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我們不是遊客——我們是戰爭逃難者」

 
對於許多敘利亞難民來說,要有瓦遮頭和讓家人獲得溫飽絕非易事。在世界難民日,無國界醫生發出警告,這種極端的居住環境正影響著人們的健康。
 
「八個月前,我們在敘利亞的房子被破壞了。為逃離戰火,我們從一處搬到另一處,隨後穿越了黎巴嫩邊境。」一位名叫瓦法(Wafa)的女人說。她與家人現在居住在黎巴嫩貝卡谷地邁爾季(Al Marj)一處未建造完成的房子裡,貝卡山谷是敘利亞人進境的主要入口。她續說:「那時我們睡在大街上,後來房東給我們進來入住。夜晚,我們六個人睡在兩張薄床墊上,蓋幾條毯子。我丈夫躺在一頭,我躺在另一頭,包圍著我們的孩子。我們就只有這些了。」
 
缺乏充足及廉價的棲身之所
隨著來到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人數逐漸增多,尋找住所變得幾乎不大可能。有一些人找到已經身處黎巴嫩的認識的人,但是大多數人沒有那麼幸運。阿爾瑪(Amar)是一名四個孩子的父親,他們三個月前從大馬士革逃離,抵達黎巴嫩時只剩下身上的幾件衣服。他說:「最困難的事情是支付房租。我們被要求每月支付600美元,可我們並不是遊客,我們是戰爭逃難者。有些難民甚至被要求提前支付好幾個月的房租。」
 
無國界醫生已開始擴展工作,為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提供服務。不過,醫療問題只是他們擔憂的問題之一。無國界醫生當地的項目統籌苗林(Tania MIORIN)說:「難民散佈在貝卡的大片地區,而這裡是全國最貧窮的地方之一。由於需求巨大又缺乏廉價住房,許多難民不得不在未建完的房子裡、車庫或帳篷中居住,與其他家庭共用狹小的空間。」
 
除了難以負擔基本需求之外,人們尋找工作也十分艱難。瓦法的丈夫沙迪(Shadi)說:「我做一些散工,每天也要尋找工作,無論甚麼也做。如果我找不到工作,我就會乞討。」這樣造成的後果之一是人們願意接受極低的薪酬,壓低了當地人在已經萎縮的勞動市場上的工資水平。
 
健康影響深遠
在貝卡山谷的巴勒貝克市,大約400名敘利亞難民聚集在一所廢棄的學校中。幾戶人家共同居住在教室裡,另一些則居住在操場的帳篷中。無國界醫生社區健康工作者奧斯曼(Khaled OSMAN)說;「一間教室最多住了20個人,兩戶人之間用塑料布隔開。人們在一個房間裡居住、睡覺、吃飯,最多有十個家庭共用一間浴室,這種浴室同時用作廁所和浴室。那裡沒有儲藏空間,因此保存食物十分困難。這會影響到他們的健康以及心理狀態。」
 
相同的情況也出現在黎巴嫩的其他地區。每天有越來越多的敘利亞人進入,包括一些巴勒斯坦人,他們曾居住在敘利亞,隨後又逃往黎巴嫩,待在已經擁擠不堪的巴勒斯坦難民營。這對於公共衛生方面所造成的影響已非常顯著。無國界醫生貝卡醫療項目總監哈爾卜(Wael HARB)醫生說:「由於天氣及艱難的居住環境,大約一半的病人患有呼吸道感染。他們無法得到飲用水及衛生設施,因此患上傳染病的風險十分高。我們看到許多人患有皮膚感染,比如疥瘡,這很容易在家庭成員之間傳播。」
 
夏季來臨,氣溫升高,在飲用水及衛生設施極為有限的居住地區,腹瀉等經水傳播的疾病爆發的風險將會上升。苗林說:「我們正在密切監測情況,以做好迅速回應的準備。」
 
缺乏醫療照顧
現在,敘利亞難民在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署註冊後,必須支付25%的醫療費用,其餘部分由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署支付。儘管如此,這項費用仍然是一個巨大負擔。在無國界醫生一家提供免費醫療照顧的診所內,一名四個孩子的母親解釋道:「我們幾乎不能承擔房租及孩子所需的其他生活必需品。我們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個健康中心,但如果我要付錢,我寧願給我的孩子們買麵包。」
 
難民一經註冊,便可享有聯合國執行夥伴機構的指定服務。不過可能需要等上二至三個月時間才能註冊成功,在此期間,他們無法獲得這些服務。無國界醫生黎巴嫩項目總管福爾焦內(Fabio FORGIONE)說:「我們為所有需要醫療照顧的人開放服務,無論他們是否已經註冊,但醫療需要仍遠遠未能滿足。由於資金匱乏,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署及其夥伴機構所提供的醫療照顧覆蓋率由85%下降至75%。這很有可能會對難民獲得適當的醫療照顧產生嚴重影響,特別是需要住院的病人。」
 
為了應對難民的持續湧入及醫療需求的增長,無國界醫生正在調整並擴大在黎巴嫩貝卡山谷及其他地區(包括的黎波里和賽達)的項目。組織也在各類診所提供心理健康照顧,以加強難民及其所處主要社區的承受壓力的能力。同時,無國界醫生也開設了慢性病及孕產婦保健的項目,以應對難民持續增加的需求。
 

 

地點
黎巴嫩
議題
難民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