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來晚了。」
弗洛雷斯(Antonio Flores)是無國界醫生的醫療統籌,帶著醫療隊於2020年4月抵達亞馬遜(Amazonas)州首府瑪瑙斯(Manaus)。回憶抵達一刻,他說:「之前我們在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和聖保羅(Sao Paulo)設有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的團隊,然後內部便開始傳來壞消息。當我趕到瑪瑙斯,當地的掘墓人員的工作量已遠超負荷,所有醫院的深切治療部已擠滿奄奄一息的病人,且仍有數百名病況嚴重的患者在醫療中心等待深切治療部的床位能騰空出來。情況比我們擔心的還要惡劣。我們已在相對較短時間內快速建立一個深切治療病房,但一開始運作便又處於滿床狀態,但我們覺得最壞的情況應該已經發生了。」
 
在幅員遼闊的巴西,政府的檢測能力有限,追蹤病毒傳播變得非常困難,尤其是在亞馬遜河流域,那裡交通受限,位置偏遠,人群聚居地分散多處。
  
5月初,無國界醫生在該市開展一系列活動。瑪瑙斯市收容了許多難民和無家可歸者。他們大多被集中安置在特定的庇護所內,各個家庭住得很近,幾乎不可能保持安全距離。從委內瑞拉來到巴西的瓦勞族土著人生活環境擁擠,尤其令人擔憂。無國界醫生為這個社區建立了一間隔離中心,任何出現2019冠狀病毒病的人都可以前來求醫。 
 
 

一名瓦勞族人在無國界醫生設立的隔離中心量血壓。大部分生活在亞馬遜州首府的瓦勞族土著都居於庇護所內,難以保持社交距離。©EuzivaldoQueiroz/MSF

 
深切治療部
無國界醫生在瑪瑙斯其中一項重要工作是在八月二十八日醫院(28 de Agosto Hospital)提供醫療支援。無國界醫生接管了5樓,這裡有一間為危重病人而設的深切治療部(ICU),共提供12張床位,另設一間提供36張床位的重症病房。雖然令人無法喘息的疫症高峰期已經過去,但病房內依然沒有一張空床,無國界醫生利用其應對緊急危機的經驗,協助醫院其他部門改善病人分流系統,也提高了護理質素。
 
  
 
左圖︰護士阿萊西婭於特費的醫院為救援人員提供訓練,講解消毒醫療用品的程序。©DiegoBaravelli/MSF

右圖︰我們的團隊正在為地區醫院的救援人員提供預防感染及控制培訓,以及有關2019冠狀病毒病的緊急應對訓練。©MSF


穆瓦斯(Pedro Cury Moyses)醫生回憶當時在高壓環境下工作的情境:「一到醫院,我們就看到熟悉的場景——岌岌可危的醫療設施內,工作人員都在超越極限地工作。每個在巴西的公立醫療系統工作過的人都見過這樣的情況。但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入住深切治療部的病人出院的一幕。當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她顯然充滿恐懼,主要是因為她的復原速度很慢,治療過程也很複雜。她不單感染了2019冠狀病毒病,還有其他疾病。醫療隊也擔心情況會惡化。但最後,當她康復並可以出院時,我們安排了一場告別會。她坐在輪椅上,深切治療部和病房的工作人員在走廊為她鼓掌,而在走廊盡頭,她的丈夫拿著一束鮮花等著她,她感到很驚喜。她的經歷,正反映我們在瑪瑙斯醫院工作的意義。能夠幫助這位病人重獲生命,也令在疫情期間目睹生命何等脆弱的醫護人員重拾希望。」
 
 
進入亞馬遜雨林 
在瑪瑙斯,內格羅(Negro)河和索利蒙伊斯(Solimões )河的匯合處,形成了巨大的亞馬遜河。雖然瑪瑙斯疫情到達頂峰並穩定下來,但該病卻已悄悄地向上游及雨林蔓延。
 
