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無國界醫生協助缺乏援助的蘇丹難民

 

在埃塞俄比亞的西部,超過2,000個白色帳篷沿著班巴斯(Bambasi)村落的山丘而立。自7月以來,這些帳篷成為1.2萬名逃離家園的蘇丹難民的居所,他們都是為了逃避衝突而來到由埃塞俄比亞當局和聯合國難民署設立的營地,尋求保護。

30歲的婦女賈米拉(Jamila)說:「我去年跟丈夫和8個孩子一起離開蘇丹時,戰事已蔓延至我們的村落蓋薩因(Qeissan)。蘇丹空軍轟炸我們,之後軍隊再展開地面攻擊。很多人,包括我的哥哥,都被屠殺。」

2005年1月,蘇丹政府和蘇丹人民解放運動(SPLM)簽署的全面和平協議,本來可以讓南科爾多凡州(South Kordofan)和青尼羅州(Blue Nile)獲得更多自主權。不過這從未發生,當南蘇丹於2011年7月獨立後,衝突便進一步惡化。自此,超過20萬蘇丹人逃至南蘇丹或埃塞俄比亞,住在難民營裡,依靠人道援助過活。

在埃塞俄比亞方面,約1.5萬名難民首先寄居於離蘇丹邊境12英里的達馬津(Ad-Damazin)中轉中心。無國界醫生項目經理麥克萊恩(Duncan McLEAN)說:「來自這營地的少數報道顯示,當地飲用水和醫療護理的供應不足。幾個月以來,我們一直要求埃塞俄比亞政府准許我們在達馬津開展工作,但都徒勞無功。」

一個名叫賈邁勒(Jamal)的男子說:「我首先在達馬津中轉營地住了7個月,到了四月底,埃塞俄比亞人要求我們離開,因為我們太接近邊境。但有些難民拒絕離開,而且在埃塞俄比亞當局的辦公室縱火。食物分發因而暫停了超過兩個月。」

有些難民,例如牧牛人或前蘇丹人民解放運動的戰士,希望留在靠近蘇丹邊境的地方。有些人拒絕離開達馬津,則是因為附近有開採金礦的機會。然而,他們只是難民人口的一小部分,其他人(特別是兒童)最迫切感受到援助受阻的影響,尤其是對他們的營養狀況而言。

麥克萊恩憶述:「難民從6月中開始遷移到班巴斯的新營地,當時約25%的5歲以下兒童患有急性營養不良。在進行抗麻疹疫苗接種計劃後,我們的隊伍開設了一所治療性餵食中心,於整個夏季,治療了超過400名嚴重營養不良兒童。無國界醫生亦向最脆弱的人群,例如孕婦和兒童,分發補充食物。」

達馬津營地現已關閉。約3,000名難民沒有前往班巴斯,有些可能選擇了回到蘇丹,另一些則可能仍沿著邊境遷徙。

抵達班巴斯的人潮已經明顯減少。很多人在聯合國難民署帳篷旁邊搭建名傳統茅屋。營地裡出現了一個市集,難民與埃塞俄比亞社群進行貿易買賣。一個月前和15個家人一起來到班巴斯的比拉爾(Bilal)說:「雖然我們希望得到更多食物和材料,但這營地已遠比我們聽到的好。我們的孩子需要接受教育。我們大部分人希望回到蘇丹,但首先要在這裡等待恢復和平。」

議題
難民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