瘧疾

早前埃塞俄比亞北部提格雷地區 (Tigray region) 一處軍事基地遭到襲擊,埃塞俄比亞總理於是在11月4日下令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 (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採取軍事行動。衝突不斷升級,已對數十萬人造成影響,並有可能破壞該國各地和鄰近地區的穩定,恐釀成更嚴重的人道災難。 11月7日,第一批民眾從埃塞俄比亞抵達蘇丹。截至11月25日,聯合國難民署指已經有42,000名埃塞俄比亞人經登記後進入蘇丹,但不少人入境時未作登記,因此實際人數可能更高。目前民眾通過在三個地點進入蘇丹,最多人取道蘇丹東部卡薩拉州 (Kassala state) 的哈姆代特...
南蘇丹廣泛地區爆發嚴重水災,受災人數估計高達80萬。洪水淹沒房屋,災民缺乏食物、食水和住所。自7月以來,南蘇丹廣泛地區遭洪水淹沒,惟河水水位仍在上升,災情持續惡化。 無國界醫生在皮博爾大區 (Greater Pibor)、瓊萊省(Jonglei)、上尼羅州(Upper Nile) 和聯合州(Unity) 的受災地區提供醫療服務。當地仍需要更多醫療護理的支援,以應付急增的瘧疾病例和其他有可能爆發的疾病。 無國界醫生南蘇丹項目總管穆罕默德 (Ibrahim Muhammad) 指:「今年水災爆發時,我們已在應對各種緊急情況,例如 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暴力衝突升溫、經濟危機惡化、...
南蘇丹皮博爾大區持續發生嚴重水災,無國界醫生深切關注水災造成的影響。當地已有數千人因此流離失所,使本已嚴峻的情況惡化。無國界醫生敦促當地的組織擴大應對規模,以免令災難加劇。 居民瑪爾塔(Martha)說:「衝突於2020年6月再次爆發,我們帶著牲畜逃往叢林,但被偷去了40隻,只剩下約60隻。怎料洪水來臨,就連剩下的牲畜都死於疾病,我現在是一無所有。」 她的6歲孫兒科尼(Kony)罹患腦型瘧疾,正在無國界醫生位於皮博爾的診所接受治療並逐漸康復。瑪爾塔和媳婦共花了兩天,才能把科尼從尼默杰區(Neemach)帶到診所接受治療。 上尼羅大區(Greater Upper Nile region)...
在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蔓延之際,我們的團隊正於全球超過70個國家和地區,為逃離暴力的人、產婦,以及需要治療麻疹或營養不良的兒童,提供緊急醫療護理。由敘利亞的衝突,到孟加拉境內持續流離失所的羅興亞難民,都是其中一些在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期間不應被遺忘的危機。以下我們整理了6個特別重大,需要我們關注的人道危機: 1. 敘利亞西北部:持續發生的衝突 無國界醫生團隊在敘利亞西北部一個供流離失所人們暫住的營地裡面分發保暖物資,工作人員從貨車卸下物資,而人們在旁邊排隊領取。攝於2020年3月9日。© 無國界醫生 敘利亞政府及其盟國在敘利亞西北部發動的軍事攻擊,導致伊德利卜(...
無國界醫生於7月23日(星期一)在南蘇丹馬班遭受暴力襲擊後,暫停了當地大部分的救援行動。 23日上午,一批身份不明的武裝分子闖入無國界醫生的辦公室及營地,劫掠組織和員工的財產,燒毀了一個放滿設備的帳篷,並摧毀大部分車輛和通訊器材。襲擊中沒有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人員受傷,所有隊員目前全部安全,而無國界醫生正在監察事態的發展。 這次襲擊迫使無國界醫生暫停對馬班當地社群和難民的大部分醫療援助。在此之前,組織在多羅(Doro)難民營運作著一所提供基本和第二層醫療服務的醫院,並在奔吉(Bunj)州立醫院提供基本醫療診症。 無國界醫生南蘇丹項目總管西奧多(Samuel Theodore)表示:「...