無國界醫生駐巴西的項目總管德凱利(Dounia Dekhili)解釋說:「起初,我們少有收到來自亞馬遜河流域偏遠社區和河邊社區錄得2019冠狀病毒病的警示。多年來,該地缺乏基本的醫療和福利設施及資源。路途遙遠又缺乏交通,對追蹤該病的流行病學傳播造成重大挑戰,同時也阻礙了需要更複雜醫療護理的患者得到及時的轉介服務。我們深知需要更了解森林內的疫情,但這是一個非常脆弱和敏感的地區,在那裡要特別謹慎地實踐「不傷害」原則。我們需要確保河邊和土著社區能夠接受針對疫症的治療,但同時也需要避免將疾病直接帶到這些社區的中心地帶。」
 
 

團隊正離開提供基本醫療護理的船隻,準備上門為居民進行常規檢查及注射疫苗。©DiegoBaravelli / MSF

 

沿著索利蒙伊斯河乘船兩到三天,便可到達它的一條支流特費河(Tefé river),河岸有6萬名居民,社區因河流而得名, 是該地區受疫症大流行影響最嚴重的城鎮之一。特費地區醫院院長米蘭達(Tayana Oliveira Miranda)講述了疾病傳播是如何發生:  

 
「當一名住院病人確診,也就是首個2019冠狀病毒病病例出現,整個團隊已經警覺和感到害怕。我們開始撤走醫療隊中年長、懷孕和患有慢性病的工作人員。之後,疫情開始讓留守的工作人員不堪負荷,住院病人開始增多。接著有首名病人死亡,當值的工作人員都很沮喪,壓力越來越大。五月的病例數目攀升,住院病人增多,死亡人數亦在增長,與此同時,醫護人員也病倒了。我們調整了工作流程,因為病人太多,空間不足,我們需在醫院裡設立治療2019冠狀病毒病的病房。混亂開始接踵而至,壓力到達顛峰那天有41人住院,6人需要插喉,全州對飛行救援服務的需求非常大。
 
那天有9名病人死亡,我們這個團隊承受了太多痛苦。當值醫生淚流滿面,全隊沒人能進食,那是可怕的一天,我敢說,那天晚上沒有人能吃進東西,睡得著覺。至少我做不到。第二天我們就得走進醫院大門繼續工作。我們別無選擇。」
 
當無國界醫生來到特費時,病人的數量轉趨穩定,到達較容易控制的水平。醫院團隊很清楚,他們需要一些培訓,為可能出現新一輪感染或另一種突然湧入大量病人的情況做好準備。於是,超過200名醫務人員和輔助醫務人員參加了無國界醫生在特費地區醫院舉行的培訓。
 
 
船上診所 
在特費,有一艘醫療船為沿河社區提供基本醫療服務,為期兩周的來回航程會在沿途幾個地點停靠,幫助河邊居民。Nova Sião是返回特費前的最後一站,位於米里尼(lake Mirini)湖畔。在這裡,醫療隊會乘坐小船逐家逐戶提供醫療諮詢。
 
無國界醫生護士杜瓦蒂(Nara Duarte)說:「我們知道離非常脆弱的社區越來越近了,因此,防止病人和醫護人員在應診期間感染病毒至關重要。我們因此提出在封鎖令解除後,在首個恢復運作的船上診所中協助感染控制,降低疾病蔓延至最脆弱社區的風險。」
 
無國界醫生的感染控制團隊花了些時間,為船上診所制訂病人應診時進入、通過和離開的路線;完成診症後,醫療隊還為船上診所的工作人員和船員提供感染預防和控制措施和呼吸困難者的緊急護理培訓。
 
醫療船上的護士席爾瓦(Jhonaliton de Freitas da Silva)也讚賞培訓課程:「這太好了。無國界醫生指出了我們的不足,我們正在努力改善。我學到了很多如何溝通和傾聽病人的技巧。有時我們會問病人來問診的原因,但不會進一步了解是否還有其他問題。現在我學會了這樣做。」
 
 
當地居民來到醫療船接受基本醫療護理。特費在2019冠狀病毒病高峰期過去並解除封鎖措施後,無國界醫生已即時參與首個醫療船救援項目。©DiegoBaravelli / MSF
 
