興亞人為逃離暴力而先行逃至該國。 動身逃難以前,許多人都曾親身經歷或目睹親友被殺害...

「你好嗎?」是我在過去近3個月與無國界醫生一起走入社區,為弱勢社群進行有關2019冠狀病毒病的健康教育

居住在約旦河西岸地區北部的人們面臨著一系列壓力:逾50年來,該地區被以色列軍隊所占領,經濟狀況低迷,在時局動蕩之下社會因循守舊的風氣——這些綜合在一起,都會加重當地社群的精神健康負擔。 無國界醫生在納布盧斯(Nablus)和蓋勒吉利耶(Qalqiliya)提供心理治療。在我們項目上工作的心理學家中,有三位是巴勒斯坦當地人,另外兩名是不會講阿拉伯語的外國醫生。這也就意味著,翻譯在我們的工作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 敘事治療是心理治療的突破性一步:完成對事件的敘述,也可以是治愈心理問題的一種方法,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比藥物治療更有用。 心理治療,是通過與經專業訓練過的醫療人士談話,...
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杜顧歷(左)和助產士李芷殷(右)曾分別前住南蘇丹的多羅難民營參與救援,他們都關注當地婦女產後抑鬱的情況。© MSF 努力向外推擠胎兒後,嬰兒呱呱落地。畢竟已經是5名子女的母親,分娩對她而言已駕輕就熟。嬰兒被送到身前,但她只看了一眼,便別過頭去,不抱也不餵奶。隨著時間過去,嬰兒的血糖值和體溫漸降,若持續下去會有生命危險。這名母親像是旁觀者般坐在病床上不發一言,但每次看到其他母親餵奶的畫面卻會不禁獨自流淚。 原來她的嬰兒有先天缺陷,她第一眼便看見嬰兒有兔唇和裂顎,一下子接受不了,母嬰之間未能產生聯繫。助產士見狀,懷疑她患有產後抑鬱症,於是馬上聯絡心理學家跟進輔導。...
一名無國界醫生精神健康顧問正於Hitsats難民營為病人進行精神輔導服務。©Susanne Doettling/MSF 在南蘇丹上尼羅河州(Upper Niles State)中部、馬拉卡勒(Malakal)鎮附近的流離失所者營地裡,塔普(Dhan Tap)看著手機裡的圖片,面帶愁容。圖片中,一條破爛的白色繩子從南蘇丹人居住的典型茅草屋的房頂懸掛下來。塔普說:「一個13歲的男孩用這條繩子上吊了,我們的很多病人,不論是成年人還是少年,都覺得到了窮途末路。這個男孩覺得身在流離失所者營地,父母再也無法養他,他感到被困住了,很無助。」 塔普自己也是從衝突地區逃離,現在在馬拉卡勒的流離失所者營地裡,...
自2014年底以來,尼日爾南部迪法區(Diffa Region)陷入武裝衝突。25萬人被迫逃離家園,當中三分二是兒童。打鬥、逃亡、損失都對人們的生命帶來災難性的影響。哈利薩、穆罕默德、阿桑、艾莎、瑪麗亞姆和伊薩正是直接受無情暴力傷害的兒童。他們參與無國界醫生在迪法區開展、協助受害者的心理健康項目。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欣達杜(左)、 哈利薩(右上)和 穆罕默德( 右下 )。 © Juan Carlos Tomasi/MSF 23歲的欣達杜和她的兩名弟妹,14歲的穆罕默德與13歲的哈利薩來自尼日利亞北部。他們被一個武裝組織綁架,被囚禁數月後成功逃脫,與家人團聚。欣達杜訴說她有關失落和動盪的故事...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 廖滿嫦醫生 全球移民契約會議 2018年12月11日 感謝各位今天蒞臨,共同關注移民局勢所帶來的挑戰。 在上周,無國界醫生被迫終止在地中海的搜救行動。一系列險惡的法律和監管障礙,使我們的搜救船「Aquarius」不再獲准離開港口,更遑論拯救地中海上面對溺斃風險的人。 隨著「Aquarius」的搜救行動被蓄意破壞,最基本的人道與法律承諾——在海上救助生命——都蕩然無存。 同樣在上周,有15人滯留在利比亞外海的一艘船上 ,最終因飢餓和缺水而亡。還有多少生命像這樣溺斃而不為人所知? 許多歐洲公民和市長積極動員接收獲救的人們,展示了他們的慈悲之際,歐洲各國政府不但拒絕進行搜救,...
Subscribe to RSS - 心理社交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