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羅興亞難民法魯克(Faruk)住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營地。他說: 「沒有人想做難民,這裡的生活不易過。我們每天都像過著監獄般的生活,不能離開難民營範圍,要得到特別批准或有特殊情況才能獲准離開,例如出外求醫或出現緊急情況。」 他續道:「我有時會咬自己,看看還有沒有感覺,也試過自殺。」 在過去三年,科克斯巴扎爾的羅興亞難民都活在極為擠迫的難民營內。他們對未來感到絕望,加上沒有合法身份,導致心理健康受到影響。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為他們的生活增加了更多限制和壓力。除了疫症大流行,難民營內的生活沒有任何改善跡象。為了解決過度擠逼的問題,營地重新安置部分難民,...
薩金特(Kiera Sargeant)曾擔任無國界醫生在蘇丹的醫療統籌,以下她會介紹無國界醫生如何在埃塞俄比亞邊境應對難民危機。 蘇丹和埃塞俄比亞的邊界發生了甚麼事? 「2020年11月初,來自埃塞俄比亞提格雷地區(Tigray)的難民開始從哈姆代特(Hamdayet)和盧格迪(Lugdi)進入蘇丹。起初難民數目不多,但後來每天增加超過1,000人,至今已經有超過55,000名難民從埃塞俄比亞提格雷抵達蘇丹。 難民都留在卡薩拉州(Kassala)和加達里夫州(Gedaref),而加達里夫設有兩間官方常設營地,分別是烏姆拉庫巴(Um Rakuba)營地、以及新設立的塔尼德巴(Al...
根據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廳(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OCHA) 1 ,自2020年11月初埃塞俄比亞北部的提格雷地區(Tigray)爆發戰事後,已有數十萬人被迫離開家園。大約5萬人已進入鄰國蘇丹成為難民,同時還有更多人尚在該區內流離失所,或暫居城鎮與偏遠地區,或被困於局部戰火中。12月中開始,無國界醫生團隊便已在提格雷州為部分最受影響的人群提供醫療服務。 在那些無國界醫生團隊可以進入的地區,有數萬名流離失所者住在該州西部、西北部的城鎮希爾(Shire)、丹沙(Dansha)和胡梅拉(Humera)...
早前埃塞俄比亞北部提格雷地區 (Tigray region) 一處軍事基地遭到襲擊,埃塞俄比亞總理於是在11月4日下令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 (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採取軍事行動。衝突不斷升級,已對數十萬人造成影響,並有可能破壞該國各地和鄰近地區的穩定,恐釀成更嚴重的人道災難。 11月7日,第一批民眾從埃塞俄比亞抵達蘇丹。截至11月25日,聯合國難民署指已經有42,000名埃塞俄比亞人經登記後進入蘇丹,但不少人入境時未作登記,因此實際人數可能更高。目前民眾通過在三個地點進入蘇丹,最多人取道蘇丹東部卡薩拉州 (Kassala state) 的哈姆代特...
剛過去的11月,地中海發生了今年為止最慘絕人寰的事件之一。短短72小時內,有超過100人葬身地中海,他們分別死於4宗個別的沉船事故。11月12日,一艘木船翻覆造成其他20多名乘客罹難或失蹤後,無國界醫生在利比亞的團隊協助了3名被漁民救起的女性生還者;同時,有6艘非政府組織的搜救船仍被意大利和其他歐洲國家扣留,不能離開港口。 無國界醫生人道事務顧問薩赫拉維(Hassiba Hadj Sahraoui)表示:「對這些屠殺的空泛回應已經夠多了。這些死亡的責任完全在於歐盟成員國,正是他們袖手旁觀和積極圍堵非政府組織搜救船的殺人政策,導致了這些實實在在又無法避免的惡果。...
