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波蘭內政部將實施新禁令,禁止人們進入波蘭─白羅斯邊境附近的部分東部邊境地區,無國界醫生憂慮這將可能阻止公民社會接觸與協助尋求保護的人,或從而導致那些無法獲得必要醫療人道援助的人遭受危及性命的後果。 無國界醫生收集的資料顯示,當地對醫療援助的需求已超出國家邊防軍搜救隊或軍事單位所能提供的支援,凸顯了公民社會參與支援之必要。 儘管當局為讓各界進行更廣泛磋商而延遲實施禁令,並縮窄了管制區的範圍,但於今天(6月13日)所實施的緩衝區(範圍由200米到2公里不等)政策亦引起極大關注。 該國於2021年亦曾實施限制移民進入的措施,而當時所造成的毀滅性後果已明確顯示出,...
馬德里(Madrid),28 歲,來自敘利亞 「我與丈夫莫阿兹( Moataz) 相識已久。當我們開始相愛時,他送我這支手錶;後來我們結婚了,從那時起我便一直戴着它。我們去利比亞時,我一直戴着這手錶,儘管我害怕丟失它或被偷。對我來說,它非常重要,因為它象徵了他對我的愛。在利比亞拘留中心時,我皮膚過敏,但我一直戴着它。總之無論我睡覺、洗漱還是做任何事,我都錶不離手,因為它將我和丈夫緊扣在一起。」 阿米爾(Amer)*,31 歲,來自敘利亞 「當我曾受苦並準備要放棄和投降時,這些小物件給了我希望。它們提醒了我離開的原因,就是為了我與女朋友擁有更好未來。這些物品承載了大量回憶和意義,...
迪爾巴(Dilba),30 歲,來自敘利亞 「我一直帶着丈夫、孩子、兄弟姐妹、好友等照片。對我而言,最珍貴的是我去世父親的照片。 我隨身攜帶這些照片,以留住美好回憶。敘利亞戰事爆發後,每個人都各散東西,有些朋友去了挪威,有些去了荷蘭,有些留在大馬士革(Damascus),而我則去了科巴尼(Kobanî)。我不得不從大學退學,離開我的鄰居、朋友和我成長的地方。戰爭拆散我們,儘管我已多年未能與他們相見,但有了這些照片,便能留下有關他們的記憶。」 齊亞德(Zeyad),24歲, 來自埃及 「我覺得蠍子有種獨特個性,他是與別不同的,就像獅子或鷹般。送我這枚蠍子戒指的人對我來說也是獨一無二。...
在資金嚴重短缺下,由世界衛生組織資助的敘利亞東北部11個難民營的重要醫療轉介系統已停止運作,當中包括霍爾營地(Al Hol camp)。無國界醫生就情況發出警告,指系統停運將導致可避免的死亡人數顯著增加。 世衛資金短缺,意味3月底前需要專科或複雜護理的病人轉介將不再獲資助。因此,在無國界醫生工作的霍爾營地以及敘利亞東北部其他難民營的居民,基本上已無法獲得第二層和專科醫療護理。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管墨菲(Allen Murphy)說:「這令多條性命懸於一線,而當中大部分更是兒童。他們有些患上可治療和可預防的疾病,有些則需要外科手術等緊急專科護理。」 截至2024年1月,93%...
無國界醫生警告需儘快恢復醫療工作,以確保該叢林中遭受襲擊和性暴力的人能獲醫療護理。 巴拿馬當局指無國界醫生目前沒有與其衞生部簽訂任何合作協議,因此下令我們自3月4 日起暫停所有在達連隘口(Darién Gap)為移民提供的醫療工作。我們自去年10月起已嘗試更新有關協議惟未獲回應。 組織極為關注暫停有關醫療工作對移民的影響。醫療隊平均每月向近5,000人提供身心醫療護理,尤其重點支援性暴力倖存者。2023年,共676名移民在這條移民路線遭遇性暴力後接受全面醫療護理;單就2024年1月,無國界醫生紀錄逾120宗個案。今年2月,組織再次對叢林中的殘暴襲擊和性暴力事件增加予以譴責。 過去3年,...
