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救援人員

2019冠狀病毒病爆發至今近1年,對每個人的生活都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無國界醫生關注長時間處於不穩定性,對人們的心理健康的影響,特別是難以獲得支援的弱勢社群。無國界醫生與本地組織「Uplifters」就本港的外籍家庭傭工的心理健康進行調查,發現72%的受訪外籍家庭傭工出現與抑鬱症相關的症狀,47% 受訪者主要是向其他在港的外傭求助。有見及此,為了進一步發揮她們之間互助能力,無國界醫生為在港外傭代表提供為期4星期的心理社交訓練計劃。透過分享積極聆聽和心理急救的技巧,團隊期望能夠幫助她們更完善地支援其他同伴,同時了解自己的能力和界限。 無國界醫生以病人健康狀況問卷(PHQ-9)為基礎,...

陳詩瓏醫生(Shannon)於2016年在南蘇丹首次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任務,2019年12 月,她到也門穆哈前線醫院參與第二次救援任務,負責醫院的外科部門和培訓當地人員。人民要在穆哈地區獲得醫療服務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有一次,一群無辜的孩子被地雷誤炸,傷亡慘重,讓她感受尤深。 

 

無國界醫生自2020年6月開始與「ImpactHK」展開合作,為無家者提供臨時住宿、免費醫療諮詢和健康教育。至2020年9月15日,無國界醫生將項目移交本地非政府組織「ImpactHK」。該項目是因應本港就2019冠狀病毒病採取的限制措施,導致無家者難以獲得所需的資源和支援而展開。項目移交後,無國界醫生的團隊將重新聚焦於提高心理健康意識,以及提供相關小錦囊,以提高大眾在應對長時間處於不確定狀態所造成的壓力。 疫情下,本港經濟轉差,失業率高企,導致無家者人數增加。根據無國界醫生過往在全球應對疫症的經驗,弱勢社群和高危人士往往在疫症期間被忽略,為他們提供支援是至關重要的。...
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是由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引起的一種傳染病,疫症於過去數月間擴散至全球。由於這是新發現的病毒,仍有很多尚待了解的地方。 無國界醫生就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大流行展開不同的救援項目,以及調整恆常的救援項目。一旦疫症在我們進行項目的地區爆發時,我們可協助醫護治理患者。 我們非常關注醫療系統本已脆弱的國家會承受更嚴峻考驗,世界各地的弱勢社群同樣首當其衝。無國界醫生在世界各地的醫療項目中,每日都在救治數以萬計患有不同疾病的患者。為了確保他們能繼續獲得所需的醫療服務,我們的醫療隊已做好準備,以應對可能出現的情況。 >...
香港的失業率創15年新高,很多人在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爆發下失業。阿楊(化名,圖右)是其中一人,並已無處可宿數月。無國界醫生為他安排臨時住宿,並由無國界醫生的社工譚葭穎 (圖左) 跟進其需要。© MSF 「起初,我租住賓館,一日250蚊,但好快就發現負擔唔到,於是改喺網吧過夜,一晚35蚊。5月嘅時候,我都仲可以去附近嘅體育館沖涼,但而家我咩都做唔到。疫情令我由4月到而家都搵唔到工,無地方住,無人幫到我。我好無助,就算要瞓街都唔知瞓邊到。」無國界醫生於2019冠狀病毒病在港爆發期間,為無家者提供臨時住宿,34歲的阿楊(化名)是其中一人。 今年1月底,2019冠狀病毒病在港爆發,...
自1月底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爆發以來,本港正面對最嚴峻的第3波疫情爆發,當中大部分都是本地感染個案,部分為源頭不明的感染個案。在疫情下,部分公共設施關閉、本地組織暫停服務,弱勢社群首當其衝。同時,隨著經濟轉差,失業率高企,無家者人數相應增加。 無國界醫生發現,單在尖沙咀區,短短一個月內無家者人數增加逾半,情況在餐廳禁止堂食後更顯著,更有人因疫情失業而首次成為無家者。無國界醫生非常關注無家者面對的困局,由6月開始為這一群脆弱卻又常被忽略的人士提供臨時住宿和免費醫療諮詢。 除了自1月底開始為最脆弱人群提供的健康教育活動,無國界醫生現進一步擴展其在港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的工作。...

「你好嗎?」是我在過去近3個月與無國界醫生一起走入社區,為弱勢社群進行有關2019冠狀病毒病的健康教育

「我感到很困惑,也很害怕受感染。我覺得同時佩戴兩個口罩感覺可以保護到我,即使知道這不是正確的。」 「我消毒雙手消毒到快要出現裂痕了。我不擔心自己,但我擔心我的嬰兒。」 在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擴散至全球之際,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類似的疑惑,希望以不同的方式保護自己和他人。雖然每個人都受到疫情影響,但長期病患者和長者,一旦受感染較容易出現嚴重病況。於是,無國界醫生於一月底開始,在香港展開健康教育對談和「應對壓力及焦慮」工作坊,與弱勢社群分享正確防護措施和情緒管理方法。 為有效應對疫情,社區參與至關重要。無國界醫生感染控制和預防護士鄭佩瑩說:「要維持健康的生活環境,每個人都需出一分力。除了保護自己...
無國界醫生一支緊急醫療隊已於一月底抵達香港展開新項目,主要為脆弱人群進行健康教育。應對疫情,社區的參與至關重要。我們主要針對難以獲得重要醫療資訊的人群,包括基層人士,以及如長者等一旦受感染較易出現嚴重病況的人。 負責無國界醫生香港項目的鄔思特(Karin Huster)指出:「我們的團隊於過去兩周,分別與街道清潔工、難民和尋求庇護者,以及視障人士進行了面對面的對談。我們分享了最新的實證醫學資訊,而也許更關鍵的是,我們聆聽並回答了許多有關這種新疫症的問題。恐懼通常比病毒傳播得更快,因此幫助人們應對壓力和焦慮是我們的工作重點。」 無國界醫生亦正把一批專門醫療防護裝備,...
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杜顧歷(左)和助產士李芷殷(右)曾分別前住南蘇丹的多羅難民營參與救援,他們都關注當地婦女產後抑鬱的情況。© MSF 努力向外推擠胎兒後,嬰兒呱呱落地。畢竟已經是5名子女的母親,分娩對她而言已駕輕就熟。嬰兒被送到身前,但她只看了一眼,便別過頭去,不抱也不餵奶。隨著時間過去,嬰兒的血糖值和體溫漸降,若持續下去會有生命危險。這名母親像是旁觀者般坐在病床上不發一言,但每次看到其他母親餵奶的畫面卻會不禁獨自流淚。 原來她的嬰兒有先天缺陷,她第一眼便看見嬰兒有兔唇和裂顎,一下子接受不了,母嬰之間未能產生聯繫。助產士見狀,懷疑她患有產後抑鬱症,於是馬上聯絡心理學家跟進輔導。...
Subscribe to RSS - 香港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