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護理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自2月下旬烏克蘭發生的國際武裝衝突不繼升級,至今已迫使超過1,000萬人越境前往鄰近各國,當中近四分之一進入俄羅斯。無國界醫生駐俄羅斯團隊,正支援現有為流離失所者提供的醫療護理,包括長期病護理、愛滋病治療和心理健康護理,以及開設一條健康諮詢電話熱線。 約240萬人因衝突而流徙到俄羅斯,而當中大多身處該國南部,例如沃羅涅日(Voronezh)、頓河畔羅斯托夫(Rostov-on-Don)和別爾哥羅德地區(Belgorod)。駐沃羅涅日的無國界醫生團隊和當地的非政府組織合作,協助分發食物、衛生用品和醫療用品等緊急救援物資。 自5月起,無國界醫生便着手和當地組織合作,...
身處立陶宛的弱勢移民和尋求庇護者遭長期拘留,其心理健康狀況正急速惡化。無國界醫生表示,立陶宛當局處理移民的手法和法律程序千瘡百孔,加深了對某些國籍人士的歧視,導致他們被持續拘留。組織譴責立陶宛實施長期拘留和制度性歧視,並呼籲當局立即採用人道替代方案,公平照顧脆弱和飽受創傷人士的需要。 駐立陶宛無國界醫生經理布朗(Georgina Brown)說:「許多遭拘留的人都有難以磨滅的創傷經歷,但立陶宛當局非但沒有回應他們的需要,反而把他們拘禁起來,置其於絕境之中,加劇他們的心理創傷。這些成年男女和兒童感到前路茫茫,害怕被強迫遣返本已逃離的險境,繼而再遭監禁,失去自由與自主權,或得不到足夠保護。...
2012年,羅興亞與若開(Rakhine)族群爆發暴力衝突,佐里娜(Zaw Rina)在包多鎮(Pauktaw town)的家園遭到焚毀,被迫和家人逃到阿諾葉(Ah Nauk Ywe)的一所難民營,該營位處若開邦西部偏遠地區一座難以到達的島上。現時她棲身的的竹制居所弱不禁風,並非為長期安居而設,但她卻在營內足足住了十年。 這些過度擠迫營地住了超過5,000人,多間建材薄弱的居所彼此緊鄰,中間夾着滿佈泥濘的狹窄小道。營內缺乏排水系統,積水成為蚊蟲和疾病滋生的溫床。居民人數眾多,但營內廁所很少;用水供應不足,情況在旱季時更為嚴重,因此這些衞生設施一向非常骯髒。另外,營內幾乎沒有私隱可言。...
在遭受酷刑或極端暴力後,一個人的身心如何康復? 2017 年 7 月,無國界醫生在墨西哥城開設了綜合護理中心,以西班牙語縮寫CAI 所為人所知,為遭受酷刑或極端暴力的人提供專門的醫療和心理健康護理服務。這裡許多病人都是曾有可怕遭遇的移民或尋求庇護者,由墨西哥的其他無國界醫生項目、聯合國難民署和墨西哥非政府組織轉介到該中心。 在這次訪問,專攻家庭事務的心理學家兼墨西哥城綜合護理中心 (CAI) 統籌魯比亞諾(Néstor Rubiano)講述了該計劃的歷史,並探討無國界醫生可以如何幫助人們在經歷酷刑或極端暴力後重獲身心健康。 在墨西哥城提供像 CAI的服務為何重要? 2011 年,...
2022年1月至3月期間,無國界醫生在菲律賓南部的迪納加特省(Dinagat Island Province)和蘇里高市(Surigao City)的離島展開了緊急應對,這些島嶼於2021年12 月受到颱風雷伊(當地名稱: 奧黛特)的嚴重影響。 兩個多月以來,無國界醫生團隊支援當地醫院並到訪偏遠社區,提供急需的醫療援助和衞生套裝。緊急項目統籌埃斯格拉(Regidor Esguerra)回顧了在迪納加特和附近島嶼所做的工作。 「我在颱風吹襲後一個月抵達迪納加特,當時人道和醫療需求仍然非常巨大。人們獲得基本醫療服務和救援物資的機會十分有限。由於物流問題和醫療設施如地區醫院、鎮級(社區)...
