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麥隆

無國界醫生決定停止一切在喀麥隆西南部昆巴(Kumba)市和馬姆費(Mamfe)市的醫療工作。這項艱難決定將於8月1日生效,而大部分員工的合約將被終止。 無國界醫生已在三個月前暫停有關工作,今次則全面停止運作。 我們一直努力爭取釋放四名無國界醫生的同事,他們僅因在該國西南部從事醫療人道工作,便分別自2021年12月和2022年1月起遭無理拘留。雖然四人中有兩人於5月獲有條件釋放,但另外兩人仍在監獄中,並將面臨審訊。 我們將在西南地區維持一支小隊和足夠資源,以支援解決有關案件和促進同事獲釋,並繼續與當局對話,希望透過重新創造有利條件,使我們能夠在安全的環境下開展工作。我們作出有關決定,...
無國界醫生四名員工因為組織在喀麥隆西南部進行醫療工作的關係,已經被拘留三個月。組織今天正式宣布暫停在當地的人道救援工作。經過三個月後,他們的案件仍沒有取得重大進展。因此,組織已決定自 3 月 29 日起暫停其在該國西南部的工作,全力保障同事能安全獲釋。 2021 年 12 月 27 日,無國界醫生一輛運送一名需要緊急援助的槍傷者的救護車,在喀麥隆西南部的恩古蒂(Nguti)檢查站被攔截後,兩名組織員工被捕。儘管組織遵循與有關當局協議好的人道工作通知程序,我們的同事仍被逮捕,並且仍在布埃亞(Buea)的監獄中候審。他們僅因為履行他們的醫療職務,便被捲入共謀分裂的調查。 接下來的數周,...
在喀麥隆當局强行暫停無國界醫生工作的六個月後,無國界醫生至今仍被拒絕在當地恢復醫療服務。與此同時,在動盪不安的喀麥隆西北地區,數千人仍然無法獲得重要的醫療服務。為此,無國界醫生敦促喀麥隆政府立刻解除禁令,並優先考慮人們的醫療需求。 四年多以來,喀麥隆西北和西南英語地區的極端暴力事件,為當地人帶來災難性的局面。襲擊村莊、綁架、酷刑、破壞財產和非法處決已經成為當地的新常態,俗稱「英語區危機」(anglophone crisis)。 2018年,無國界醫生與喀麥隆衛生部達成協議,就西北和西南地區的緊急醫療狀況,進行緊急應對工作,包括支援醫療設施、設立唯一免費的24小時救護車服務,...
10月24日,喀麥隆西南部昆巴市(Kumba)發生學校槍擊事件,我們發起了大規模傷亡事故應變行動,並支援當地的長老會綜合醫院(Presbyterian General Hospital),提供救護車服務和外科治療。 無國界醫生共治療10名介乎10至15歲的傷者。其中,有5位傷者透過我們的救護車服務被轉介到其他醫院接受專門治療;4名則繼續在長老會綜合醫院接受治療; 不幸的是,其中一名傷者在救援隊到達時已死亡。 無國界醫生喀麥隆緊急項目統籌馬科斯(Alberto Jodra Marcos)說:「作為醫療人道救援組織,我們對昆巴社區發生的悲劇及所造成的傷亡深表哀悼。...
無國界醫生對於一名社區衛生人員被殺害的消息表示震驚和極為難過。該名人員在我們於喀麥隆西南部所支援的項目工作,我們向他的家庭和社區致以最深切的慰問。 我們是由分離主義組織的聲明中得知他被殺害的消息。 作為一個獨立的人道救援組織,我們為急需協助的病人提供醫療護理,醫療行動不受宗教、政治及文化背景左右。我們譴責殺害為區內提供醫療護理服務的人員的行為。該名人員是在無國界醫生支援和監督的項目工作。該國西北和西南地區發生持續的暴力衝突,經常有醫護人員和醫院遭受襲擊,今次事件也是其中一例。 我們促請各方必須確保醫護人員、病人、醫院、和救護車的安全。 30年來,無國界醫生一直在喀麥隆工作。自2018年,...

