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門穆哈︰誤踩地雷的孩子

陳詩瓏醫生(Shannon)於2016年在南蘇丹首次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任務,2019年12 月,她到也門穆哈前線醫院參與第二次救援任務,負責醫院的外科部門和培訓當地人員。人民要在穆哈地區獲得醫療服務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有一次,一群無辜的孩子被地雷誤炸,傷亡慘重,讓她感受尤深。 

 

在穆哈,對許多因衝突而流離失所的也門人來說,僅僅走到街上也有可能危及生命。事故涉及9名在街上玩耍的孩子,年齡介乎9至13歲,其中一人踩中地雷,導致再多兩枚地雷相繼爆炸。孩子們未及逃跑,地雷已爆開。這些地雷爆炸不僅對踩中地雷的孩子造成嚴重傷害,而且還會對站在附近的人造成重大傷害。踩中地雷的孩子雙腿被炸斷,其他孩子則頭部受重傷、骨折及燒傷。 

 

其中5名傷勢較重的孩子被送到穆哈前線醫院,Shannon憶述當時情況: 

「由於醫院沒有足夠的資源可以同時救治所有傷者,所以護士按傷勢緩急進行分類,其中兩個孩子被標記了黑色標籤,這代表他們傷勢太重,無法救活。有一個孩子的頭顱骨折,並且呼吸困難;另一個孩子沒有表面傷勢的,他腦部嚴重受創和內出血。 

我為傷勢第三重的男孩檢查,這名孩子被標記了紅色標籤,代表他傷勢嚴重。

 

地雷的碎片射進他的腿、手臂和腹部。看到他臉色蒼白,我知道他嚴重內出血,必須立即為他做手術。

 

我透過翻譯人員找到孩子的母親,以便尋求她同意進行手術。正當我向她解釋手術詳情時,她聲音顫抖地打斷我,焦急地問:『其他兩個孩子呢?』這時我才知道,被標上黑色標籤的兩名孩子也是她的兒子。我遺憾地告訴她,他們頭部的傷勢太重,我們實在是無能為力。 

 

那名母親拉著我走向另外兩名孩子,懇求我拯救他們。她幾乎要跪下來求我。我卻只能不斷向她道歉說我們真的沒有辦法。我知道我當刻能夠做的是拯救她第三名兒子。翻譯人員盡力安撫她,說服她讓我可以儘快救治那仍有生還機會的孩子。那些碎片穿過了他的腎,十二指腸,胃和脾臟。幸好,這名孩子在手術後康復進度理想。其餘6名在事故中受傷的孩子,由於站在距離爆炸地點較遠的位置,受了骨折等較輕的傷勢,接受手術和物理治療後也沒有大礙。 

 

事發後,那名母親每天都會來醫院照顧她倖存的兒子。她時常跟我道謝,說是我們救活了她第三名兒子。但每次看到她,我都感覺到她仍未走出失去那兩名孩子的傷痛。」 

 

這些在衝突期間被埋下的地雷,為無辜的兒童帶來致命的威脅。在爆炸中倖存的孩子現已重過新生活—但是沒有孩子應該受這樣的傷害。Shannon在穆哈救治了許多因衝突而承受慘痛後果的平民,她說:

 

「我對每一個即使施了手術亦無可挽回的生命,仍然會難而言喻的傷感。」

 

在救援任務期間, Shannon對於每天有大量因衝突而受傷的人們感到非常無助。但她深信,身為一名外科醫生,她要做的就是在重重困難中盡力拯救每一個傷病者;也證明了至少有人會重視戰地裏的每一條生命。 

 

地點
也門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