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治療深受影響的人

無國界醫生過去三年在黎巴嫩的兩個難民營,為巴勒斯坦難民和該區脆弱的黎巴嫩人提供精神健康護理。在四千五百名敘利亞人逃離局勢不穩的敘利亞,並抵達黎巴嫩後,無國界醫生已經在黎巴嫩北部開設了一個新的醫療項目。無國界醫生(瑞士)總幹事約夫姆(Bruno JOCHUM)剛剛從該地區回來。

為何你要探訪黎巴嫩?
一九七六年,無國界醫生在黎巴嫩開展首個戰時醫療項目,並逐漸成為一個專業的緊急醫療組織。無國界醫生剛於去年紀念組織成立四十周年,我們認為有必要分享組織的財政和醫療獨立、不偏和中立的原則。我們相信有必要公開談論這些原則,正如我們去年十二月在貝魯特(Beirut)推出一本以阿拉伯語撰寫,名為《別人的眼中︰對無國界醫生和人道工作的看法》的書。我今次到黎巴嫩希望向該地區的政府和人民重申,無國界醫生時刻準備和承諾當有人道需要時,提供獨立、中立和不偏不倚的醫療護理。

為何無國界醫生在黎巴嫩工作?
二零零六年的以色列和黎巴嫩戰事,無國界醫生立即回應當地的危機,擔憂地發現當地只有少量的精神健康護理提供。

無國界醫生已經在黎巴嫩最大的兩個難民營,開展精神健康護理項目,為居住在難民營及周邊地區的巴勒斯坦人和黎巴嫩人提供援助。兩個難民營分別為貝魯特Beirut的巴拉吉奈(Burj el-Barajneh)和賽達(Saida)的艾因赫勒韋(Ein el-Hilwehin)。在過去三年,超過二千二百名受惠於免費的心理健康護理,接受多元化和以社區為基礎的護理。合共進行超過一萬五千五百次免費的心理和精神病轉導。

為何無國界醫生決定在黎巴嫩北部開展項目?
最近,隨著數千名敘利亞人──當中大部分人已經受傷──逃離敘利亞的暴力衝突,並到黎巴嫩尋求庇護,我們派出醫療隊伍評估他們的健康狀況。隨後決定於二零一一年的十一月,在黎巴嫩北部的瓦迪哈立德(Wadi Khaled ),開展一個新的醫療項目。我們已經在黎巴嫩工作了三年,因此可以密切監察抵達該國敘利亞人的健康狀況。

我們現時提供的支援是有限的。我們最初的方式是為靠近敘利亞邊境的醫療中心提供緊急救援物資儲備。除了精神健康護理,無國界醫生在評估當地情況的同事,亦正提高在該區的應對能力,以應對更多來自敘利亞的人潮,包括加強流行病監測、疫苗、慢性病管理和緊急醫療設備。如無國界醫生這樣的獨立國際醫療組織在當地工作,也可向來自敘利亞的人群確保其中立立場。

黎巴嫩北部的人道狀況如何?
大多數逃離國家、需要醫療護理的敘利亞人,都沒有帶同財物離開。即使黎巴嫩的情況相對穩定,但難以預計敘利亞的局勢發展。作為一個緊急醫療人道組織,我們需要做好準備,以應對一旦有大量人湧到黎巴嫩。我們的目標是確保有大量受傷的敘利亞人,為逃離暴力衝突而抵達黎巴嫩後,能夠獲得醫療護理。

敘利亞的人道和醫療狀況如何?
我們現在難以準確地掌握敘利亞的人道和醫療狀況,以及我們需要應對的程度。根據我們在利比亞和巴林的經驗,以及敘利亞病人和醫生講述的故事,很可能出現的情況是傷者無法在政府當局管理的公立醫院得到治療,他們是特別脆弱。

目前,敘利亞人民在獲得必要的緊急護理上,正面臨大量的困難。各方需展示他們對基本醫療道德、醫療設施的中立、醫生和護士的日常工作和病人安全的尊重,至關重要。無國界醫生仍致力於應對敘利亞的人道需要,以及當組織能夠接觸敘利亞人民時,為他們提供必須的援助。無國界醫生仍十分擔心,衝突中的受害者可能無法獲得醫療護理,並重申敘利亞人有權利逃離衝突,並尋求庇護和醫療援助。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