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勤人員

今日見證了2013年南蘇丹第一場大雨,亦象徵著旱季的結束和雨季開始。回到基地, 發現整個帳幕都被雨水和泥污淹没了, 放在地上的背包、手提電腦、鞋等都無一倖免。正當我在清理帳幕的時候, 突然接到診所員工的匯報,診所多處地方出現了狀況──欄杆倒下,安全燈失靈和發動機故障。後勤隊伍立即趕回診所,進行緊急維修,直到9時多才完成。返回基地時已經全身濕透、筋疲力盡,手提電腦的「死活」也不管了,洗澡後馬上休息。
經過3天的行程,包括5次轉機(阿姆斯特丹、布魯塞爾、法蘭克福、亞的斯亞貝巴、朱巴)和4次Briefing,終於到逹了任務地點──南蘇丹多羅難民營。單單是送一個後勤人員到前線已需要花那麼多人力物力,真是難以想像,無國界醫生開展一個任務是多麼所困難和複雜。
 
在朱巴已經快5個月了,還有一個多月就可以回家了。在首都的協調中心工作,我一直沒有機會見到無國界醫生如何在極端環境下對當地人的醫療救助,身為財務的Lee都去了兩個項目點進行學習和工作,可作為無國界醫生超過半數的後勤人員之一的我,由於種種原因,竟然沒有時間去項目點。 今天,後勤統籌問我想不想去項目點,項目統籌建議我這個協調中心的後勤去項目點看看,瞭解一下自己工作的意義。可是聖誕期間我下面的主管都休假了,如果我去項目點,後勤部門就沒什麼人幹活了,所以最後的一次機會我也放棄了。
做財務的Lee現在是我的飯搭檔,他來自新加坡。有時做飯時,我們會談一下自己工作上的煩惱。一天他忽然說,你們後勤就是修廁所的(原話忘記怎麽說的,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我聽完還有點小氣憤。修廁所怎麽了,要是讓你不用廁所一天,你能行嗎?說實在,我們後勤的工作真是繁雜。在協調辦事處這裡的工作主要是同事的宿舍和辦公室,倉庫的維護。廁所漏水,洗澡間壞了,電燈泡壞了,做飯用的煤氣,樣樣都得找我。每天晨會,我安排當天的工作,都有廁所需要修理或者維護的事情。
發展中國家的廁所和衛生問題 飲用水供應是我的專長,而興建廁所是我的興趣。我喜歡和朋友在晚餐前分享供水的事,並在晚餐後分享興建廁所的事。 設計良好的廁所對於營地或醫療設施的衛生情況,扮演重要的角色。廁所和廢水排放點是其中一個傳播病菌的主要源頭。在香港爆發沙士期間,廁所沖水系統懷疑是導致疾病擴散的原因。 在前線,其中一個最受歡迎的廁所設計是「V.I.P.」(Ventilated Improved Pit通風改良坑式廁所)。水管被太陽曬熱,空氣沿著水管上升。空氣經水管抽到坑中。
兩個半月前,我戰戰兢兢開始了新工作。我的隊伍是朱巴隊伍中最多員工的部門。60名保安,14名司機,技術和後勤助手六人,五名無線通信員,主管三人。剛開始連對著無線電對講機講話都不順暢,需要司機幫我通報行動的我現在已經能協調好這個最大的隊伍。每個周末,當其他女同事穿著漂亮裙子參加派對的時間,我還在不停的工作。哭過,想放棄過,但是都堅持了下來。目前,我的工作獲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評。9月份的一場暴雨後,我們的一個15人的宿舍浸泡在大水中,我帶著後勤助手三天就完成了所有的後勤工作,同事能順利的搬回寢室。

完成在阿富汗的九個月救援任務後,我正在南蘇丹參與緊急救援任務。 南蘇丹於去年7月脫離蘇丹獨立,是目前全球最年輕的國家。

今天和多年摯友寫信傾訴自己工作上的擔心,無助等負面情緒。如此瞭解我的她,說:「人的一生難得有一次這樣的機會做一次跨度這麽大的選擇,既然做了,就全力向前沖吧,就算失敗,也不會後悔沒有嘗試過。」 內心裡雖然有氣餒的時候,但是從來沒想過要放棄。遇到困難就低頭,不是我的風格。就像攀岩,因爲對先鋒攀岩沖追的恐懼,一直不敢先鋒,但是內心裡從來沒有想過放弃。屢敗屢戰,愈戰愈勇,這不就是一直以來的我嗎?
今天和新加坡來的同事Lee一起吃晚飯,談到了其他一些非政府組織的條件和待遇都比無國界醫生的好,我們目前在朱巴的住宿條件在保證安全和衛生的情况下,已經降到最基本的需求,沒有熱水,沒有空調(空調是否使用要等比利時的行動中心批准)。
Subscribe to RSS - 後勤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