2017 年,緬甸軍方在緬甸西南部若開邦 (Rakhine state)對羅興亞這少數民族發動暴力行動,超過 70 萬羅興亞人逃離該國,當中大部分前往鄰國孟加拉避難。從那時起,三位羅興亞攝影師在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記錄人們的日常生活,而無國界醫生團隊在營內提供醫療護理。七年後的今天,一群羅興亞攝影師與無國界醫生合作製作了這攝影集,並繼續見證和記錄羅興亞難民在科克斯巴扎爾難民營所面對的絕望生活。
無國界醫生今天發布一份名為《死亡、絕望和貧困:歐盟移民政策的人命代價》的報告( 按此下載 ;只有英文版),詳細描述歐洲的政策如何引發邊境內外的危機。根據醫護人員和病人的親身經歷、超過20,000次緊急醫療診症和於2023年在海上獲救的8400多人的描述,該報告揭示令人髮指的暴力手段不但得到歐盟政策和成員國的認同,更備受歐洲各國領袖以貶低人性的政治言論支持。 自從所謂的移民「危機」於2015年爆發以來,無國界醫生一直呼籲歐盟及其成員國承擔責任,以應對移民和難民有關緊急援助和保護的需要。然而,針對難民和移民的暴力不但未能獲得改善,更逐漸成為常態。歐盟機構在尼日爾和利比亞等第三方國家投放大量資金,...
由無國界醫生、西班牙巴塞隆納的Noon Films和英國倫敦的Presence聯合製作的動畫電影《怒海茫茫》在國際間獲得認可和讚譽。最近《怒海茫茫》贏得兩大重要獎項,肯定了影片在全球電影界的影響力,也讓電影界和人道主義更息息相關。 《怒海茫茫》榮獲羅馬英雄國際電影節(Heroes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的最佳國際短片和阿斯圖里亞斯社會電影與人權節(Festival for Social Cinema and Human Rights, Asturias)第四屆卡斯蒂略獎(Chema Castiello Award)的最佳短片,讓影片深富社會意義,...
霍爾 (Al-Hol)營地位於敘利亞東北部霍爾鎮南部鄉郊。當伊斯蘭國(ISIS)在敘利亞被擊敗後,該營地現成了一個戶外拘留中心,關押着那些於 2018 年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與伊斯蘭國交戰期間流離失所的人。截至 2023 年 10 月,有 4 萬多人生活在這龐大的露天拘留所中,其中 93% 是婦孺。 對於那些經歷過暴力和流離失所等創傷事件的人來說,在營地生活只會加劇他們的痛苦。創傷後壓力症、抑鬱和焦慮的症狀籠罩整個營地,令居民的心理健康蒙上陰影: 1. 奧馬爾(Abu Omar),43 歲,來自伊拉克安巴爾(Anbar): 2015年,...
過去兩個月,新一輪戰鬥席捲緬甸。 無國界醫生正在撣邦(Shan)、克欽邦(Kachin)和若開邦(Rakhine)提供醫療人道援助,目睹醫療設施遭到破壞或廢棄,數十萬新流離失所者試圖逃離避難所。 去年11 月 13 日,若開邦衝突重新爆發,長達一年的非正式停火被打破。 自此之後,嚴格的行動限制使得無國界醫生無法營運 25 間流動診所中的任何一間,這些診所每週約進行 1,500 次病人診症。 在過去的9周裏,儘管我們試圖尋找解決這些障礙的辦法,例如提供電訊遠程診症連繫病人和醫生,但組織的社區健康人員是少數能夠直接接觸我們病人的人。 身處敏比亞(Min Bya)的昂昂(Aung Aung;化名...
Subscribe to RSS - 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