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推廣

在希伯倫省(Hebron)「C區」,當地社群因各項行政措施限制和交通不便,難以獲得基本醫療服務,對婦女的影響尤甚。 約旦河西岸有超過一半地區被劃為「C區」,其軍事與民事的管轄權均由以色列政府控制,約30萬名巴勒斯坦人散居於各小型社區,難以獲得醫療服務,其中超過三分之一人需要依靠流動診所提供的基本醫療護理。 即使前往最就近診所,實際路途也十分遙遠,而且沒有公共交通工具,人們往往要支付難以負擔的交通費。另外,當地道路情況惡劣,不利車輛通行,所以救護車也無法前往有需要的社區。如人們需要求醫,即使是孕婦,也需預留一段長時間要離開家園。 位於希伯倫省「C區」的馬薩費爾亞塔(Masafer Yatta)...
2019冠狀病毒病在全球蔓延,很多人不能在相對安全的地方暫避。隨著巴西無家者的感染率上升,無國界生的醫療隊正調整活動,為最脆弱的社群提供援助。 在里約熱内盧的某些地區,人們難以獲得公共衛生設施,無國界醫生開展健康教育活動和基本的診症服務。 2019冠狀病毒病開始在巴西蔓延時,中上階層的人最先受感染,現在病毒也開始在大眾社區傳播,風險最大的是那些沒有安穩住所,或未能接觸水利衛生設施的人。 失業人士每天都面對着三餐溫飽,得到肥皂和潔淨用水的挑戰。那些有片瓦遮頭的幸運兒通常會和其他人共用房間。在街頭生活的人們最脆弱,幾乎沒有可能遵循保持社交距離的準則。在羅賴馬州(Roraima)的博阿維斯塔(...
儘管哥倫比亞在2016年11月結束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人民軍」長達50年的衝突,這個國家仍然要面對許多挑戰。其他武裝團體和犯罪集團仍然活躍。貧窮和缺乏政府管治,令城市中的某些角落淪為暴力的溫床,對人們的生活和健康造成嚴重後果。
無國界醫生指,國際社會在烏干達作出的回應令難民大失所望。為避免發生緊急醫療事故,各國必須優先考慮為難民提供救命的補給品,例如水和食物。 各國政府及國際組織在6月22及23日於坎帕拉會晤,為應對烏干達的難民工作籌款。該國現時共有950,562名難民,每天有約2,000人前來,大部分都是逃離南蘇丹戰火的民眾。烏干達是聯合國難民署推動的「難民問題全面響應框架」的先導國家。該框架旨在及早引入發展機構以回應難民問題、增強重新安置難民到第三國的方案並共同分擔責任,以及提升難民復原和自力更生的能力。 資源匱乏、惡劣的水利衛生情況、配給食物短缺都可以迅速演變成醫療緊急事故。在帕洛里亞(Palorinya),...
受訪者:尼日利亞緊急救援隊項目統籌巴多克(Bart Bardock) 尼日利亞緊急救援隊自2月起,一直於該國的索科托州(Sokoto)、扎姆法拉州(Zamfara)、凱比州(Kebbi)和尼日爾州(Niger)收集樣本、進行監測,並支援全國疫苗注射工作,以減低爆發丙型腦膜炎疫情的影響。 無國界醫生緊急救援隊如何應對近日在尼日利亞索科托州和扎姆法拉州所爆發的腦膜炎疫情? 我們自2月起一直活躍於前線支援尼日利亞衛生部,協助他們診斷個案,包括透過收集樣本,以進行快速化驗測試,以確認腦膜炎的種類。我們亦訓練醫護人員、向治療中心捐贈抗生素,和協助尋找新症,以降低發病率和死亡率。...
在塞拉利昂,無國界醫生分別在博城和凱拉洪,共設有兩間伊波拉治療中心,有超過1400名員工在工作。 凱拉洪的治療中心於2014年6月26日成立,至今接收到600多位確診病人,當中292人已經康復。 聆聽與安慰病人——精神健康主任斯華蔚(Fatmata Swarray) 斯華蔚自7月起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凱拉洪的治療中心擔任精神健康主任。 我作為輔導員的角色,就是去安慰病人、與他們傾訴、聆聽他們的恐懼和憂慮,和向他們解釋治療中心的內部情況。 當新病人到達中心時,我和同事們會迎接他們,並讓他們知道我們會在中心幫助他們。我亦會詢問他們曾接觸過的人士,並嘗試追蹤這些人以作進一步檢測。...
自從以色列於2007年開始在加沙地帶實施封鎖,所有人都難以離開該地區,巴勒斯坦的醫療人員也無法出國接受培訓以及提升知識和技能。無國界醫生在加沙的項目的其中一個目標,就是將專科的技能,經由國際救援團隊傳授給當地的醫療隊伍。這也是心臟及呼吸物理治療師西爾維婭在加沙工作了一個半月的原因。 我叫西爾維婭(Silvia Helena Cesar THOMAZ DE AQUINO),來自巴西,是一名心臟及呼吸物理治療師。我在巴西的聖保羅醫院已經工作了12年。 我在1998年獲得執照,1999年,無國界醫生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我開始關注這個組織並希望加入其中。在一個變得愈來愈標準化的社會裡,...
Subscribe to RSS - 健康推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