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

自10年前敘利亞戰爭爆發以來,敘利亞人民的生命持續受到威脅。早在2011年,局勢迅速從局部抗議活動轉向全面戰爭,導致往後10年的嚴峻人道狀況。戰爭持續的10年間,1,200萬敘利亞人(佔衝突前人口的一半)被迫逃離衝突和家園數次,是本世紀最大的人口流徙危機。許多人至今仍然無家可歸。 敘利亞絕大部分基礎設施在衝突期間遭到摧毀,尤其是運作相對正常的醫療系統遭到破壞,數以百計的醫療設施遭到轟炸,大批醫療人員罹難或早已逃離,該國許多地方仍然極度缺乏醫療物資。敘利亞人至今仍有著龐大的醫療需求。 無國界醫生自敘利亞戰爭爆發以來一直在應對危機,持續協助該國各地區的人們:從捐贈醫療用品到設立醫院和診所,...
受敘利亞東北部衝突影響的人群持續湧入伊拉克,無國界醫生在伊拉克與敘利亞接壤的邊境一帶的登記站開展醫療活動,並於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的一個營地内,評估人們的精神健康需求。 無國界醫生自當地時間周六(10月19日)展開上述醫療活動,項目經理馬丁內利(Marius Martinelli)說;「敘利亞東北部爆發衝突後,我們隨即在位於伊拉克與敘利亞接壤邊境的登記站,以及一些相信難民將會棲身的營地等地點進行評估,了解它們的基建和所提供的服務,並與其他組織和相關部門協調,以盡快為湧到那些地點的人群提供最適切的援助。」 無國界醫生的團隊正營運兩間流動診所,分別在一個登記站提供初級醫療護理、...
無國界醫生表示,伊斯蘭國與伊拉克部隊之間在摩蘇爾的戰事結束已一年,數以千計的人陸續返回摩蘇爾,但當地衞生系統備受破壞,仍未重新建立,難以應對當地人的需求。 衝突爆發期間,摩蘇爾的13所公立醫院當中,有9所醫院被破壞,大大削減提供醫療服務的能力,醫院病床數量銳減七成。醫療設施的重建進度非常緩慢,當地人口達180萬,但醫院病床不足1,000張,在出現人道危機的狀況下,只達到國際認可人道救援應對最低標準的一半。 無國界醫生在伊拉克的項目總管納加拉夫南(Heman Nagarathnam)說:「要在摩蘇爾獲得醫療護理服務,對於數以千計的兒童和成人而言是每日的挑戰。這個城市的人口日益增長。...
©MSF/Sacha Myers 「我會想得太多,變得焦慮,並無法入睡」 35歲的阿米爾(Amir)*,在伊拉克北部靠近蘇萊曼尼亞(Sulaymaniyah)市的一個流徙者營地,度過了三年的時光。當伊斯蘭國(IS)武裝組織包圍薩拉赫丁(Salaheddin)並切斷糧食供應時,阿米爾和他的家人逃離家園。他長期飽受焦慮及失眠之苦,營區無國界醫生的心理學家為他提供援助。 我的名字叫阿米爾,35歲,來自薩拉赫丁。我有九個孩子,最小的三歲,最年長的15歲了。 因為伊斯蘭國武裝組織出現,我們被迫離開家園來到這裡。伊斯蘭國武裝組織進入我們鎮上並把我們重重圍困,我們得不到糧食,處境極之惡劣。...
無國界醫生指出,蘇萊曼尼亞(Sulaymaniyah)的國內流離失所者數十年來目睹暴力事件,飽受精神創傷。對他們而言,消除歧視和污名化是幫助他們復原的關鍵方法。 無國界醫生伊拉克項目總管布萊曼斯(Carla Brooijmans)說:「無國界醫生自2015年開始在蘇萊曼尼亞工作,當時,有大量的人為逃離城鎮的暴力而湧入該地區。」 「由於許多國內流徙者都目睹了創傷性事件,故此我們認為有需要支援他們的精神健康。同時,面對精神健康問題的人經常被歧視和污名化,許多人求助時感到難堪。」 「有個接受我們服務的婦女說,她最初很害怕來找我們,因為她的鄰居會說她瘋了。無國界醫生嘗試到每個帳篷探訪,並組織教育活動...
我之前在香港的急症室工作,有時會聽到朋友形容那裡宛如「戰場」。那時我會笑著認同他們。
 
我從未知道那時我有多錯。
 
在香港,我可能會為呼吸困難的老年男人診症,也可能會見到腹痛的年輕男人;我亦可能會見到懷孕初期陰道出血的少婦,或是發燒和流鼻水的小孩。
 
無國界醫生表示,在被圍困的摩蘇爾(Mosul),極度激烈的衝突與暴力,包括空襲、砲擊、自殺式襲擊與槍擊,對舊城區(Old City)的居民造成毀滅性傷亡。無國界醫生在西摩蘇爾設立的醫院,是摩蘇爾該區仍然運作的兩間醫院的其中一間,正式啟用不到兩周前,至今已治療了超過100名與戰爭相關的傷者,包括超過25名兒童和20名婦女。然而,無國界醫生擔憂這只是能夠及時獲得醫療援助的一小部分人,尚有許多人正在戰地中死去。 負責西摩蘇爾救援工作的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雷米翁(Stephanie Remion)說:「每天,我們的隊伍都在治療來自舊城區的病人,其中許多是婦孺。」她續說︰「病人告訴我們的艱苦故事,...
當艾哈邁德*(Ahmed)來到無國界醫生位於伊拉克城市摩蘇爾(Mosul)南部的醫院,很多醫院員工都忍不住淚水。艾哈邁德本身是一名具經驗的護士,曾與和他們一起共事多年,一同照顧西摩蘇爾的病人。可是,現在他是他們要照顧的病人,急需醫療護理。 兩日前,艾哈邁德一家在逃離西摩蘇爾的家園時,陷於一場交火之中。艾哈邁德被多次撃中,他的妻子和父母受重傷,他最年輕的兒子死在他的懷抱裡。 他說:「當我們逃跑時,我回頭望見兒子氣促。我看見他背部和胸口都有數個槍擊的傷口。身為護士,我知道我的兒子已在死亡邊緣,但我愛莫能助。」 艾哈邁德另外兩個兒子亦在醫院,人身安全但明顯精神受創傷,...
因應伊拉克戰事造成龐大醫療需要,無國界醫生於今年2月16日在摩蘇爾南面一條村落,新開了一間創傷醫院,至今已接收了超過1,296名病人,當中近半是婦女(261人)和15歲以下的兒童(395人)。惠托爾(Jonathan Whittall)早前到這間醫院參與救援項目約三星期,以下是他講述他的伊拉克同事和國際救援人員團隊的工作情況及所見所聞。
在去年九月加入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工作之前,我在電視台的新聞部當了數年編輯,每天隔著電腦屏幕,實時追蹤及撰寫世界大事,總嚮往有天可以親身去自己寫過的地方。這也算是編輯的浪漫吧。故當在新工作中,獲得前往伊拉克採訪的機會,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捧著大大的背包,與一個女攝影師一同踏上前往蘇萊曼尼亞(Sulaymaniyah)之路。
 
伊拉克這個國家的名字,近年總與戰爭、衝突、恐怖襲擊等詞語連繫在一起。
Subscribe to RSS - 伊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