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丹:埃塞俄比亞難民急增 各方需迅速增強支援

薩金特(Kiera Sargeant)曾擔任無國界醫生在蘇丹的醫療統籌,以下她會介紹無國界醫生如何在埃塞俄比亞邊境應對難民危機。 
 
 
蘇丹和埃塞俄比亞的邊界發生了甚麼事?
 
「2020年11月初,來自埃塞俄比亞提格雷地區(Tigray)的難民開始從哈姆代特(Hamdayet)和盧格迪(Lugdi)進入蘇丹。起初難民數目不多,但後來每天增加超過1,000人,至今已經有超過55,000名難民從埃塞俄比亞提格雷抵達蘇丹。
 
難民都留在卡薩拉州(Kassala)和加達里夫州(Gedaref),而加達里夫設有兩間官方常設營地,分別是烏姆拉庫巴(Um Rakuba)營地、以及新設立的塔尼德巴(Al Tanideba)營地。把難民從邊境接待營送到位於加達里夫的官方營地,需時約10至15小時。」


無國界醫生如何應對難民潮?
 
「無國界醫生已在蘇丹工作多年。我在2020年9月前往蘇丹,協助無國界醫生在卡薩拉和南達爾富爾州(South Darfur)設立新項目。當時蘇丹正從嚴重的水災恢復過來。該國有兩個州出現了病毒性出血熱個案,於是我們也向這兩個州提供支援。然而,埃塞俄比亞在11月初爆發武裝衝突,我們需要再度調整工作,並前往埃塞俄比亞邊境支援。11月19日,我們在加達里夫開設第一間診所。
 
「現在我們正擴充在過境點和兩個常設官方營地的服務。我們將於常設營地提供基本醫療護理、生殖健康服務、精神健康支援、疫苗接種,並治療營養不良和長期病患者。我們還在籌備增設住院部門,提供乾淨食水和衛生設施。一如以往,我們也會進入社區工作,了解當地需要。
 
在哈姆代特邊境,我們在衛生部的診所提供協助,為當地居民和難民提供免費醫療服務,並與當地社區合作,提供生殖健康服務、精神健康支援、慢性病治療,以及提供乾淨水和衛生設施等。團隊也在過境點為難民提供健康檢查,例如檢查他們是否患上營養不良。由於過境點沒有其他組織提供服務,而接待中心又設在城鎮的另一邊,所以我們經常要向剛來的難民提供資訊和指導,讓他們知道之後還可以到何處取得甚麼協助。」


 
難民抵達後的健康狀況如何?
 
「埃塞俄比亞邊境有一條河流,初時有人游泳或涉水過河進入蘇丹,但是河水水流非常湍急,要渡河並不容易;其他人則乘小艇、或從陸路經過盧格迪過河。
 
12月初,我們發現人們到達的方式和以往不一樣。哈姆代特目前有四個過境點,最初的難民都不需長途跋涉到達這裡,所以健康狀況不算差;但最近到達的難民都經歷長途跋涉,已經筋疲力盡,健康狀況欠佳。我們也擔心他們得不到治療長期病患所需的藥物。
 
我們聽說,現在要尋找安全的路線前往進入蘇丹的過境點,比以前困難得多。經常有人對我們說,他們在路上要在不同的地點躲藏好幾天,才能再次上路。
 
我們的團隊最常醫治的疾病是呼吸道感染、急性水樣腹瀉,以及糖尿病和高血壓等慢性疾病。我們也醫治過幾位遭到彈片和子彈所傷的傷者,也有人向我們反映有關心理健康的擔憂。我們也接到一些關於性暴力事件的傳聞,於是致力讓當地社區知悉我們會為受害者提供醫療和心理健康護理。」


 
難民有沒有對你們說他們為甚麼要逃離家園嗎?
 
「一位難民對我說,有天他聽到遠處出現猛烈爆炸聲,聲音還越來越近,讓他非常困惑和不安。雖然他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但他看到有人奔跑,於是他也跟著逃了出來。他跑進了灌木叢,然後往邊境跑去。
 
另一名難民本來已經到了哈姆代特,後來為了回家取回物品而越境再返回埃塞俄比亞,但回家才發現別人已經住進自己的房子,最後只能空手而回,動身前往哈姆代特。」


哈姆代特和官方營地的生活水平如何?
 
「難民營的狀況惡劣,營內沒有足夠的住所、食物、水或必要的救援物資。不少難民都留在村落中,因為村裡有更多住宿選擇。
 
雖然難民營正增設更多服務,但進度實在太慢。自11月3日起,每天都有250至350名難民轉到烏姆拉庫巴營地。於1月的首個星期,那時塔尼德巴營還未準備妥當,已有難民被移送到這個缺乏基本服務的營地,我們非常擔心他們根本得不到基本所需。
 
與此同時,不斷有難民抵達蘇丹,所以中轉營地的服務必須維持和加以改善,因為營地仍有大量難民居住。


難民最關心甚麼?
 
「許多難民在逃難時與家人失散,而提格雷地區的電話服務不足,所以他們最擔心家人和親人的安危。
 
我們發現有幾位兒童無人陪伴,他們大多是在逃離時與家人失散。我們已經把他們送到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兒童保護服務機構。
 
另一方面,農民也很在意自己無法收割家鄉農田的莊稼。現在他們人在蘇丹,非常擔心生計,也關心何處能提供食物和住宿。
 
當然也有人對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感到憂慮,但大部分人更擔心其他問題,包括住宿、食物和水供應。」


應對這場難民危機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對無國界醫生來說,最大的挑戰就是取得足夠醫療物資。我們正尋求緊急運送醫療物資到當地,以便及時應對危機。疫情爆發也使我們難以引入具備經驗的醫護人員,而現時國內的醫護人手已十分短缺。
 
難民突然湧入蘇丹,對當地的基礎設施和醫療服務構成壓力。除此之外,蘇丹正面對燃料短缺和嚴重的通貨膨脹,因此也對後勤和財政工作造成挑戰。
 
我們需立即增加援助,以應付難民的燃眉之急,務求趕及在雨季來臨前做好準備,否則雨季一到,外界便更難進入蘇丹。蘇丹政府、聯合國、捐贈者和非政府組織更應盡其所能,擴大工作規模。聯合國難民署和蘇丹當局應及早改善協調。蘇丹情況危急,因此極需各界提供資金援助,而進口物資和前往當地服務的許可也須在幾天内完成,而非拖延數星期之久。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