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無國界醫生表示,在達達阿布(Dadaab)難民營區的三個難民營之一的達伽哈萊(Dagahaley),由於過度擁擠的難民營內人道狀況不斷惡化,患有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入院人數激增。 2022 年,無國界醫生在達伽哈萊的兒科病房和住院治療餵食中心為12,007 名病人提供治療,人數創新高,比往年多33%。該12,007 名住院病人當中,絕大多數是兒童。無國界醫生的數據也顯示達伽哈萊營地兒童的整體急性營養不良比率呈逐漸上升趨勢,與兒童入院人數激增的驚人趨勢一致。在 2022 年 12 月展開的中上臂圍篩查期間,整體急性營養不良比率達8%, 與同年7 月的上一次篩查相比高四成半。...
我們一眾在地中海中部展開搜救行動的民間組織,對於最近歐洲一國政府提出一項試圖阻撓對海上遇險人士救援的新法令,均表示極度關注。 2023年1月2日,意大利總統簽署一項新法令,削減海上救援能力,這將導致現時世界上其中一條最致命的遷徙路線——地中海中部變得更危險。新法令表面上只針對參與搜救工作的非政府組織,但真正的代價卻要由冒險橫渡地中海中部和面對遇險情況的移民所承受。 自2014年起,歐洲各國不再繼續領導搜救行動,需由民間的搜救船填補這些刻意留下的搜救空缺。非政府組織發揮重要作用,填補搜救空缺和避免更多人在海上遇難,並堅守適用的法律。 儘管如此,多個歐盟成員國(特別是意大利)多年來一直試圖以誹謗...
這篇文章收錄兩名年齡具爭議而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士的見證。他們目前分別住在無國界醫生的庇護中心和馬賽一間臨時收容中心,並接受無國界醫生的醫療護理。 16 歲的塞杜(Seydou)*,來自科特迪瓦 我叫塞杜*,今年16歲,來自科特迪瓦。父親在我小時候離世,母親住在離首都很遠的一個村莊。由於她沒有電話,我無法經常跟她聯絡,有時不得不靠其他人才可談話。 2022年1月,我從摩洛哥乘小艇出發,而那是一趟我想徹底忘掉的旅程。然而,兒童保護服務評估人員問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關於這次旅程。那時我初到法國,想忘掉一切,但他們堅持要問我旅途的所有細節。 我想忘掉一切 穿越摩洛哥是整個旅程中最艱辛的部分。...

寫在這篇文章的今天(2022年10月),狂風驟雨,通訊系統傳播警報提示6級暴風,附近難民營山泥傾瀉,房屋倒塌。傍晚時分傳來巨響,是來自難民營的槍聲,大家彷彿已經都習慣了。

今日剛好是來到這裏滿一百日,回想到當初到埗,第一次看到難民營的境況、第一次踏入難民營進行作家訪的感受,仍深刻得彷如昨天。

很多羅興亞人來到這兒已經5年了,今日已有近100萬人在難民營內生活,是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之一。5年前這區域是森林,有大樹、大象和各種動植物。