試想以下問題:如果您沒有自來水或肥皂,該如何勤洗手? 如果您住在貧民窟或難民營中,如何與人保持社交距離? 如果您要逃離戰火,能不越過國界嗎?如果那些健康有問題的人早已無法負擔或獲得所需的治療,該如何採取額外的預防措施?

 

每個人都受到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以下簡稱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的影響,但某些人可能比其他人更首當其衝。

 

無國界醫生的護士布瓦拉(Isa Sadiq Bwala)剛從尼日利亞東北部的萊恩回來。1月14日萊恩發生襲擊後,布瓦拉前往當地評估人們的醫療服務需求。大部分萊恩居民已到喀麥隆博杜尋求安身之所,無國界醫生的團隊正在博杜為他們提供醫療護理。 「我們到達時一片寂靜,令我驚訝。往日的萊恩很繁忙,人們來去匆匆,但昨日它卻詭異、安靜得像一個墳場。 孩子們往常會到處奔跑和玩耍,但昨日我見到的人都是獨自站著,一聲不吭,看起來很焦慮。 這個小鎮已被摧毀,我看到的時候感到極度震驚。 鎮上很多地方都已被燒毀,天空中仍然煙霧瀰漫,多個地方火勢持續。 我遇到一名剛埋葬母親的女人。她的母親因趕不及逃亡,在家裡被燒死。...
無國界醫生指出,在尼日利亞東北部博爾諾州(Borno state)許多村鎮,共有超過50萬人住在極度惡劣和不衛生的環境,呼籲為這些處於垂危的人群提供緊急援助。 剛從接近喀麥隆邊境的班基(Banki)回來的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經理羅伯特(Hugues Robert)說:「就像許多其他地區,在班基的人們幾乎無法得到人道援助。人們被集中在一座半毀的城鎮裡,遭受隔離和中斷對外一切聯繫,完全依賴極度貧乏的外界援助。如果我們不迅速地設法為他們提供食物、食水與緊急醫療物資,營養不良及疾病將會繼續肆虐。」 班基附近一帶,只能在軍隊陪同下前往,該地區現正棲身了約1.5萬人,絕大部分人因為衝突而逃離家園。...
數以千計人仍然被圍困,乍得邊境關閉,對中非共和國難民的援助出現重大缺口,種種跡象顯示中非共和國危機仍未結束 無國界醫生於乍得錫多(Sido)進行的一項死亡率回顧調查發現,於2013年11月至2014年4月、針對中非共和國穆斯林少數族群的暴力襲擊發生期間,共有2,599人死亡。調查亦顯示死者當中有2,100人是在中非共和國時已經被殺,95%的死亡個案與槍擊、大砍刀、手榴彈或其他爆炸造成的傷口有關。 據聯合國難民署資料,在2013年12月至2014年1月期間,數以十萬計人為逃離中非共和國的虐待和暴力事件而逃難至乍得及喀麥隆。無國界醫生的流行病學研究中心「傳染病研究中心(Epicentre)」...
霍亂疫情已經蔓延到喀麥隆的經濟首都杜阿拉(Douala)的所有地區,杜阿拉的總人口為二百一十萬。喀麥隆於十四個月前,即二零一零年九月份正式宣布爆發霍亂,此後疫情經歷了多次起伏。在三月至四月期間的「短暫雨季」,霍亂疫情曾達到平均每周一百二十宗個案的高峰。自九月份雨季開始以來,個案的數量穩步上升,在十月中旬,一度增加至每周超過四百宗個案。 無國界醫生駐喀麥隆緊急統籌韋加醫生(Dr Narcisse WEGE)說︰「現有的醫療設施已無法為病人提供充分的護理。我們發現兩到三名病人擠在一張床上,有些躺在地上或者長椅上,情況令人驚訝。醫療設施已經到達極限,沒有能力再處理不斷湧入的病人。」...
Subscribe to RSS - 喀麥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