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希伯倫「C區」欠缺醫療服務 尤其影響婦女

在希伯倫省(Hebron)「C區」,當地社群因各項行政措施限制和交通不便,難以獲得基本醫療服務,對婦女的影響尤甚。

約旦河西岸有超過一半地區被劃為「C區」,其軍事與民事的管轄權均由以色列政府控制,約30萬名巴勒斯坦人散居於各小型社區,難以獲得醫療服務,其中超過三分之一人需要依靠流動診所提供的基本醫療護理。

即使前往最就近診所,實際路途也十分遙遠,而且沒有公共交通工具,人們往往要支付難以負擔的交通費。另外,當地道路情況惡劣,不利車輛通行,所以救護車也無法前往有需要的社區。如人們需要求醫,即使是孕婦,也需預留一段長時間要離開家園。

位於希伯倫省「C區」的馬薩費爾亞塔(Masafer Yatta)長期欠缺醫療服務,有當地非政府組織本來提供的流動診所服務,卻因經費遭到削減,或政府實施更嚴格法律管制而被迫暫停。受2019冠狀病毒病影響,當地的醫療系統負荷更大,難以應付龐大醫療需求。

幾星期前,無國界醫生團隊開始為這些社區提供基本醫療服務,服務範疇包括普通科門診(主要服務兒童和長期病患者)、生殖健康護理、心理健康,以及營養篩查。人們也可在診所接受2019冠狀病毒病基本檢測,病情嚴重的病人或會轉介到位於鄰近的亞塔鎮醫院作進一步護理。

自11月起,一支由醫生、護士、助產士、心理健康專家以及健康推廣員組成的團隊,已定期前往德凱卡(Dkaika)、金巴(Djinba)和希貝特阿爾法凱(Khirbet Al Fakheit)展開工作,更於12月底開始在烏姆古薩(Um Gussa)服務當地居民,至今已經提供接近300次診症服務。

無國界醫生團隊在希貝特阿爾法凱(Khirbet al Fakheit)提供流動醫療服務時,社區領袖哈馬德(Mohamad Ayoub Hamad)跟我們說:「一年以來都沒有人來過這裡,要求醫就必須一路走到亞塔,對孕婦來說特別麻煩。簡單來說,如果家裡沒有汽車,問題就越大。」

當地婦女求醫時所遇到的困難更大。男性居民會定時前往鄰近城鎮亞塔(Yatta)做買賣,如有需要也可順道在鎮裡求醫。可是,婦女一般都在農田晝夜不停工作,由於沒有替工幫忙,她們往往因工作忽視個人健康,直到病情嚴重時才去求醫。馬薩費爾亞塔沒有公共交通工具,即使一些家庭買了汽車,卻沒有進行登記,所以這些「違法」車輛可能隨時被沒收。

拉莎(Rasha)*騎著驢子,從附近的村莊前往位於希貝特阿爾法凱的流動診所。她解釋:「現在情況完全不同了,至少每週有醫生來看病,我們可取得藥物;以前若自己或孩子要服藥,我都要到村裡逐家逐戶求問鄰居。」一星期前,拉莎帶著兩個孩子來做檢查,原來除了面臨醫療問題,她還說:「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我們都沒有芝士和酪漿可以賣,所以都很缺錢。」

提供地區性醫療服務也是一大挑戰。如不獲以色列政府批准,「C區」居民便不能建造任何永久構築物或半永久構築物,但幾乎從來沒有人能取得當局許可,就連我們用作流動診所的簡單建築物都面對清拆威脅,包括在希貝特阿爾法凱   (Khirbet Al Fakheit) 的設施,自2012年起,設施旁邊的學校和診所已相繼接到拆遷令,隨時遭到當局清拆。

無國界醫生在希伯倫的項目主管蘭格(Katharina Lange)說:「我們希望一些全國性組織或巴勒斯坦衛生部能盡快得到足夠的能力和資金,重新為馬薩費爾亞塔等地的居民提供服務。」

 

*姓名已被更改以保護病人私隱

-------------------------------

自1989年起,無國界醫生便在巴勒斯坦被佔領土(Occupied Palestinian Territories)工作,並集中在加沙提供基本醫療服務。1996年,我們開始在希伯倫的一些地區(C和H2區)建立流動診所,並在十年後把項目移交另一組織。除了在希伯倫提供醫療護理外,無國界醫生目前還在當地和約旦河西岸的納布盧斯提供心理健康服務,亦在加沙設有門診和住院服務以治療創傷和燒傷病人。我們也提供整形外科手術,替傷者縫合大面積傷口和進行骨科手術,並提供包紮、物理治療、健康教育和心理社會支援。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