無國界醫生知悉有一艘或多艘船隻在馬來西亞水域附近漂浮,船上載有約160名難民,而他們很有可能是羅興亞人。據報船上有人因缺乏食物或食水而死亡。雖然無國界醫生目前未有任何關於船上人士具體醫療需要的資料,但由於已有呈報的死亡個案,我們認為很可能需要提供緊急醫療援助。 組織呼籲新任馬來西亞政府,立即批准因受區域人道危機影響而逃亡以尋求安全的難民安全上岸,同時必須確保難民上岸後受到保護,以及能獲得醫療護理和其他支援服務。 讓羅興亞人安全登岸可以防止人命損失。他們幾十年來均不獲承認其緬甸公民身份,早已飽受創傷、衝突和歧視的積累影響。此外,羅興亞人在緬甸和其他庇護國都遭受針對性的暴力。...
中非共和國的暴力浪潮此起彼落,迫使人們放棄一切,逃離家園。當地的武裝衝突已持續多年,人們至今仍受其影響。該國最大規模的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設在布里亞(Bria),營內很多人難以返回家園,重建因2016年鎮上爆發暴力而被迫中斷的生活。 中非共和國有逾100萬境內流離失所者和難民,佔國內人口近兩成。若要安全重返且永久留在家園,便要克服重重困難,例如局勢不穩、沒錢生活和土地糾紛。該國的武裝部隊獲得盟軍支援,重新控制主要城鎮,但偏遠的村莊仍不時發生衝突。當地人和流離失所者的生活條件仍然相當惡劣。 時至今日,設於布里亞城外三公里的PK3流離失所者營地仍有超過36,000人居住。 2016年底,前塞雷卡(...
在無國界醫生的最新報告中, 揭示在敘利亞東北部霍爾(Al-Hol)營地中有超過5萬人遭受殘酷的長期滯留,其中大多數為兒童。報告提到兩名男童在等候獲准接受緊急醫療護理期間死亡,而更多類似慘劇亦不時發生。 這兩名男童和其他人的故事已收錄在 《進退兩艱:敘利亞霍爾營地的危險與絕望》 。 2021年2月,一名7歲男童因面部和手臂二級燒傷,被趕送無國界醫生在霍爾的診所。 乘車前往醫院急救只需不到一小時的車程,但營地管理人員卻隔了兩天才批准轉介。 男童在武裝押解下被送往醫院,其母親亦未能陪伴在側,最後在送院途中痛苦死去。 幾個月後(即同年5月),一名5歲男童在被貨車撞倒後被送往同一家小型診所。...
即使路上險阻重重,利比亞人仍迫切逃離當地的暴力前往歐洲...... 11月2日,一份由利比亞政府與意大利政府所簽署有關移民事務的諒解備忘錄將自動更新,有效期延長3年。這份自2017年簽署、由歐盟推動的協議,使利比亞海岸衞隊獲得數百萬元的財務和技術資助。該防衞隊於過去5年間在海上已截獲超過10萬名移民,並將他們強制遣返至利比亞的拘留中心,令他們身陷被虐待的惡性循環中。無國界醫生在利比亞及地中海地區執行任務的團隊,親眼見證這份協議資助了這個傷害人們的循環,也多次表明利比亞並非一個能讓海外移民們安全回去的地方。 深夜時份,一艘木製小船在鄰近利比亞海岸的國際水域上,從黑暗的遠方靜靜飄盪前來。...
地中海早前發生海難, 26名倖存者於9月12日抵達西西里島的波扎洛(Pozzallo)港,並接受無國界醫生團隊提供的心理急救。 倖存者均來自敘利亞和阿富汗,他們於8月28日乘坐小船離開土耳其海岸。其後船隻引擎發生故障,他們便在海上漂流了15天。食物和水很快耗盡,而到了最後七天,他們已缺水缺糧。最後船上有六人死亡,當中三人是兒童,包括一位沒有父母同行的11歲兒童。 無國界醫生的團隊一行六人,包括兩名護士和三名文化調解員,而同行的心理學家頓諾(Mara Tunno)說:「我們抵達波扎洛的接待中心時,發現許多倖存者仍處於驚恐和混亂的狀態,有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登陸。我們首要做的事,...
20多歲的羅興亞青年胡貝布(Hubaib)曾是一位立志在若開邦成為律師的學生。現在他身處孟加拉的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成為無國界醫生的義工。胡貝布和無數羅興亞人一樣,過去五年都在這所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中掙扎求存。 我在橡膠園(Rubber Garden)遇見他,而那裏是無國界醫生在科克斯巴扎爾開設的九所設施之一。當時胡貝布和其他羅興亞義工分享其族群在難民營內遇到的挑戰,可惜的是全球對這場危機的關注卻逐漸減少。這群無國界醫生義工一直支援健康推廣活動,並且蒐集目前難民營內需求的資訊。 我所屬的無國界醫生代表團還有來自澳洲和日本的同事,我們都從羅興亞義工的發言裏,聆聽到他們的想法...
Subscribe to RSS - 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