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自2月下旬烏克蘭發生的國際武裝衝突不繼升級,至今已迫使超過1,000萬人越境前往鄰近各國,當中近四分之一進入俄羅斯。無國界醫生駐俄羅斯團隊,正支援現有為流離失所者提供的醫療護理,包括長期病護理、愛滋病治療和心理健康護理,以及開設一條健康諮詢電話熱線。 約240萬人因衝突而流徙到俄羅斯,而當中大多身處該國南部,例如沃羅涅日(Voronezh)、頓河畔羅斯托夫(Rostov-on-Don)和別爾哥羅德地區(Belgorod)。駐沃羅涅日的無國界醫生團隊和當地的非政府組織合作,協助分發食物、衛生用品和醫療用品等緊急救援物資。 自5月起,無國界醫生便着手和當地組織合作,...
經無國界醫生醫療轉介列車上撤離的病人,其醫療數據和親身記述顯示烏克蘭戰爭置區分和保護平民的工作於不顧。 列車上超過四成的戰傷者是有爆炸傷口、創傷性截肢、炮彈碎片傷口和槍傷的長者和兒童。 無國界醫生指出,這反映出參戰方不尊重對平民的保護,嚴重違反國際人道法。 在 3 月 31 日至 6 月 6 日期間,組織用列車把 653 名病人從該國東部受戰爭影響的地區,撤離到其他較安全地區的醫院。在 20 至 30 小時的車程中,護士和醫生監測病人情況,並提供護理以穩定他們的情況。很多人與組織的員工分享了他們的悲慘經歷。 這場戰爭不分青紅皂白的暴力,對平民造成的痛苦程度令人震驚。 -...
馬納特(Raul Manarte) 是烏克蘭無國界醫生的心理健康活動經理。他幫助組織在烏克蘭西南部的烏日霍羅德鎮( Uzhhorod )、伊瓦諾福蘭基夫斯克鎮( Ivano-Frankivsk ),以及中部的克羅皮夫尼茨基鎮( Kropyvnystskyi )開展心理健康應對工作。馬納特在此展述了組織如何針對從前線地區逃難到較穩定地區的人的精神健康需求。 你組織起無國界醫生心理健康應對工作的地區,目前情況如何? 在700 萬國內流離失所者中,數以萬計——主要是婦孺和一些長者——正前往或定居於這三個地區。他們不單留在城鎮,也有些住在周邊的鄉郊地區,因此流離失所者的社區是頗爲分散的。...
斯維特拉娜(Svitlana)來自烏克蘭東南部扎波羅熱(Zaporizhzhya)地區的Okhotnyche村。自俄羅斯軍隊於今年 4 月開始對該地區展開猛烈砲擊後,她便逃離了自己居住的村落。她現時與母親和 87 歲的祖母一同住在扎波羅熱的避難所,並得到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的支援。斯維特拉娜分享她的故事,並解釋為何她認為心理支援對受烏克蘭戰爭影響的人攸關重要。 在我生日那天,我第一次感到極度害怕。爆炸聲徹夜不斷,我很快把生日抛諸腦後,只顧著祈禱,寄望家人和我能平安看見明天。從那時起,事情開始變得非常糟糕。 我最害怕被佔領。有一晚發生了多次爆炸,令我不敢待在屋內,所以去了花園睡覺。當時是四月,...
自2月25日到4月初,位於基輔市郊的戈斯托梅利(Hostomel),鎮內曾爆發激烈戰鬥,更一度落入俄羅斯軍隊控制。 自從戰爭的第一天,戈斯托梅利出現戰鬥起,情況非常惡劣,很多人受傷:彈片傷、挫傷等等。人們感到害怕,必須得到安慰。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都未有為發生的事做好準備。 尤茲瓦克(Olena Yuzvak, 烏克蘭醫生 在接下來的幾星期,尤茲瓦克醫生傾盡所能,繼續提供醫療護理。她回想說:「戈斯托梅利遭佔領期間,無時無刻都有士兵都坐在門診診所內。我沒有在社區內走動,因為外面非常危險。人們到我家來。鄰居帶來藥品,我還有一些藥品的儲備。我們用剪刀剪開它們,再按照需要分發。有人需要抗生素...
在烏克蘭這個擁有強大醫療基礎設施,而且有大規模國際動員支援的國家,無國界醫生的角色是甚麼? 我們不是在緊急救援的前線,但我們能夠,而且應該在特定領域積極行動,特別是針對那些被忽略的人,並着眼於更長遠的未來。 - 無國界醫生的杜弗格(Thierry Allafort Duverger)和紐曼(Michael Neuman) 這些特殊的場面現已變得平常。轟炸導致人口迅速流動,隨後人道組織開始努力向流離失所者和留在戰區的人提供援助。自 2月24日俄羅斯軍隊進入烏克蘭起,我們再次目睹在其他戰區曾經見證過的悲慘場面。 然而,這些場面亦與別不同。一方面是在歐洲土地上再次爆發大規模戰爭,另一方面,...
自戰爭爆發以來,烏克蘭第二大城哈爾科夫(Kharkiv)深受俄軍攻擊的嚴重影響。很多人已逃離這座城市的戰禍,而留下来的人們則在地鐵站躲避持續不斷的轟炸。無國界醫生團隊在哈爾科夫數個地鐵站,為人們提供基層醫療護理諮詢。 這座城市現在看起来十分荒凉,街上幾乎空無一人,多數商店都已關門。僅有少數藥房和市場仍然營業,所以人們仍買到食物,但哈爾科夫的主要市場已關閉。 - 無國界醫生烏克蘭專案總管拉沙里泰(Michel-Olivier Lacharité) 自衝突爆發以來,俄軍的轟炸不斷,其中以哈爾科夫市北部尤甚。拉沙里泰說: 「轟炸仍然整天持續,而無特定規律。警報和手機警報系統每天響起好幾次的空襲警報...

