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不良

無國界醫生促請,難民、尋求庇護者和移民在利比亞遭任意拘留的情況,必須停止 。組織在過去的一年多,一直致力向被困在的黎波里(Tripoli)拘留中心的人們提供醫療護理。有關拘留中心的環境既不人道,亦讓人喪失尊嚴。 無國界醫生醫療顧問桑醫生(Dr. Sibylle Sang)說:「被拘留者遭剝奪作為人應有的尊嚴,並受到惡劣對待,缺乏醫療護理。」她續說:「我們每天都看到,人們在這些環境下被拘留而承受到不必要的傷害,但我們為減輕他們的痛苦而能夠做的事卻很有限。」 醫療隊平均每月治理逾千名被拘留者,他們大多受呼吸道感染、急性水樣腹瀉、疥瘡和蝨侵染,和尿道感染所困擾。這些疾病都由拘留環境直接引致或加劇。...
也門多年來受戰亂困擾,大批民眾流離失所。其中哈杰省(Hajjah)人口約200萬人,當中37.6萬人為流離失所者,是流離失所人口最高的也門省份。這些人當中約四分之一在阿布斯地區(Abs)避難,他們通常居住在沒有基礎服務的偏遠地區,以減少成為空襲,或其他與衝突相關暴力的目標的機會。而阿布斯目前正是也門其中一個霍亂疫情最為嚴重的區域。自當地在3月下旬確診首宗霍亂個案後,相關數字持續上升。無國界醫生位於當地的霍亂治療中心單日接收多達462名病人──比也門其他地方的數字都多。 即使在霍亂爆發前,無國界醫生的團隊在阿布斯鄉村醫院就已看到急症問診、兒科入院和外科手術大幅增加。...
無國界醫生警告稱,由於營養不良到達警戒水平,一場緊急的人道危機正在埃塞俄比亞索馬里地區的杜洛(Doolo)區展開。無國界醫生團隊目前正在受影響最嚴重的杜洛區地方工作。 無國界醫生營養顧問范德卡姆(Saskia van der Kam)說:「兒童患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的數字是我們的隊伍在杜洛區工作10年來所見到的最高的。」 無國界醫生團隊與埃塞俄比亞衛生部門一同工作,已建立27所治療性餵食門診中心,和4所治療性餵食住院中心,治療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在達諾德(Danod),萊厄-尤卡(Lehel-Yucub),沃德爾(Wardher),加拉迪(Galadi)和達拉托勒(Daratole),...
正在加勒卡約北部提供營養不良和兒科治療 無國界醫生在撤出索馬里接近四年後,重新在當地治療病人。組織再度與衛生部合作,向位於索馬里邦特蘭地區(Puntland region)、加勒卡約北部(Galkayo North)的穆社格洲(Mudug)區域醫院提供支援。 無國界醫生在5月開始向醫院的治療餵食項目提供支援,及後亦在6月支援兒科病房。深切治療性餵食中心平均每天接收10宗新症,中心醫護人員至今已治療349名患有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的五歲以下兒童,同時接受治療的病人人數曾一度高企至111名。合共201名兒童被送往隔離病房,接受麻疹治療。無國界醫生亦接收了100名兒童到兒科病房,並自6月初起,進行了2...
據無國界醫生指,在南蘇丹皮耶(Pieri)附近一帶叢林避難的居民,營養不良及疑似霍亂個案急升,數以千計的人健康備受威脅。 自二月中,蘇丹人民解放軍(SPLA)與反對派爆發衝突之後,超過27,000人逃離他們在嶼艾(Yuai)及瓦特(Waat)的家園。逃至皮耶的人告訴無國界醫生隊伍指,平民被槍擊、強姦及殺害,他們的房子亦遭焚毀。現在他們嚴重缺乏糧食、飲用水和容身之所,不少流離失所的人在樹下棲身,靠吃樹葉維生。 無國界醫生隊伍正針對霍亂及營養不良,提供基本的醫療護理和治療。但無國界醫生警告,除非他們的居住條件獲改善,和有更多恆常人道救援,否則現況有機會進一步惡化。 「我就這樣逃走──...