無國界醫生搜救船Geo Barents於3日內在地中海中部展開6次搜救行動,從海上救起439名逃離利比亞尋求安全生活的人。 我們曾兩度請馬耳他當局提供安全登岸地點,但都被漠視並拒絕,我們現轉向請意大利當局開放港口。Geo Barents 急需讓這 439 名倖存者在安全的地方登岸,讓他們可以有尊嚴地接受所需的援助。 Geo Barents於 1 月 14 日在地中海中部展開第7次搜救航程。搜救船駛離西西里海岸,南行至利比亞搜救區。 1 月 19 日中午時分,利比亞搜救區內,船橋上的海域監測隊發現一艘遇險的白色橡皮艇。 Geo Barents 立即轉向駛往該橡皮艇,而搜救隊將 87...
無國界醫生在今天發布的一份報告中,再次呼籲歐盟領袖徹底改變他們對待移民的取態,並停止加緊現有的圍堵和阻嚇政策,以免繼續危害尋求庇護者、難民和其他移民的健康和安全。這些傷害都是不必要和可避免的。 報告作者之一、無國界醫生移民問題的人道顧問穆薩(Reem Mussa)說:「五年多以來,歐盟把人們困在希臘島嶼的熱點,處理他們的庇護申請的政策,已造成前所未有的危機,使人們承受巨大苦難。 這一切都不是意外使然。歐盟設計出來的熱點模式,不單是用來處理移民的庇護申請,也是為了阻嚇那些敢於在歐洲尋求安全的人。」 這份名為「在歐洲邊境製造危機」的報告,顯示歐盟的移民政策如何危及被困希臘島嶼上的人的健康和安全...
薩金特(Kiera Sargeant)曾擔任無國界醫生在蘇丹的醫療統籌,以下她會介紹無國界醫生如何在埃塞俄比亞邊境應對難民危機。 蘇丹和埃塞俄比亞的邊界發生了甚麼事? 「2020年11月初,來自埃塞俄比亞提格雷地區(Tigray)的難民開始從哈姆代特(Hamdayet)和盧格迪(Lugdi)進入蘇丹。起初難民數目不多,但後來每天增加超過1,000人,至今已經有超過55,000名難民從埃塞俄比亞提格雷抵達蘇丹。 難民都留在卡薩拉州(Kassala)和加達里夫州(Gedaref),而加達里夫設有兩間官方常設營地,分別是烏姆拉庫巴(Um Rakuba)營地、以及新設立的塔尼德巴(Al...
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的兒童和青少年尤為脆弱,既要面對歧視,也容易因疾病背負沈重的心理負擔,難以堅持接受抗病毒治療。在非洲國家馬拉維,無國界醫生的「青少年互相會」為年輕的感染者提供一個安全的空間——在那裡,他們可以接受愛滋病治療和跟進護理、實驗室檢測以及心理健康支援。他們可以和境況相同的夥伴分享對抗病毒的經驗,而其中更有一些人已經擔起小組導師的職責。 照片中身穿綠衣的奇倫加莫也是愛滋病病人,現時成為青少年互助會的夥伴導師,正與其他年輕患者交談,分享自身經歷,幫助這些年輕人建立聯繫和支援網絡。© Francesco Segoni/MSF 奇倫加莫就是其中一名導師。當他還是孩童的時候,...
貝魯特在8 月4日發生大爆炸後一周,無國界醫生展開緊急應對工作,為受嚴重影響的人提供醫療服務。無國界醫生的應對工作涵蓋3個主要範疇:為受傷患影響的病人提供傷口護理、為長期病患者提供持續護理以及為受爆炸影響的人提供心理健康支援。 無國界醫生在馬爾米哈伊爾(Mar Mkhayel)和卡蘭迪那(Karantina)兩處受爆炸嚴重影響的地區設立醫療站。我們亦上門探訪,了解當地居民的需要,從而為他們提供更適切的幫助。團隊訪問和了解當地居民的迫切需要後,在當地安裝儲水器,並向前往醫療站的人分發水和衛生用品。 一周前發生的大爆炸摧毀了貝魯特的港口倉庫,造成至少150死亡,超過6,000人受傷。...
Subscribe to RSS - 精神健康護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