來自挪威的羅斯楚普(Morten Rostrup)醫生與無國界醫生團隊身處哈爾科夫的地鐵站,為避難的民眾提供醫療諮詢。羅斯楚普醫生分享他的見聞,以及所遇到的人的經歷,以下是他的第一身敘述:

孩子因恐懼而無法入眠,許多人覺得自己喘不過氣,病人的血壓飆升到可能中風。這就是在烏克蘭北部哈爾科夫某地鐵站內的景況。

當地時間4 月 4 日,一個由四名成員組成的無國界醫生小隊到訪了尼古拉耶夫市(Mykolaiv),與市和地區衛生當局會面。當日下午 3 時 30 分左右,當無國界醫生團隊進入該市自戰爭開始以來一直在治療傷員的腫瘤醫院時,醫院周圍地區遭到了炮火的襲擊。 目前在敖德薩(Odesa)的無國界醫生烏克蘭項目總管拉沙里泰(Michel-Olivier Lacharité)說:「在大約 10 分鐘內,在我們工作人員所在地方附近發生了幾起爆炸。當他們離開該地區時,無國界醫生團隊看到了一些受傷人員和至少一具屍體。但是,我們無法提供確切的死傷人數。所幸的是,我們的工作人員都有及時躲避並沒有在爆炸中受傷,...

4 月 1 日星期五上午,無國界醫生在烏克蘭完成了首次醫療列車轉運。

九名病情嚴重但情況穩定的病人,由該國東南部的扎波羅熱的一間醫院,搭上由無國界醫生與烏克蘭鐵路公司共同開發的兩卡專用醫療列車,被轉移到利沃夫的主要轉介醫院。 病人由九名無國界醫生組成的團隊陪同。 這是首列短程醫療列車,無國界醫生團隊正在開發更大及更高度醫療化的轉診列車。

Subscribe to RSS - 烏克蘭