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協議條款顯示出,即使是在疫情大流行之下,我們也無法指望製藥企業會以公衆利益出發,做正確的事。
 
製藥企業阿斯利康(AstraZeneca)與巴西公共研究機構奧斯瓦爾多·克魯茲基金會(Fundação Oswaldo Cruz, 簡稱Fiocruz)達成的一份協議早前被公開,當中存有令人憂慮的條款細則。由於數百億元來自公衆和納稅人的資金已投放於研發疫苗,無國界醫生呼籲各政府儘快要求製藥企業公開所有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苗許可協議、臨床試驗成本和數據。
 
隸屬巴西衛生部的奧斯瓦爾多·克魯茲基金會在線上公開了與阿斯利康簽訂的、關於生産至少1億劑AZD1222疫苗的許可協議,向著資訊透明度邁出了重要一步——雖然公開的版本有經修訂,此舉仍鼓勵了其他國家政府效仿、采取行動以保持公開透明。此前的一份協議顯示,阿斯利康「非牟利」的公共承諾設其限制條件,且該公司竟自行宣告大流行結束的日期為2021年7月。這也就意味著,2021年7月之後,阿斯利康可以就完全由公眾資助的疫苗向各政府和其他買家收取高昂費用。阿斯利康與牛津大學達成的原版獨家許可協議仍未獲公開,其中的條款很大程度上會影響阿斯利康與全球其他疫苗生産商後續簽訂的協議內容。阿斯利康-牛津大學協議知情人士曾質詢阿斯利康的「非牟利」承諾,指出阿斯利康最高有可能收取比疫苗生産成本高出20%的費用。除了與奧斯瓦爾多·克魯茲基金會的協議外,阿斯利康授予南非、印度和其他國家生産商的再授權(sub-licenses)仍未公開。這些許可協議條款理應要受到公衆監察,以確保疫苗公平分配,讓大眾可負擔。
 
縱觀各方面,製藥企業並沒有致力推動資訊透明——從許可協議和技術轉讓,到研發成本和臨床試驗數據,都是如此。其中阿斯利康的「非牟利」承諾只有少量公開信息,這提醒我們不該相信製藥企業會以公共衛生利益為依歸。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Access Campaign)」項目高級疫苗政策顧問埃爾德(Kate Elder)說:「如果我們對這些條款一無所知,製藥企業就可掌控誰、何時、以何種價格獲得疫苗。若各政府不果斷地要求製藥企業公開資訊,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將難以公平地分配。公衆有權得知這些協議的內容——疫情當前,不應該存有藏匿秘密的空間。」
 
即使接受了史無前例龐大的公共資金贊助研發,其他參與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研發競賽的企業的許可協議也仍未公布。超過120億美元被投放到六大疫苗製造商的研究開發、臨床試驗和生産製造,包括阿斯利康/牛津大學(逾17億美元)、强生/Biological E(15億美元)、輝瑞/BioNTech(25億美元)、葛蘭素史克/賽諾菲巴斯德(21億美元)、諾瓦瓦克斯/印度血清研究所(近20億美元)以及莫德納/龍沙(24.8億美元)。阿斯利康屢次聲稱,開發疫苗並不會對公司帶來經濟上的問題,因爲「推進疫苗研發的費用預計將會由政府和國際組織的撥款資助。」
 
無國界醫生也敦促各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開發商公開臨床試驗成本和數據。沒有這些信息,民衆、醫療機構和政府無法要求可負擔的疫苗價格,也無法審視臨床安全性和功效的相關數據。考慮到研發和製造成本已大部分由公衆買單——阿斯利康和莫德納的研發成本則是完全受公共資金資助——公衆有權清晰地監察疫苗成本和數據的詳細資料。
 
「病者有其藥」項目政策顧問斯庫爾斯(Roz Scourse)說:「儘管各國領袖多次保證,任何一種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都是全球公共産品(global public good),我們正目睹整個製藥行業正在盡最大努力,可是至今仍沒有證據顯示我們可以相信製藥企業會以公共衛生利益為依歸。即使數百億來自納稅人的公款已投入到這些疫苗中,幾十億條性命危在旦夕,公眾却被蒙在鼓裏,掙扎著拼湊疫苗定價和供應的關鍵信息,以及如何公平地分配疫苗。」
 
這場疫症危及到全球數億人的健康,各國政府應該勇敢果斷行動,爲數百億已投入疫苗開發的公共資金負起責任,要求製藥企業儘快將所有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相關許可、協議、臨床試驗成本和數據信息公之於衆。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