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救援人員

我來到塔吉克斯坦已經3個多月了,一直都很想寫信給你們。當我得知我將離任香港籌款總監,加入前線醫療救援隊伍時,我寫了最後一封信來與你們告別,之後我收到許多為我打氣祝福的回信、卡片和電郵。這應該是最好的方式來告別我在香港辦事處的工作,並開始我在醫療前線工作的新旅程吧。
 
幾個星期前的一個星期天,我當了一個下午的小小醫生「跟班」(當然實質只為觀察員),跟著那天當值的兩位醫生東奔西跑。
 
登上車子前買了雪糕捧和兩包冰作一個人手cold chain,在大熱天時下要保著雪糕四十五分鐘不溶,可一點也不易。
 
從多羅回來後,很多人都問我「任務怎樣?」我的標準答案是「很好玩」。這個答案好像對病人和捐款人不尊敬,也不符合前線救援人員的形象−偉大、無私,但事實上,前線的生活異常艱苦,如果本身對前線的工作沒興趣,單純為了人道理由而參加任務,是不可能熬過的。
 
工程師的天堂
從決定到菲律賓參與是次風災緊急救援項目到真正離港,前後不到24小時。
 
清晨五點,一如所料,被帶著敵意的晨光曬(熱)醒。望著一片頹垣敗瓦,忽然想起沒有在香港的醫院工作已經一年有多了,再望望眼前的光景,一切好像是發夢一樣,一年前,有誰又會想到今天我會身處此地呢? 
 
對於工作、對於生活,從來都習慣好好計劃;不喜歡冒險,對於沒有足夠「心理準備」的事情,我絕少會碰,說穿了,其實是不敢去碰。
 
我的人生,大部分時間也是如此的平靜安穩, 偶然會有「想做點不一樣的事情」的念頭,卻一直沒有想到要去做點什麼。
 
直到那一天……
藥房大搬遷,雖然只是一路之隔,這次可出動了我們國際人員的總動員。
 
星期六,所有不在值勤的國際人員8時30分到達醫院,我們的後勤隊伍把我們預先分成小隊,一隊負責舊藥房、一隊負責管理搬運、一隊負責新藥房。
 
不經不覺,身處菲律賓重災區之一的吉萬(Guiuan),已經有差不多兩星期了。這十多天沉醉於工作之中,日子轉眼就過,來到今天終於有時間整理一下在這裡的所見所聞。
 
正如之前所說,整個城市的所有房屋都已經沒有屋頂了,診所都唔例外,連續幾日落大雨,難為醫生要撇住雨睇症,正是屋漏兼逢連夜雨。
 
時間不多,長話短說,這裡是吉萬(Guiuan),簡直是滿目蒼夷,整個城市被颱風摧毁了。 
 
才不過短短幾天已經感到很累,每日都做到極度疲累,由天光做到天黑,做到唔知今日星期幾同幾多號,琴晚開會,意外得到多名醫生讚賞,好開心沒有丢香港人的假。 
 
Subscribe to RSS - 香港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