聯合國近月指出,居住在南蘇丹、索馬里、尼日利亞和也門四個國家,合共二千萬人正面對嚴峻的糧食不足危機,甚至形容這些國家瀕臨饑荒(famine),並指需要44億美元協助處理有關危機。究竟這四個國家出了甚麼問題?是否欠缺糧食或飢餓就代表饑荒呢? 饑荒的定義 各個人道組織之間對饑荒的定義都未有共識,但在2012年,聯合國與其他國際非政府組織制訂了一個五級制的糧食安全階段綜合分類(Integrated Food Security Phase Classification,簡稱IPC),...
我在十二月三十一日離開香港往布魯塞爾,到無國界醫生的救援行動中心做出發前簡報後,便飛往尼日利亞的阿布賈,停留一晚後再轉飛到達我工作的地方──博爾諾州(Borno State)首府邁杜古里(Maiduguri)。由於博科聖地(Boko Haram)組織近年來在博爾諾州東北部和尼日利亞政府軍發生戰鬥,致令過百萬人逃離家園,來到邁杜古里躲避戰火,因而導致食物短缺,其中很多兒童更患上營養不良,加上戰鬥摧毀了很多醫療設施,令他們得不到治療。
無國界醫生指出,南蘇丹馬耶迪特縣(Mayendit)和萊爾縣(Leer)的長期衝突對當地人造成深遠影響。男女婦孺經常被迫逃離家園以躲避戰鬥,難以獲得包括食物、飲用水和醫療護理在內的基本所需。在最近數周,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面對極端嚴重的營養不良危機,展開了治療營養不良的兒童的緊急救援行動。 無國界醫生項目統籌佩塞爾(Nicolas Peissel)說,「極端暴力嚴重限制人們滿足基本需求,例如安全的飲用水、食物供應、棲身之所和醫療護理,」他續說,「人們已經失去所有,每天掙扎求存。」 一月份,在達艾布(Dablual)地區以及馬耶迪特縣北部的Mirniyal地區,...
無國界醫生正向身在邁杜古里(Maiduguri)、從其他組織獲得很少或沒有支援的家庭,提供糧食援助。這類人大多居住在邁杜古里市郊的穆納(Muna)地區。那裡有八個非正規營地,住有五百至六千人。 無國界醫生在其中兩個營地, Muna Primary和Muna Gulumba,分發糧食。這兩個營地各有人口約五百人。世界糧食計劃署向居住在Muna Primary的人提供現金支援,但居住在Muna Gulumba的人除了從無國界醫生獲得援助外,就沒有得到任何來自政府或其他非政府組織的支援。無國界醫生自去年11月起,在這兩個營地分發食物。 到目前為止,每個家庭獲得25公斤小米、五公斤豆和五公升棕櫚油,...
很多小孩死於營養不良 我們近日從尼日利亞的博爾諾州(Borno State)考察回來。當地人正經歷饑餓與流離失所,與此同時,我們發現一件很不對勁的事──在我們到訪過的三個地方,都幾近找不到五歲以下兒童的蹤跡。幾乎絕跡。在我們專為治療營養不良兒童問而設的治療餵食中心內,找不到他們的身影。他們不在我們的住院病房內,也不在我們的門診名單之上。 在流離失所者棲身的營地裡,總會見到小孩走來走去。我們的醫療團隊在博爾諾州多個地點都有工作,各個地點的情況雖然都有些不一樣,唯獨「小孩不見了」的現象在我們所探訪的地點都有出現。我們只見到年長的哥哥和姐姐,但並不見大姐姐揹著小孩,也不見母親用揹帶把孩子綁在背後。...
Subscribe to RSS - 營養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