 
一對母子在特費的醫療船上應診。© DiegoBaravelli / MSF
 
 
適應社區需求
在西北部400多公里外,是位於尼格羅河旁的聖加布里埃爾·達·卡喬埃拉市。無國界醫生在鎮上設立了一個護理中心,接收2019冠狀病毒病病況輕微至中度患者。該設施曾被改建,以適應當地傳統——該鎮90%以上的人口都是土著族群。
 
醫院通常不允許病人的照顧者留宿,但在這間護理中心,患有確診感染的患者可以有照顧者陪伴。病人和陪伴者可以睡吊床。此外,該中心接受當地許多人使用的傳統藥物,只要確保藥物配方不會帶來副作用,就可以與無國界醫生提供的藥物一起服用。土著社區的精神領袖薩滿可以接受探訪和主持傳統儀式,唯一的要求是他們會使用個人防護設備以避免在與患者接觸時感染病毒。  
 
 

在聖加布里埃爾·達·卡喬埃拉市,救援人員在進入2019冠狀病毒病治療中心的感染控制區前,需佩戴個人防護裝備。該中心專門接收病況輕微至中度的確診病人。©DiegoBaravelli/MSF

 
同時,讓每個人都知道可以在哪裡獲得所需援助也是重要一環,為此無國界醫生與土著社區領袖以及與社區緊密相連的組織建立聯繫。為了回應社區提出的問題,無國界醫生負責無線電傳輸的工作人員也會定期向土著村莊進行廣播。
 
首兩周內,該設施治療了10名2019冠狀病毒病患者,最終都康復出院。99歲的卡斯特羅(Antonio Castro)就是其中之一。他來的時候呼吸困難,懷疑感染了病毒,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跟進治療,及後他在醫療中心住院幾天後就可以回家了。
 
 

在聖加布里埃爾·達·卡喬埃拉市的治療中心,無國界醫生團隊正照顧99歲的卡斯特羅,他求醫時呼吸困難,需留院觀察數天。©DiegoBaravelli / MSF

 
不確定的未來 
新型冠狀病毒引發了許多問題,其中很多仍尚未得到答案,距離終結疫情的路仍然充滿重重疑問。當中僅有讓我們感到確定的事是——預防措施,包括保持身體距離,戴口罩,保持手部衛生仍然必不可少。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統籌弗洛雷斯說:「我們聽說亞馬遜州的疫情大流行已經結束,現在只是等待實現「群體免疫」,這個想法實在荒謬,因為它忽視了一個事實——隨著感染人數的增加,死亡人數也在增加。衛生系統已崩潰,民眾因無法及時應對疾病傳播而付上巨大代價。」
 
該州新增病例的數量開始下降,但由於沒有關於該國內有關疫情的明確資訊,人們擔心這種疾病將繼續悄無聲息地傳播到更偏遠及難以獲得醫療的地區。 
 
馬托斯(Vilmar da Silva Matos)是亞諾瑪米(Yanomami)族領袖,偶爾從他的社區馬圖拉卡(Maturacá)前往聖加布里埃爾·達·卡喬埃拉市,並在亞諾瑪米族人在城內的臨時安置點棲身。他談到了當他聽到疫情越來越接近他的族群,尤其看到影響長者的新聞時,他實在感到恐懼。「我們感到很迷失,我們特別擔心長者,也害怕失去我們的領袖。他們就像我們的字典、我們的說書人。」
 
阻止疫情在亞馬遜河流域擴散,對於拯救生命,挽回代代相傳、珍貴又不可取替的知識,還有從而衍生的尊嚴是至關重要。
 
  
 
左圖︰市政衛生人員在米里尼湖畔地區上門探訪居民。©DiegoBaravelli / MSF

右圖︰在米里尼湖畔地區,無國界醫生及市政衛生人員探訪當地社群。護士杜瓦蒂正教導一名孩子正確的洗手方法。©DiegoBaravelli / MSF

-------------------------  
除了亞馬遜州,無國界醫生也在巴西的羅賴馬(Roraima)州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的突發高峰期,在聖保羅東部的貧困郊區管理一個深切治療部門,並開展社區外展工作,還已建立一支醫療隊,致力於識別該國其他需要醫療援助及容易爆發疫情的地區。無國界醫生已經將早前的應對項目交接給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市中心的其他組織。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