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無國界醫生團隊表示,利比亞的黎波里拘留中心內被拘留的移民和難民人數, 在過去五日劇增至原來的三倍以上。當局自10月1日起五日內在市內大規模任意逮捕移民和難民,包括婦女和兒童。 組織正在該市三間拘留中心提供醫療服務,並對移民人數急增的情況感到極度擔憂。 過去三天以來,至少有5,000名移民和難民在的黎波里市內遭到政府衛隊圍捕。眾多被捕人士報稱在衛隊突擊搜查他們的居所期間,遭受包括性暴力在內的嚴重肢體暴力。據聯合國指出,一名年輕移民遭到殺害,至少另外五人身受槍傷。 無國界醫生在利比亞的行動經理費爾登(Ellen van der Velden)說: 我們看到政府衛隊採取極端手段,任意把更多脆弱人群...
早前因的黎波里兩間拘留中心內出現連串令人憂慮的暴力事件而暫停在中心的醫療工作接近三個月後,無國界醫生目前已經重返中心,繼續向被拘留的移民和難民提供性命攸關的醫療護理。此外,組織亦返回另一間在該段時期不獲通行的拘留中心,重啟工作。 我們近來與利比亞的打擊非法移民部門(Directorate for Combating Illegal Migration)展開多輪會談後,才作出重返拘留中心的決定。當局向我們確保拘留中心的環境會符合某些基本條件,以讓我們能在合乎醫療道德和人道宗旨的情況下重啟工作。這些條件包括讓拘留人士免受暴力對待和保障組織團隊的安全、容許醫護人員持續在拘留中心通行無阻、...
無國界醫生已暫停在埃塞俄比亞阿姆哈拉(Amhara)、甘貝拉(Gambella)、索馬里(Somali)地區,以及提格雷(Tigray)西部和西北部地區的所有工作,以遵守埃塞俄比亞公民社會組織局(Agency for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於7月30日發出為期三個月的暫停指令。 無國界醫生收到指令後,採取了所有必要行動以滿足局方的要求。他們的調查工作仍然持續,當中包括將所有醫療和人道項目暫停三個月。在短促的通知期內,所有病人均需離開無國界醫生的診所,令這些地區的人能夠獲得的醫療護理更為有限。一支有近1,000名埃塞俄比亞員工的團隊也只能在家中候命,...
欽貌(Khin Maung)是羅興亞人,今年26歲。2017年,他在緬甸的村莊遭到軍隊攻擊,自此便一直以難民身份生活。 我們在孟加拉留得愈久,羅興亞問題便愈可能從國際議程上消失。 我們最初到達難民營——在孟加拉考克斯巴紮爾眾多難民營的其中一個——我還以為可以在兩、三個月後回到緬甸的家。那時我們仍有一些鄰居留在緬甸,村莊仍未遭到破壞。我們的營地非常接近兩國邊境,所以要回去也很容易。 但那是四年前的事。我的房子早已不復存在,燒成灰燼。 如果有人叫我現在回國,我會覺得他們瘋了—現在根本沒有辦法回國。當然我們沒有合法方式回去,只能循非法途徑返國。我們需要合適的解決方案,一項合理而公正的解決方案,...
以插畫形式呈現瑪莉亞通過達連隘口的危險經歷。©MSF/Jorge Montoya 2021年,冒着生命危險通過達連隘口(Darién Gap)的人數激增。這段連接着巴拿馬和哥倫比亞、連綿60英里(約97公里)的叢林危險莫測,而且林中並無開闢出道路。今年一月至五月穿越達連隘口的超過15,000名移民中,絕大部分都是海地人或古巴人,但近期也有很多委內瑞拉人取道於此。那些無需簽證便能進入南美各國的非洲人、印度人和孟加拉人,也會經達連隘口前往北美洲。很多成功穿過隘口的人憶述,沿途能看到半路死去的人的屍體。無數移民在這條危險的通道喪命。 瑪莉亞*是一名古巴移民,她經歷達連隘口的艱險旅程,...
