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不良

穆罕默德醫生(化名)在無國界醫生位於拉什卡爾加(Lashkar Gah)的醫院工作。這裡是數百名母親和孩子歷經長途跋涉,才能抵達求醫的地方。 四百人。 這是我們目前於阿富汗拉什卡爾加的布斯(Boost)醫院每個月治療的嚴重營養不良兒童的數字。 這些年幼的病人都不足五歲。當中不少更患有令人擔憂的併發症,如肺炎、腹瀉或腸胃問題。 我是無國界醫生團隊其中一名醫生,在門診營養餵食中心工作,我可以用親身經歷說明,現在我們很忙碌。 床位不足 在衝突和政權更迭期間,許多人無法前來醫院,路上太危險,道路也被切斷了。 不幸的是,我亦受到影響。戰鬥期間,我的母親病得很重,但去醫院的路被衝突切斷。...
當洪水水位開始在她的村莊上升時,21歲的尼亞貝利(Nyabeel)和她的丈夫不知該如何是好。離開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是個艱難的決定。她說: 「 我們花了三天時間, 帶著四個孩子和一群山羊搬家是非常挑戰的一件事。」 洪災已持續了近八個月時間,南蘇丹北部團結州(Unity State) 的人民仍舊生活在困境中。 他們在惡劣的生活環境中處處面臨著傳染病和水傳播疾病爆發的風險。這些人在幾個臨時營地生活,面對著糧食短缺,收入匱乏,營養不良和缺乏安全水資源的難題。 這場洪災嚴重影響了835,000人的生活環境。 耕種土地所得的糧食和山羊的奶水曾是尼亞貝利一家的食物來源。 「我們曾經的生活比在這裡更加穩定...
身處南蘇丹北部本提烏(Bentiu)的人因為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洪水,正面臨傳染病和經水傳播的疾病的爆發、糧食供應不穩加劇以及營養不良危機。人道救援組織和政府部門未能迅速擴大應對規模,導致至少 152,000 名流離失所者身處駭人生活條件之中。 無國界醫生呼籲在本提烏的其他人道組織以及聯合國、當地衛生部和南蘇丹政府,緊急增加糧食和營養援助、水利衛生服務、庇護所和醫療護理。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經理特納(Will Turner)說:「人道救援應對的遲緩與不足使人們身陷險境。本提烏流離失所者營地,即前保護平民營地內的不堪狀況並非新事。多年來,我們一再警告營地的惡劣條件,...
阿富汗千瘡百孔的醫療系統多年來都非常脆弱,最近的政治局勢導致國際援助暫停,更令當地情況進一步惡化。無國界醫生在赫拉特(Herat)省的前項目統籌穆斯塔法(Mamman Mustapha)稱,組織在該省發現營養不良越趨普遍,情況令人擔憂。 自塔利班上台以來,過去幾個月赫拉特的醫療情況如何? 全國醫療系統瀕臨崩潰,醫療需求卻相當龐大,我們在赫拉特所見所聞正正反映這種情況。在塔利班上台之前,要在阿富汗獲得醫療服務已經是一項重大問題,但現在情況卻越趨惡化,因為大部分的國際援助已告暫停。世衛組織在赫拉特省的基本及必要的護理項目由世界銀行資助,撥款亦已停止。當地醫療設施不是關閉,便是盡量縮減規模,...
剛果民主共和國博加市最近衝突持續,在6月7日(星期一),無國界醫生支援的博加市綜合轉介醫院(General Referral Hospital ; GRH)亦成為蓄意襲擊的目標。衝突爆發至今,估計已造成12人喪生,當中包括10名平民。醫院遭到徹底摧毀,包括深切治療部在內的幾座建築物全遭焚毀,藥房和醫療儲備被搶掠一空。九名傷者已轉送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蓋蒂綜合醫院(Gety general hospital)。 這場極其暴力的襲擊,使博加醫院無法運作,難以照顧非常脆弱的病人。這間醫院已經是整個衛生區僅存的醫療設施,超過八萬人依賴醫院提供的服務。...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今年3月底以來,一直在應對馬達加斯加南部有史以來其中一次最嚴重的糧食和營養危機。在部署醫務人員之前,一支醫療隊被派往往安布阿薩里(Amboasary)區。普列丁克(Jean Pletinck)是團隊的成員之一,他為無國界醫生工作了28年,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後勤人員。他描述親眼所見、馬達加斯加南部偏遠地區人們所過著的悲慘生活。

 

對於也門南部亞丁(Aden)的深切治療團隊而言,創傷只是故事的一部分。馬爾凱西(Silvia Marchesi)醫生寫下這篇博客,記錄了關於一支致力在衝突之中拯救生命的團隊。

 

「你是第一次來嗎?」


我點點頭,在飛機上,坐我旁邊座位的先生對著我笑了。也門並不是我跟隨無國界醫生獲派的第一個任務,但這是我頭一回來中東,不確定自己應該期待些什麽。

薩金特(Kiera Sargeant)曾擔任無國界醫生在蘇丹的醫療統籌,以下她會介紹無國界醫生如何在埃塞俄比亞邊境應對難民危機。 蘇丹和埃塞俄比亞的邊界發生了甚麼事? 「2020年11月初,來自埃塞俄比亞提格雷地區(Tigray)的難民開始從哈姆代特(Hamdayet)和盧格迪(Lugdi)進入蘇丹。起初難民數目不多,但後來每天增加超過1,000人,至今已經有超過55,000名難民從埃塞俄比亞提格雷抵達蘇丹。 難民都留在卡薩拉州(Kassala)和加達里夫州(Gedaref),而加達里夫設有兩間官方常設營地,分別是烏姆拉庫巴(Um Rakuba)營地、以及新設立的塔尼德巴(Al...
在希伯倫省(Hebron)「C區」,當地社群因各項行政措施限制和交通不便,難以獲得基本醫療服務,對婦女的影響尤甚。 約旦河西岸有超過一半地區被劃為「C區」,其軍事與民事的管轄權均由以色列政府控制,約30萬名巴勒斯坦人散居於各小型社區,難以獲得醫療服務,其中超過三分之一人需要依靠流動診所提供的基本醫療護理。 即使前往最就近診所,實際路途也十分遙遠,而且沒有公共交通工具,人們往往要支付難以負擔的交通費。另外,當地道路情況惡劣,不利車輛通行,所以救護車也無法前往有需要的社區。如人們需要求醫,即使是孕婦,也需預留一段長時間要離開家園。 位於希伯倫省「C區」的馬薩費爾亞塔(Masafer Yatta)...
早前埃塞俄比亞北部提格雷地區 (Tigray region) 一處軍事基地遭到襲擊,埃塞俄比亞總理於是在11月4日下令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 (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採取軍事行動。衝突不斷升級,已對數十萬人造成影響,並有可能破壞該國各地和鄰近地區的穩定,恐釀成更嚴重的人道災難。 11月7日,第一批民眾從埃塞俄比亞抵達蘇丹。截至11月25日,聯合國難民署指已經有42,000名埃塞俄比亞人經登記後進入蘇丹,但不少人入境時未作登記,因此實際人數可能更高。目前民眾通過在三個地點進入蘇丹,最多人取道蘇丹東部卡薩拉州 (Kassala state) 的哈姆代特...
Subscribe to RSS - 營養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