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杜顧歷(左)和助產士李芷殷(右)曾分別前住南蘇丹的多羅難民營參與救援,他們都關注當地婦女產後抑鬱的情況。© MSF
 
努力向外推擠胎兒後,嬰兒呱呱落地。畢竟已經是5名子女的母親,分娩對她而言已駕輕就熟。嬰兒被送到身前,但她只看了一眼,便別過頭去,不抱也不餵奶。隨著時間過去,嬰兒的血糖值和體溫漸降,若持續下去會有生命危險。這名母親像是旁觀者般坐在病床上不發一言,但每次看到其他母親餵奶的畫面卻會不禁獨自流淚。
 
原來她的嬰兒有先天缺陷,她第一眼便看見嬰兒有兔唇和裂顎,一下子接受不了,母嬰之間未能產生聯繫。助產士見狀,懷疑她患有產後抑鬱症,於是馬上聯絡心理學家跟進輔導。
 
上述的個案發生在非洲南蘇丹馬班縣多羅難民營,無國界醫生是區內唯一提供免費婦產科醫療服務的組織。事發時來自香港的李芷殷正在營內擔任助產士,她和無國界醫生的團隊成功說服母親餵奶,但嬰兒卻因為兔唇而未能飲奶。最終團隊著母親先行將母乳存起來,然後再用針筒慢慢逐少餵奶。
 
產後抑鬱症的病徵與一般抑鬱症相似,產婦情緒不穩、易哭、缺乏動力,通常在產後3至5日內出現,但也可能在產後1年才出現。產後抑鬱症的全球患病率為13%至19%,在香港則平均每10個孕婦便有1人在產後出現抑鬱。
 
李芷殷表示,在香港,孕婦會進行最少3至4次產前檢查,部分甚至早在結婚前已進行婦科檢查,做好生育規劃,以確保母嬰健康。但在南蘇丹,婦女缺乏產前檢查的觀念,往往留待臨盆一刻才衝到醫院分娩,以致難以及早發現胎兒可有異樣。另一方面,由於缺乏超聲波儀器,當地的產前檢查只能改善孕婦的身體狀況,例如若孕婦營養不良,團隊會給予即食營養劑;若血色素過低,則會給予鐵丸。但這些都未能直接顧及胎兒的狀況。
 
李續指,團隊會特別留意產婦的情緒,例如若婦女被送到醫院時,已流產或胎死腹中,助產士和心理學家會一起向該名婦女了解情況,避免要婦女多次覆述所承受的悲劇,造成二度創傷。醫療團隊會與心理輔導團隊合作,一起治療婦女的身心健康。
 
曾到多羅難民營參與救援的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杜顧歷表示,在當地由於缺乏資訊和有言語障礙,難以判斷婦女患上產後抑鬱的成因。一般而言,她們都是在產後未能與嬰兒產生聯繫感,以致出現情緒異常。產婦若與嬰兒產生距離感,則未能按時餵奶,或造成嬰兒營養不良,影響其成長。部分婦女早在分娩前或已有精神問題的病徵,但沒被正視。心理學家會鼓勵婦女嘗試接觸嬰兒,並與嬰兒玩樂,從而產生聯繫感。但每名病人康復的時間各有不同,關鍵在於身邊親人朋友的支持。
 
無國界醫生於2017年共協助288,900名婦女分娩,當中包括剖腹生產;另進行了306,300次精神健康個人輔導和49,800次精神健康小組輔導。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