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ee-goh-ma

七個半月,話長不長,話短不短。工作上的爭扎,雖有很難受的時候,但大部分被選擇的記憶,都是開心的。
 
這裡的人都很簡單,在我們都市人的角度,他們在浪費很多時間,可能,他們根本沒有機會去爭取。
 
記得有一次,我屋友回家時哭了,問她幹嗎,她說今天很多事都不如意,但剛才外出回來,下車時見到有個女孩子走過來,頭上頂著一大盆二手貨,兩手都拿著大水桶,行到她車門前時停了下來,望著屋友雙眼說:「你真漂亮!」我屋友回應說:「你也很漂亮!」女孩子很高興地笑了。
 
屋友再問:「你多大了?」女孩子答十四歲。屋友見她小小年紀便要幫忙變賣二手貨,拿著的東西都重到不得了,心中難受不知道說甚麼才好,便說了句:「但願你的願望都能實現!」女孩子說:「是啊!我最大的希望是能夠上學去!」屋友便忍不住哭了。甚麼不如意的事,都變得渺小。是啊,我們每天多少事不順心,卻這些時候都太容易忘記了自己是多幸褔。
 
我非常尊重我每一個工人,他們都爭取為家,為自己,為將來努力著。這七個半月,看著他們不只是知識增長了,而是工作態度變得更積極,更像一個團隊,更有默契,更關心大家,這是我最大的鼓舞。能在我們醫院工作,也許就是他們改變生活的機會。
 
我臨走前,我助手告訴我,會記住我說過我說過最討厭他們用「因為這裡是非洲」做籍口,因為任何事都可以更進步,用同樣的方法做了20年不等如是最好的方法,更因為這裡是非洲,他們更要努力去進步,才能改變生活。這裡的資源有限,但我們的思維卻是無限的。
 
也有一個年輕的工人,在的臨走前給了我一封長長的信,說他會記住我要他給我許下的承諾,他會努力儲錢,然後去進修,做個合資格的木匠。也有工人告訴我,他不會再吸煙了,要健康才能工作才能養家。原來他們雖然很多時也忘記我說過的很多話,但也有很多話他們是記在心中的。
 
每天到醫院,他們都用土話向我問好,我也用土話回應很好。他們最常用的土話,ka-ee-goh-ma,是感謝上天的意思。基本上你問他昨晚睡得怎樣,工作如何等等,都是這個回應,感謝上天。
 
或許這就是他們生活這樣簡單的原因,因為甚麼都得來不易,想想一個國家的人口平均預期壽命是41.7年,他們只想好好的過今天,生命的一分一秒,他們都感恩。
 
我也很感恩,遇到這個工作團隊。可能他們都說我的到來給他們帶來了很大的改進,其實他們每天也在改變著我,帶給我成長。
 
Ka-ee-goh-ma。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