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診

正在加勒卡約北部提供營養不良和兒科治療 無國界醫生在撤出索馬里接近四年後,重新在當地治療病人。組織再度與衛生部合作,向位於索馬里邦特蘭地區(Puntland region)、加勒卡約北部(Galkayo North)的穆社格洲(Mudug)區域醫院提供支援。 無國界醫生在5月開始向醫院的治療餵食項目提供支援,及後亦在6月支援兒科病房。深切治療性餵食中心平均每天接收10宗新症,中心醫護人員至今已治療349名患有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的五歲以下兒童,同時接受治療的病人人數曾一度高企至111名。合共201名兒童被送往隔離病房,接受麻疹治療。無國界醫生亦接收了100名兒童到兒科病房,並自6月初起,進行了2...
無國界醫生指,國際社會在烏干達作出的回應令難民大失所望。為避免發生緊急醫療事故,各國必須優先考慮為難民提供救命的補給品,例如水和食物。 各國政府及國際組織在6月22及23日於坎帕拉會晤,為應對烏干達的難民工作籌款。該國現時共有950,562名難民,每天有約2,000人前來,大部分都是逃離南蘇丹戰火的民眾。烏干達是聯合國難民署推動的「難民問題全面響應框架」的先導國家。該框架旨在及早引入發展機構以回應難民問題、增強重新安置難民到第三國的方案並共同分擔責任,以及提升難民復原和自力更生的能力。 資源匱乏、惡劣的水利衛生情況、配給食物短缺都可以迅速演變成醫療緊急事故。在帕洛里亞(Palorinya),...
無國界醫生指,隨著爭奪敘利亞城市拉卡(Raqqa)的戰鬥日趨激烈,市內及附近村落的居民須決定留下抵受猛烈轟炸,或穿越衝突前線和地雷區以離開拉卡。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倫德斯(Puk Leenders)說:「父母須下一個艱難的決定──留在拉卡讓孩子面對與日俱增的暴力衝突和空襲,或者明知他們須越過地雷區,或是有機會被困於槍林彈雨之中,仍然帶他們穿越衝突前線。」 下定決心離開「伊斯蘭國」據點拉卡的居民,仍然要面對伴隨著的難題。倫德斯說:「嘗試逃難的人會被罰,而通常只有付出巨額賄款的人才能離開。」 拉卡市一個65歲的男人說:「前往艾因伊薩(Ain Issa)的路上滿布地雷,我和另外五個家庭同行,...
受訪者:尼日利亞緊急救援隊項目統籌巴多克(Bart Bardock) 尼日利亞緊急救援隊自2月起,一直於該國的索科托州(Sokoto)、扎姆法拉州(Zamfara)、凱比州(Kebbi)和尼日爾州(Niger)收集樣本、進行監測,並支援全國疫苗注射工作,以減低爆發丙型腦膜炎疫情的影響。 無國界醫生緊急救援隊如何應對近日在尼日利亞索科托州和扎姆法拉州所爆發的腦膜炎疫情? 我們自2月起一直活躍於前線支援尼日利亞衛生部,協助他們診斷個案,包括透過收集樣本,以進行快速化驗測試,以確認腦膜炎的種類。我們亦訓練醫護人員、向治療中心捐贈抗生素,和協助尋找新症,以降低發病率和死亡率。...
我在十二月三十一日離開香港往布魯塞爾,到無國界醫生的救援行動中心做出發前簡報後,便飛往尼日利亞的阿布賈,停留一晚後再轉飛到達我工作的地方──博爾諾州(Borno State)首府邁杜古里(Maiduguri)。由於博科聖地(Boko Haram)組織近年來在博爾諾州東北部和尼日利亞政府軍發生戰鬥,致令過百萬人逃離家園,來到邁杜古里躲避戰火,因而導致食物短缺,其中很多兒童更患上營養不良,加上戰鬥摧毀了很多醫療設施,令他們得不到治療。
無國界醫生隊伍在海地的蒂布龍半島(Tiburon peninsula;台:第布隆半島 )、阿蒂博尼特省(Artibonite department)與西北省(Northwest department),繼續評估受颶風馬修(Hurricane Matthew)影響的區域。 無國界醫生發現在熱雷米(Jérémie)的轉介醫院已被破壞,而且缺乏水電。身上帶有受感染傷口,以及感染霍亂的颶風倖存者為數眾多。組織的隊伍在這周末就進行了250次醫療診症(台:門診)。 在皮芒港(Port-à-Piment),人們正在飲用水源未經處理水,當地也出現霍亂個案。昨天,組織的一支隊伍為該城帶來醫療物資,...
梁柏儀(Iris Leung)是無國界醫生(香港)的傳訊主任。她最近到訪尼泊爾,在桑加(Sanga)的脊椎傷患復康中心(Spinal Injury Rehabilitation Centre)遇上比拉伊(Biraj)。無國界醫生在這間中心工作了6個月,為病人提供復康服務,大部分病人都是地震傷者。
@MSF
來自阿根廷的魯塞羅(Emiliano Lucero)剛從墨西哥回來,他在當地出任醫療統籌一職為期一年。他在這個訪問中談到無國界醫生在墨西哥所面對的挑戰,以及他們在當地協助的群眾——從中美洲起程到美國的跨國入境者、受美洲錐蟲病影響的瓦哈卡州(Oaxaca)居民、以及在阿卡普爾科(Acapulco)社區中被都市暴力影響的人。 為何無國界醫生要在像墨西哥這樣的國家展開工作? 縱然墨西哥擁有不少資源,部分人民卻直接承受著極端暴力,並且難以獲得醫療護理。 犯罪集團遍佈墨西哥各地,他們的營運方式和策略對當地人帶來嚴重的醫療和人道影響。無國界醫生嘗試處理這些醫療和人道影響,...
南蘇丹(South Sudan)瓊萊省(Jonglei State)皮博爾州(Pibor)的暴力衝突不斷升級,無國界醫生被迫暫停當地兩個設施的醫療服務,組織在當地共有三所設施。約9萬名居民將未能獲得必需的醫療護理。 由於局勢不穩,里旺高(Lekwongole)和古穆魯克(Gumuruk)的居民,包括無國界醫生所有當地員工和家人都已逃離家園,躲到叢林尋求庇護。由於缺乏員工,難以從皮博爾接觸到這兩個城鎮的居民,在8月25日和9月20日,無國界醫生被迫暫停分別在里旺高和古穆魯克的醫療服務。 無國界醫生已撤走所有在皮博爾州的國際救援人員。儘管面對巨大困難,...
Subscribe to RSS - 門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