搜救船Sea-Watch 4被扣押在意大利巴勒莫超過一個月,當局繼續對搜救船實施行政封鎖,阻止該船返回地中海行動。 海上救援組織Sea-Watch 正向意大利行政院提出上訴,爭取盡快釋放船隻。 無國界醫生早前與Sea-Watch組織合作,在Sea-Watch 4搜救船上為獲救者提供治療。我們現有一支團隊準備好隨時展開救援行動。團隊期望船隻能早日獲得放行,以便盡快重新展開救援行動。由於地中海局勢仍然嚴峻,僅在過去一星期就有近20人死亡,當中包括兩名兒童和一名孕婦,另有5人被列為死亡或失蹤。 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管柳天蕙說:「自9月19日起,因Sea Watch 4遭到當局扣留,...
9月8日晚上,希臘萊斯沃斯島莫利亞難民營發生大火,近12, 000人被迫從營地疏散。火災幾乎完全燒毀營地,人們現時流落街頭,無家可歸。無國界醫生敦促希臘和歐盟當局應立即撤離難民營內的人離開該島到安全的地方。 無國界醫生在萊斯沃斯島的項目統籌山德羅內(Marco Sandrone)說: 「當晚,我們的團隊目睹大火席捲莫利亞營,整個地方都被熊熊大火吞沒。我們看到一群人從燃燒中的地獄逃脫,卻不知應逃向哪方。孩子們很害怕,父母也很震驚。唯一讓我們感到欣慰的,是暫時未有消息指有人在大火中死亡。我們現正全力作出應對,解決人們的迫切需要。」 現時,為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提供的所有醫療服務都已暫停,...
「在難民營生活的日子非常難熬,空間狹小且沒有可以給小孩玩的地方。」希迪格(Abu Siddik)告訴我們,他住在孟加拉東南海岸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區的一個難民營,在這僅26平方公里大的土地上,擠滿了86萬羅興亞難民。 「家裡的房子被燒毀,是我離開緬甸的原因。他們不僅虐殺羅興亞人 ,還折磨我們的婦女。生活充滿危險。」 希迪格敘述的場景,是緬甸安全部隊自2017年8月所展開的「清剿行動」,這一系列行動迫使超過70萬名羅興亞人離開若開(Rakhine)邦,穿越邊境前往孟加拉;而在此之前已有20多萬羅興亞人為逃離暴力而先行逃至該國。 動身逃難以前,許多人都曾親身經歷或目睹親友被殺害...
無國界醫生將會與海上救援組織Sea-Watch以新的搜救船「Sea-Watch 4」,重啟地中海海上救援。我們快速達成這次合作,主要是當利比亞仍持續地發生暴力事件,歐洲各國卻不斷利用2019冠狀病毒病作為藉口,進一步削減海上搜索和救援行動。我們譴責歐洲各國蓄意拒絕援助,導致更多人溺斃。 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監貝恩(Oliver Behn)說:「任何人都不應被遺棄在大海中溺斃;任何人都不應被迫忍受折磨和痛苦,這是歐洲政府失責的結果。作為醫療人道救援組織,我們當然理解2019冠狀病毒病帶來的挑戰,但最近我們看到由國家頒布的措施,表面上以公共衛生為名,實際上卻是為了阻止地中海搜救行動。...
2019冠狀病毒病在全球蔓延,很多人不能在相對安全的地方暫避。隨著巴西無家者的感染率上升,無國界生的醫療隊正調整活動,為最脆弱的社群提供援助。 在里約熱内盧的某些地區,人們難以獲得公共衛生設施,無國界醫生開展健康教育活動和基本的診症服務。 2019冠狀病毒病開始在巴西蔓延時,中上階層的人最先受感染,現在病毒也開始在大眾社區傳播,風險最大的是那些沒有安穩住所,或未能接觸水利衛生設施的人。 失業人士每天都面對着三餐溫飽,得到肥皂和潔淨用水的挑戰。那些有片瓦遮頭的幸運兒通常會和其他人共用房間。在街頭生活的人們最脆弱,幾乎沒有可能遵循保持社交距離的準則。在羅賴馬州(Roraima)的博阿維斯塔(...
Subscribe to RSS - 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