自5月以來,隨著阿富汗軍隊和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即塔利班)在多個省會城市內外開戰,阿富汗境內的暴力事件激增,阻礙人們獲得醫療服務,令子彈和爆炸造成的死傷人數增加,並造成廣泛的流離失所。在無國界醫生工作的三個地區,即南部赫爾曼德省(Helmand)的拉什卡爾加(Lashkar Gah)和坎大哈(Kandahar),以及北部的昆都士(Kunduz),這些戰事帶來的影響感受尤其強烈。但同時,圍繞著赫拉特市(Herat)的戰事也在繼續,組織在當地也開設了一個救援項目。 無國界醫生在阿富汗的人道事務經理布約利(Laura Bourjolly)說:「該國的局勢已經惡化到在拉什卡爾加和昆都士等城市裏,...
六月份有超過11,000名移民從哥倫比亞抵達巴拿馬,是今年以來最高的數字;在雨季期間,穿越達連隘口的熱帶叢林更加危險。所以僅一個月便有這麼多人來到,情況實在十分不尋常。 為應對大量湧入的移民,無國界醫生已在跨境移民進入巴拿馬時抵達的第一個村莊下奇基托(Bajo Chiquito),以及在拉哈斯布蘭卡斯(Lajas Blancas)和聖維森特(San Vicente)的移民接待站,加強醫療隊的工作。自五月底展開應對起,醫療隊已經治療超過14,000名病人。 組織現有15名員工,包括醫護人員、心理學家和後勤人員在上述三個地點工作。團隊處理了大量的診症需求,僅七月份就有超過6,000次,...
南蘇丹共和國在2021年7月9日迎來十週年這個重要的里程碑因其第一個十年的血腥歷程及長達五年的內戰,留下不可抹滅的傷痕。在這個關鍵時刻,無國界醫生最新報告 《南蘇丹十週年:無國界醫生紀錄就暴力事件引致的後果》 ,整理組織自2011年7月9日至今在南蘇丹的經歷。該報告透過員工和病人的見證,紀錄並提醒人們自獨立以來因暴力引致的傷亡。我們亦邀請多名來自或曾遠赴南蘇丹的前線員工,分享他們對這個國家現況的想法、還有對其未來的展望與願景。 無國界醫生最新報告回顧十年來的暴力情況 按此下載報告(只有英文版) 從獨立到內戰 獨立初期,南蘇丹共和國面對至少三十宗人道危機。該國部分地區被日益嚴重的部族衝突圍困,...
無國界醫生租用的搜救船「Geo Barents」被意大利當局以行政理由扣押,延誤其在地中海中部的救命搜救活動。 組織呼籲當局盡快放行。 7月2日,港口當局在西西里(Sicily)島奧古斯塔(Augusta)港對「Geo Barents」展開14個小時的檢查後,找出船隻22個問題,並以其中10個作為扣留該船的所謂理據。雖然我們準備就船隻問題作出一切的必要調整,但這顯然是當局利用檢查這個行政手段的幌子,來達到其政治目的。 我們呼籲意大利當局迅速協助放行搜救船,使其盡早回到海上。 無國界醫生搜救項目代表斯塔代里尼(Duccio Staderini)說:「...
利比亞的黎波里市內兩個拘留中心一再發生針對難民和移民的暴力事件,無國界醫生今天宣佈暫停在馬巴尼(Mabani)和阿布薩利姆(Abu Salim)拘留中心的工作。 無國界醫生在利比亞的項目總管柳天蕙(Beatrice Lau)說: 這個決定相當艱難,因為我們不能再留在拘留中心工作,我們知道裡面的人每天都承受痛苦煎熬。但是暴力持續發生,對難民和移民構成嚴重傷害,而我們的工作人員面對的安全風險亦已超出可以接受的水平。如果暴力未能平息,情況亦未見改善,無國界醫生便不能在設施內提供人道醫療護理。 自今年2月起,拘留中心內發生的虐待和暴力事件不斷上升,在短短一星期內,...
Subscribe to RSS - 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