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殖健康護理

薩金特(Kiera Sargeant)曾擔任無國界醫生在蘇丹的醫療統籌,以下她會介紹無國界醫生如何在埃塞俄比亞邊境應對難民危機。 蘇丹和埃塞俄比亞的邊界發生了甚麼事? 「2020年11月初,來自埃塞俄比亞提格雷地區(Tigray)的難民開始從哈姆代特(Hamdayet)和盧格迪(Lugdi)進入蘇丹。起初難民數目不多,但後來每天增加超過1,000人,至今已經有超過55,000名難民從埃塞俄比亞提格雷抵達蘇丹。 難民都留在卡薩拉州(Kassala)和加達里夫州(Gedaref),而加達里夫設有兩間官方常設營地,分別是烏姆拉庫巴(Um Rakuba)營地、以及新設立的塔尼德巴(Al...
在希伯倫省(Hebron)「C區」,當地社群因各項行政措施限制和交通不便,難以獲得基本醫療服務,對婦女的影響尤甚。 約旦河西岸有超過一半地區被劃為「C區」,其軍事與民事的管轄權均由以色列政府控制,約30萬名巴勒斯坦人散居於各小型社區,難以獲得醫療服務,其中超過三分之一人需要依靠流動診所提供的基本醫療護理。 即使前往最就近診所,實際路途也十分遙遠,而且沒有公共交通工具,人們往往要支付難以負擔的交通費。另外,當地道路情況惡劣,不利車輛通行,所以救護車也無法前往有需要的社區。如人們需要求醫,即使是孕婦,也需預留一段長時間要離開家園。 位於希伯倫省「C區」的馬薩費爾亞塔(Masafer Yatta)...
香港助產士李芷殷
 
在南蘇丹馬班縣多羅難民營,無國界醫生是區內唯一提供免費婦產科醫療服務的組織,單在2018年6月及7月,每個月有250至280名婦女到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醫院分娩。當地童婚問題嚴重,女士早於15、16歲時便會結婚、生兒育女。這些年輕婦女的身心發展都未成熟,要順利分娩和學懂照顧新生嬰兒都有一定難度。
 
家,理應是每個人的避風所。然而世界各地許多人的安樂窩不再安樂,被逼含淚遠走他鄉。截止2016年,全球共有6,560萬人流離失所,即平均每分鐘便有20人被逼離開家園,當中近半為女性,包括女童和孕婦。本周四(8日)是國際婦女節,在未能重回昔日的家之前,這群流離失所婦女更需要的是長遠的醫療保障和心理支援。 過去20年間,全球被逼流離失所的人口由1997年時的3,390萬人,增至2016年的6,560萬人,升幅達93.5%,超過英國的總人口;當中1030萬人因衝突而被逼逃離家園,即平均每日有28,...
數以千計平民在逃離了蘇丹與南蘇丹兩國在邊界爭議地區的暴力後,現在亟需糧食、飲用水和醫療護理。無國界醫生在人道情況本已不堪的南蘇丹北拜赫爾加扎勒州(Northern Bahr el Ghazal)開展了緊急救援行動,協助剛到達當地的流離失所者。他們大部分人到埗時都身無長物。 根據當局的數字,自去年10月開始已有1,542個家庭,來到北拜赫爾加扎勒州的烏韋勒北縣(Aweil North County)。數字不斷上升,大部分到來的人都告訴無國界醫生隊伍,他們是要逃離阿卜耶伊(Abyei)邊界爭議地區的暴力和民兵的襲擊。部分人由遠至聯合州(Unity State)和上尼羅河州(Upper Nile...
Subscribe to RSS - 生殖健康護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