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提格雷地區城市 擠滿亟待援助的流離失所者

數以萬計的流離失所者最近幾星期抵達位於埃塞俄比亞北部、受衝突影響的提格雷(Tigray)地區。這批人與其他早前抵達的流離失所者,暫時住在居住條件欠佳、缺乏基本服務的學校和空置建築物裡。他們之中不少人自去年11月以來已多次流離失所。

目前整個提格雷地區,包括阿德瓦(Adwa)、阿克蘇母(Axum)和夏爾(Shire)鎮的小學和中學,均是受到此次大型流徙危機影響的中心地區,成千上萬人無家可歸——但具體數字無人知曉。最近幾週,危機轉趨危急,原來收容流離失所者的社區和更為偏遠的鄉郊地區資源告竭,數以萬計的人湧入城市,以期獲得安全和人道援助。

 

持續流徙
38歲的基克斯托斯(Ken Alew Gebrekristos),是阿德瓦東南約50公里外、提格雷中部城鎮埃達加阿爾比(Edaga Arbi)的一名焊接工人,他在3月份的第二週抵達這裡。日間,他的妻子和兩個較大的孩子進城尋找援助,而他則留在學校,打聽所有可能幫助改善現狀的消息。他說:「到目前為止,我們獲發了一些injera(一種酵母麵包)和T恤。」到了晚上,他們就睡在課室堅硬的地板上。

阿德瓦只是一家六口最新的一處落腳點。在危機爆發之初,他們看到家鄉擠滿了同樣為逃離暴力而從他處湧入的人群,其後則目睹厄立特里亞士兵攻擊城鎮。

去年11月,他和家人被迫躱進山裡,把最年幼的孩子扛在肩上,除了衣服以外什麼都沒帶。在路上,他們經過一具具的屍體,仍繼續前行,沿途向本地人詢問哪裡能找到棲身之所和食物。

基克斯托斯說:「我們直接從河裡取水來喝。有些日子我們根本沒有東西吃。跟我們一起流徙的一個女孩在途中分娩,身邊沒有醫護。我們只能給她們一張床單,以及生火給嬰兒取暖。」

他們嘗試回去已經遭到破壞的家,但不安全感讓他們無法留下。

格布里克里斯托斯眼泛淚光,斷斷續續地說:「我現在根本無法計劃,完全看不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不能回家——一切都沒有保障的時候,我要怎麼回去?在這裡,有其他人和我在一起,至少感覺安全些。」

 

缺乏基本服務的非正式居住地點

無國界醫生提格雷緊急項目統籌桑托斯(Esperanza Santos)說:「自危機發生之始,我們已看到人們流離失所,但規模並沒有如今龐大,離開家園的人通常都能夠獲得接納社區的支持,可以寄居在親戚或認識的人家中,共享資源。」

「但最近情況發生變化,我們目睹更大批人湧入,特別是在夏爾、阿德瓦和阿克蘇母。他們大部分臨時住在非正式安置點,而這裡沒有能力容納這麼多人,也缺乏基本服務。這裡的情況非常令人擔憂,我們沒有看到人道救援機構提供足夠的回應,以解決人們對食水、衛生、食物或是醫療服務的需求。」

-------------------------------

無國界醫生團隊正在修繕提格雷地區的醫療設施,並為這些設施提供藥物和其他醫療用品,另外亦為急診室、產科病房及門診部門提供直接醫療支援。我們的團隊也在醫療系統無法運轉的鄉鎮和村莊,以及有流離失所者的臨時居住地點,開設流動診所。然而,在提格雷,仍有一些鄉村地區,是無國界醫生以及其他組織無法獲准進入的;無國界醫生只能假設在這些地區的人們也未能獲得醫療護理。為協助新一波抵達這裡的國內流離失所者,我們正努力在部分主要城鎮內提供食水和衛生服務。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