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危機加劇 羅興亞難民心理狀態面臨崩潰

羅興亞難民法魯克(Faruk)住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營地。他說:

 

「沒有人想做難民,這裡的生活不易過。我們每天都像過著監獄般的生活,不能離開難民營範圍,要得到特別批准或有特殊情況才能獲准離開,例如出外求醫或出現緊急情況。」

 

他續道:「我有時會咬自己,看看還有沒有感覺,也試過自殺。」
    
在過去三年,科克斯巴扎爾的羅興亞難民都活在極為擠迫的難民營內。他們對未來感到絕望,加上沒有合法身份,導致心理健康受到影響。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為他們的生活增加了更多限制和壓力。除了疫症大流行,難民營內的生活沒有任何改善跡象。為了解決過度擠逼的問題,營地重新安置部分難民,更令難民感到不安。

早在2015年就已經有傳聞指難民營將會搬遷到藤加查爾(Bhasan Char)。藤加查爾距離大陸30公里,是一片沉積而成的島嶼。2020年12月,傳言最終成真——由於出現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於5月約有300名在海上獲救的羅興亞難民被轉送到該島進行隔離。這批難民一直沒有離開該島,外界對島上難民在拘留期間的狀況所知甚少。2020年12月初,再有1,600多人從科克斯巴扎爾的難民營轉送到該島。目前為止,估計已經有超過3,000人被送往藤加查爾,相信還有更多羅興亞人將會被陸續轉移到此地。當局聲稱該島估計可容納10萬人。各個獨立人道組織,包括聯合國仍尚未能進入該島,使外界更加關注島上情況。

最近,在孟加拉的另一個營地——諾亞巴拉(Nayapara)難民營發生火災,約有550間營房被焚毀。據報導估計,大火影響約3,500名居住於當地的難民。雖然火災沒有造成死亡,只有少數人受輕傷,但對居民的日常生活卻有極大影響。

以前難民營主要依靠人道救援組織提供醫療、食物和水,但自2019冠狀病毒病爆發後,為了減少人員活動和防止病毒傳播,物資分配量已經大減80%。難民營社區依靠人道援助,現在卻屢受限制,難民所得的援助大幅減少,影響極大。營內居民每天掙扎求存,為的只是取得基本生活所需,而營內的氣氛也變得越來越緊張。

壓力因素不斷累積,加重了孟加拉羅興亞難民的心理壓力,繼而也加劇難民的生活困境,還引發了最近一些暴力事件。

阿西亞特(Asiya)來到無國界醫生在庫圖巴朗(Kutupalong)的醫院時,顯得非常緊張。她想訴說自己在去年10月的經歷,當時兩個羅興亞人群體在難民營爆發了長達12天的衝突。

她以顫抖的聲線描述自己在暴力事件發生時的所見所聞:「衝突爆發時,家中沒有男人,我們聽到槍聲後便立即把所有門關上,並竭力保持沉默。我和孩子躲在廚房裡,這樣便沒有人可以攻擊我們,當時我們都非常害怕,也很震驚。」

衝突後,許多難民和家人都離開了本來暫住的地方,搬到營地內其他未受衝突影響的地方。我們在當地的團隊和一些受到心理創傷的難民交談,發現他們連去醫院、醫療站和診所尋求基本醫療服務也感到害怕。

無國界醫生的心理健康活動主管洛斯托斯(Kathy Lostos)表示,雖然最近局勢升級,但前景並非絕無希望,故可以採取措施,改善難民營居民的處境和他們的心理健康。她說:

 

「要改善心理健康,最好的辦法就是建立安全感。增加安全感的最重要因素是對自己的未來有一定程度的掌握和自主,例如讓社區參與決策過程,或者增加對未來的把握和自主感覺,這些方法都有助於減輕創傷的長期影響。」

 

「如果群體的前路未明,而且沒有融入社會,便會缺乏安全感。人們覺得生命受威脅,便會感到無助,認為『我做甚麼都不重要』,這些想法會對心理健康構成嚴重影響。」

萊拉(Laila)是庫圖巴朗醫院的一名義工。她和家人與父母住在學校裡,也經歷過暴力事件。她說:「我們離家已將近20天,現時在難民營內的學校避難。」

萊拉說話時,手裡拿著一張紙,把它翻完又翻。我們的心理健康工作人員發現她很少跟別人有眼神接觸,看來是想通過重覆動作來控制情緒。她說:「我感到緊張,一想起將來,便會覺得非常沮喪,開始覺得未來沒有希望。我們被困在營裡,行動受到限制,不可能找到工作,生活變得更加艱難。」

即使居民要面對許多日益嚴峻的挑戰,難民營內仍有人抱持一絲希望。法鲁克說:「我仍有很多夢想,例如到其他地方探索,也想返回阿拉干(緬甸若開邦)的家。」

-----------------------------------------
無國界醫生早在2009年起便在科克斯巴扎爾營地展開心理健康工作。我們的團隊為個人、家庭和團體提供輔導,而心理健康專家則會集中分享如何面對壓力和建立復原力的資訊。2020年,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人員在科克斯巴扎爾提供的心理健康服務種類也有所增加,反映羅興亞難民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據組織的數字顯示,去年尋求心理健康服務的人數估計較前年增加了61%。團體心理諮詢服務估計增加74%,個人心理健康諮詢增加51%。從2020年1月至12月,團隊提供了36,027次團體心理健康諮詢,以及32,336次個人諮詢。而在2019年,團隊則進行了20,724次團體諮詢和21,297次個人諮詢。

*按病人要求使用化名
 

地點
孟加拉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