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

六個月前,我們的三位同事埃爾南德斯(Maria Hernandez)、瑞達(Yohannes Halefom Reda)和布雷邁克爾(Tedros Gebremariam Gebremichael)被謀殺,但事件發生的詳細情況和責任問題,至今仍未清楚。 2021年6月24日,35歲的緊急項目統籌埃爾南德斯、32的助理統籌瑞達和31歲的司機格布雷邁克爾在提格雷地區行動時失去聯絡。次日他們的車輛被發現,三人則伏屍在車輛的100至400米外。 埃爾南德斯、瑞達和布雷邁克爾 無國界醫生(西班牙)主席吉爾(Paula Gil)解釋迄今為止我們對這宗兇案案情已知的內容,以及組織如何更深入了解事件:...
無國界醫生已暫停在埃塞俄比亞阿姆哈拉(Amhara)、甘貝拉(Gambella)、索馬里(Somali)地區,以及提格雷(Tigray)西部和西北部地區的所有工作,以遵守埃塞俄比亞公民社會組織局(Agency for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於7月30日發出為期三個月的暫停指令。 無國界醫生收到指令後,採取了所有必要行動以滿足局方的要求。他們的調查工作仍然持續,當中包括將所有醫療和人道項目暫停三個月。在短促的通知期內,所有病人均需離開無國界醫生的診所,令這些地區的人能夠獲得的醫療護理更為有限。一支有近1,000名埃塞俄比亞員工的團隊也只能在家中候命,...
6 月 24 日,三名無國界醫生員工在埃塞俄比亞提格雷地區慘遭殺害後,組織要求立即調查這宗謀殺事件,並強調要讓救援人員能安全工作。鑒於這宗命案,無國界醫生宣布暫停在提格雷中部和東部的阿比阿迪(Abi Adi)、阿迪格拉特(Adigrat)和阿克蘇姆(Axum)的活動。組織在提格雷其他地區的團隊,則會謹慎地維持為有緊急需求的人提供援助。 無國界醫生救援行動總監聖克里斯托瓦爾(Teresa Sancristoval)表示:「我們的同事遭殺害已將近兩周,至今沒有人承認責任,關於他們死亡的具體情況也仍未釐清。因此,我們要求有關方面立即展開調查,就這宗導致他們死亡的事件確立事實,並向我們提供事件的始末...
我們今日(6月25日)收到三名在提格雷工作的同事確認死亡的消息後,深感沉痛。我們的緊急項目統籌埃爾南德斯(Maria Hernandez)、助理統籌瑞達(Yohannes Halefom Reda)和司機格布雷邁克爾(Tedros Gebremariam Gebremichael)昨天下午在路上與我們失去了聯繫。今天早上,車輛被尋獲時,空無一人,而他們已無生命跡象的屍首則在幾米外的地方。 任何言語都無法真正表達我們對這宗駭人襲擊的所有悲傷、震驚和憤怒,也無法撫慰其家屬和摯愛失去他們的痛苦,我們向他們表達最深切的慰問和哀悼。 我們以最強烈的措辭譴責這次對我們同事的襲擊,...
據無國界醫生救治的傷者所述,4月12日清早,埃塞俄比亞提格雷(Tigray region)地區的阿德瓦(Adwa)鎮上,分別在幾輛汽車上的士兵在巴士站附近開槍,數人被殺害。有20名傷者被送至阿德瓦的克達內梅赫雷特(Kidane Meheret)醫院,12名重傷的病人其後被轉送到附近的阿克蘇姆(Axum)的醫院。這兩間醫院都由無國界醫生支援。 一眾傷者告訴無國界醫生的員工,這些士兵朝著各個方向開火,無差別地射殺人們。其中一位傷者是在巴士站附近工作的30歲鞋匠,他說: 「早上我開店營業時,聽到有人說有軍隊進入城鎮。這話我聽過太多次了,但最後都沒有甚麽事情發生,於是我就留在店裡。突然間,...