也門多年來受戰亂困擾,大批民眾流離失所。其中哈杰省(Hajjah)人口約200萬人,當中37.6萬人為流離失所者,是流離失所人口最高的也門省份。這些人當中約四分之一在阿布斯地區(Abs)避難,他們通常居住在沒有基礎服務的偏遠地區,以減少成為空襲,或其他與衝突相關暴力的目標的機會。而阿布斯目前正是也門其中一個霍亂疫情最為嚴重的區域。自當地在3月下旬確診首宗霍亂個案後,相關數字持續上升。無國界醫生位於當地的霍亂治療中心單日接收多達462名病人──比也門其他地方的數字都多。 即使在霍亂爆發前,無國界醫生的團隊在阿布斯鄉村醫院就已看到急症問診、兒科入院和外科手術大幅增加。...
無國界醫生(MSF)指出,也門受霍亂爆發影響最嚴重的阿布斯(Abs)北部區域需要緊急擴大援助。無國界醫生稱,疾病由受污染的水源傳播,因此改善水利衛生的活動對於從源頭上解決問題至關重要。 無國界醫生也門項目經理桑切斯(Gabriel Sanchez)說:「在阿布斯地區,我們的團隊看到衛生狀況極差,清潔飲用水不足。很明顯這是目前霍亂爆發傳播的一個主要因素。甚至在霍亂爆發前,水利衛生就已是一個問題,目前尤其令人擔憂。要麼我們現在就采取行動,否則在未來數周數月我們將面臨一場甚至更大的人道危機。」 位於哈傑省(Hajjah)的阿布斯在3月下旬報告了首例霍亂個案。從那時起,霍亂個案的數量激增,...
在2016年初,我花了幾個月在利物浦讀了熱帶醫學文憑(這是無國界醫生對部分醫生成為前線救援人員的要求之一)。在那段時間裡,我學習到各式各樣我從來沒遇過的寄生蟲和熱帶病感染。當我在也門展開救援任務,這方面的知識隨即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變得非常重要。
 
這是一個晴朗的星期三早晨,一艘沿著岸邊航行的船駛向位於蓬埃扎拉夫河(Phom El Zaraf)岸邊,名為富恩多克(Kuemdoc)的小村落。船側飄揚著一面無國界醫生的旗子。 一群人聚集在河岸,在一棵樹下等待,以避開南蘇丹的炙熱陽光。其他人看到船隻靠近,也匆匆趕往岸邊。 這裡的人們認識這艘船。這是他們的救護船。 當救護船靠近河岸,一名南蘇丹籍的社區健康人員跳下船,迅速開始組織群眾。他的名字是穆特(Mut)。 33歲的穆特已在國內從事人道救援工作超過10年,他在4月開始為無國界醫生工作。 「我喜歡幫助人。」穆特簡單的說。 帶著過往的有用經驗,穆特開始為聚集在岸邊的病人分流。...
作為抗擊西非伊波拉疫情緊急回應的工作之一,無國界醫生與塞拉利昂衛生部共同啟動該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抗瘧疾藥物分發活動。隊伍在4天內向弗里敦(Freetown)及西部區(Western Area)周邊的5個地區共150萬居民提供抗瘧疾藥物治療,旨在保護人們在疾病高峰季免受瘧疾感染。 無國界醫生在弗里敦的項目統籌羅巴塔伊(Patrick Robitalille)說:「伊波拉爆發時,瘧疾成為一個主要問題,因為伊波拉患者和瘧疾患者的症狀是相同的。因此大多數人以為他們感染了伊波拉,來到伊波拉治療中心,而事實上他們感染了瘧疾。這對醫療系統造成了巨大負荷,也給患者本人及其家屬帶來巨大壓力。」...
Subscribe to RSS - 瘧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