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在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蔓延之際,我們的團隊正於全球超過70個國家和地區,為逃離暴力的人、產婦,以及需要治療麻疹或營養不良的兒童,提供緊急醫療護理。由敘利亞的衝突,到孟加拉境內持續流離失所的羅興亞難民,都是其中一些在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期間不應被遺忘的危機。以下我們整理了6個特別重大,需要我們關注的人道危機: 1. 敘利亞西北部:持續發生的衝突 無國界醫生團隊在敘利亞西北部一個供流離失所人們暫住的營地裡面分發保暖物資,工作人員從貨車卸下物資,而人們在旁邊排隊領取。攝於2020年3月9日。© 無國界醫生 敘利亞政府及其盟國在敘利亞西北部發動的軍事攻擊,導致伊德利卜(...

試想以下問題:如果您沒有自來水或肥皂,該如何勤洗手? 如果您住在貧民窟或難民營中,如何與人保持社交距離? 如果您要逃離戰火,能不越過國界嗎?如果那些健康有問題的人早已無法負擔或獲得所需的治療,該如何採取額外的預防措施?

 

每個人都受到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以下簡稱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的影響,但某些人可能比其他人更首當其衝。

 

受敘利亞東北部衝突影響的人群持續湧入伊拉克,無國界醫生在伊拉克與敘利亞接壤的邊境一帶的登記站開展醫療活動,並於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的一個營地内,評估人們的精神健康需求。 無國界醫生自當地時間周六(10月19日)展開上述醫療活動,項目經理馬丁內利(Marius Martinelli)說;「敘利亞東北部爆發衝突後,我們隨即在位於伊拉克與敘利亞接壤邊境的登記站,以及一些相信難民將會棲身的營地等地點進行評估,了解它們的基建和所提供的服務,並與其他組織和相關部門協調,以盡快為湧到那些地點的人群提供最適切的援助。」 無國界醫生的團隊正營運兩間流動診所,分別在一個登記站提供初級醫療護理、...
無國界醫生的康納 (Conor Kenny) 醫生於2017年在搜救船「Aquarius」上,參與海上搜救任務。 ©MSF 「對不起。我能做到的就只有這麼多。走到暫時停放死者遺體的走廊,家屬瞬間崩潰,跌倒在地上嚎哭大叫。這位年輕女士燒傷的位置從臉及胸,很明顯在橡皮艇洩漏燃油時她的臉部朝下。看著遺體,我自責無能。對於家屬而言,她是一位姐妹、是一位朋友、是一個人;但對於其他人而言,她只是一個數字,是這天14名死者的其中一位、是這個星期98名死者的其中一位、是今年5000名死者的其中一位。」 「...
梅吞(Metun,化名)是羅興亞難民,目前身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庫圖帕朗-巴魯卡里(Kutupalong-Balukhali)難民營。他之前住在緬甸若開邦(Rakhine),在當地的非政府組織工作;現時他在科克斯巴扎爾那些雜亂無章地擴展的難民營中,為非政府組織擔任義工。他跟無國界醫生分享他的希望和恐懼。 「到現在我還清楚記得那一天——2017年9月11日,我、妻子和四名子女逃到孟加拉。」 在若開邦時,我們經常受到威脅。與緬甸相比,孟加拉仍是天堂。 可是這裡的環境很不人道。你只能留在一個小房間,與別人共用廁所,還要住在一張塑膠布下,沒有任何通風系統。你不可以去任何地方...
坐在庫圖帕朗(Kutupalong)難民營裡的一家茶店內,簡比比(Bibi Jan)拉扯著衣袖,遮掩著身上的疤痕。這些疤痕是在2017年8月、歷來最大規模針對羅興亞人的暴力所造成。她的兩名兄弟被殺,她自己被刀捅傷。她的村莊被夷為平地,最終她逃到孟加拉。 來自若開邦的羅興亞人,是被邊緣化的少數族群,過去數十年來遭國家針對性地排斥及迫害。兩年前,緬甸針對羅興亞人的暴力事件佔據了新聞頭條。然而自此之後,無論是處理區內羅興亞人缺乏法律地位的問題,還是解決他們在緬甸被排斥的深層次原因方面,均進展不大。 羅興亞人無論逃到哪個國家,都被社會邊緣化,但目前為止,仍未有任何有意義的解決方法。在孟加拉,超過...
無國界醫生宣布恢復在地中海中部的搜救任務,同時譴責歐洲政府沒有道德的作為。歐洲多國政府持續兩年的指控,令海上的人道行動幾乎停歇;報復措施正規化則令更多人在海上溺斃、於衝突不斷的利比亞受苦。 無國界醫生的利比亞搜救項目統籌特納(Sam Turner)表示:「政客設法想你相信,數以百計在溺斃海中的人,還有數以千計被困在利比亞的難民和移民,都是控制外來移民手段的可接受代價。可惜實情冷酷,當他們宣告所謂的歐洲移民危機告終,其實是對這些政策持續在利比亞和海上引致的人道危機故意視而不見。只要我們不袖手旁觀,這些死亡和困苦就可避免。」 新的搜救船「Ocean Viking」和SOS...
無國界醫生(Medecins Sans Frontieres/MSF)指出,剛果民主共和國東北部的伊圖里(Ituri)省正面對多重人道危機,數十萬人迫切需要人道救援。近期,蔓延至朱古(Djugu)、馬哈吉(Mahagi)和伊魯姆(Irumu)地區的暴力事件增長,迫使數千人逃離家園。儘管無國界醫生多次呼籲國際救援機構加大對當地的人道援助,大部分流離失所的人群依然未能獲得最基本的救助。 無國界醫生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項目主管奧斯曼醫生(Dr Moussa Ousman)說:「不幸的是,這並非我們頭一次在該國遇到強烈的人道需求;但這一回,我們不僅目睹暴力衝突導致大量人群流離失所,還有麻疹疫情快速蔓延...

當你有成千上萬的病人等著看病,卻只有有限的醫療資源,還有可能為病人提供針對性的醫療護理嗎?

無國界醫生的護士迪亞茲(Darwin Diaz)和帕加魯干(Jose Vincent Pagarugan),被派往孟加拉,在世界上最大的難民安置點工作。

來看看無國界醫生的醫療團隊,如何在富有挑戰性的情況下隨機應變,提供有質素的醫療護理。
 

 

一名無國界醫生精神健康顧問正於Hitsats難民營為病人進行精神輔導服務。©Susanne Doettling/MSF 在南蘇丹上尼羅河州(Upper Niles State)中部、馬拉卡勒(Malakal)鎮附近的流離失所者營地裡,塔普(Dhan Tap)看著手機裡的圖片,面帶愁容。圖片中,一條破爛的白色繩子從南蘇丹人居住的典型茅草屋的房頂懸掛下來。塔普說:「一個13歲的男孩用這條繩子上吊了,我們的很多病人,不論是成年人還是少年,都覺得到了窮途末路。這個男孩覺得身在流離失所者營地,父母再也無法養他,他感到被困住了,很無助。」 塔普自己也是從衝突地區逃離,現在在馬拉卡勒的流離失所者營地裡,...
Subscribe to RSS - 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