數以萬計的流離失所者最近幾星期抵達位於埃塞俄比亞北部、受衝突影響的提格雷(Tigray)地區。這批人與其他早前抵達的流離失所者,暫時住在居住條件欠佳、缺乏基本服務的學校和空置建築物裡。他們之中不少人自去年11月以來已多次流離失所。 目前整個提格雷地區,包括阿德瓦(Adwa)、阿克蘇母(Axum)和夏爾(Shire)鎮的小學和中學,均是受到此次大型流徙危機影響的中心地區,成千上萬人無家可歸——但具體數字無人知曉。最近幾週,危機轉趨危急,原來收容流離失所者的社區和更為偏遠的鄉郊地區資源告竭,數以萬計的人湧入城市,以期獲得安全和人道援助。 持續流徙 38歲的基克斯托斯(Ken Alew...
據無國界醫生(MSF)團隊指出,在一輪廣泛和蓄意針對醫療護理服務的攻擊中,埃塞俄比亞提格雷(Tigray)地區的醫療設施遭到搶掠、恣意破壞,甚至摧毀。 組織團隊由去年12月中到今年3月初到過的106個醫療設施中,近7成被搶掠,逾3成被破壞,只有13%能正常運作。 無國界醫生團隊指,提格雷的部分醫療設施仍正被搶掠。 儘管部分搶掠可能只是有人趁火打劫,但大多數地區的設施似乎是被蓄意破壞,旨在令其無法運作。很多醫療中心,例如在西北部的德布雷阿拜(Debre Abay)和梅庫利(May Kuhli),團隊發現中心裡的設備被毀壞,門窗遭打爛,藥物和病人檔案散落一地。 在提格雷中部的阿德瓦(Adwa)...
薩金特(Kiera Sargeant)曾擔任無國界醫生在蘇丹的醫療統籌,以下她會介紹無國界醫生如何在埃塞俄比亞邊境應對難民危機。 蘇丹和埃塞俄比亞的邊界發生了甚麼事? 「2020年11月初,來自埃塞俄比亞提格雷地區(Tigray)的難民開始從哈姆代特(Hamdayet)和盧格迪(Lugdi)進入蘇丹。起初難民數目不多,但後來每天增加超過1,000人,至今已經有超過55,000名難民從埃塞俄比亞提格雷抵達蘇丹。 難民都留在卡薩拉州(Kassala)和加達里夫州(Gedaref),而加達里夫設有兩間官方常設營地,分別是烏姆拉庫巴(Um Rakuba)營地、以及新設立的塔尼德巴(Al...
根據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廳(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OCHA) 1 ,自2020年11月初埃塞俄比亞北部的提格雷地區(Tigray)爆發戰事後,已有數十萬人被迫離開家園。大約5萬人已進入鄰國蘇丹成為難民,同時還有更多人尚在該區內流離失所,或暫居城鎮與偏遠地區,或被困於局部戰火中。12月中開始,無國界醫生團隊便已在提格雷州為部分最受影響的人群提供醫療服務。 在那些無國界醫生團隊可以進入的地區,有數萬名流離失所者住在該州西部、西北部的城鎮希爾(Shire)、丹沙(Dansha)和胡梅拉(Humera)...
早前埃塞俄比亞北部提格雷地區 (Tigray region) 一處軍事基地遭到襲擊,埃塞俄比亞總理於是在11月4日下令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 (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採取軍事行動。衝突不斷升級,已對數十萬人造成影響,並有可能破壞該國各地和鄰近地區的穩定,恐釀成更嚴重的人道災難。 11月7日,第一批民眾從埃塞俄比亞抵達蘇丹。截至11月25日,聯合國難民署指已經有42,000名埃塞俄比亞人經登記後進入蘇丹,但不少人入境時未作登記,因此實際人數可能更高。目前民眾通過在三個地點進入蘇丹,最多人取道蘇丹東部卡薩拉州 (Kassala state) 的哈姆代特...
Subscribe to RSS - 埃塞俄比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